小岩的蹭课经历

这是一个豆瓣话题。如果写逃课经历,我大概也算“罄竹难书”了。 初中时逃课,几个好友跑到学校南边树林里乘凉聊天。…

这是一个豆瓣话题。如果写逃课经历,我大概也算“罄竹难书”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初中时逃课,几个好友跑到学校南边树林里乘凉聊天。那时候班级里基本没几个学生学习,大部分人都应该没有考上中专、中师、高中的希望。不过我参加的逃课小组是年级前十名去除女生的。所以逃课是人以群分的逃。

高中时逃课就不容易了。一是学校有门卫,二是我是住校生,基本生活都在学校里,三是没有钱,逃出去在县城也没什么好转悠的。但高一高二下午的时候,常常借同学自行车,去医院二舅那里玩电脑。1994年的电脑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打打字而已。

大学时,想不起哪门课没有逃过。——或许军理课没逃过,那个课有个固定座位,人不去那个地方就空了。还有那时候是大一上学期,胆子不够大,逃课幅度就没有那么大。但是大一上学期还是逃了一半的计算机课,代价就是挂科了。完美实现了中文系学生也挂科的难得经历。

说完逃课,最后啰嗦几句我的蹭课经历。读研究生时,蒋老师给他的研究生开课,先是读《瀛奎律髓》,读了将近两年,又读《原诗》。我是唯一始终不落课的蹭课者,还占了一席之位参与讲读。如果说后来我能走上讲台,跟这三年的课程讲读关系很大;如果说后来我敢讲唐宋文学,都应该是这三年读诗的收获;如果说我还敢开批评史课,更是受益于这三年打的基础。

所以偶然去听了一节,我觉得那种蹭课也算不上什么。重要的是有始有终,坚持不懈地蹭完,然后收获才是满满的。至于猎奇式蹭课,更没有必要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