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重阳节

登高望远。野草里 埋伏着我的童年,那些 蹦蹦跳跳寻找草籽的小鸟 哪一只是你,哪一只是我   许多想象…

登高望远。野草里

埋伏着我的童年,那些

蹦蹦跳跳寻找草籽的小鸟

哪一只是你,哪一只是我

 

许多想象,还没有来得及发芽

秋霜已经骚扰了鲜花的怒放

是啊!人生过了秋天就是冬天

我想把秋天里的你细心珍藏

在人生的黄昏时刻,慢慢欣赏

 

这个时刻,在他乡的一个山顶上

野菊花漫山遍野的金黄

秋风正在我的头发里肆意穿行

鸟鸣声瘦成了一缕淡淡的乡愁

故乡的亲人啊,对你们的记忆

也瘦成了一缕缕故乡的炊烟

 

 

芦花飘飞

 

秋风起,芦花飘飞

一朵朵飞离的白蝴蝶

轻盈地林间穿梭,水边静卧

一缕暖阳,温热余生的荒凉

 

远离故乡的人啊

多像风中飘飞的芦花

披一袭月光

收拢流浪的脚步

落地生根。依然是

年年芦花似雪飞

岁岁登高望乡愁

 

随便聊聊的图片

又是一年重阳节

 

时光洒在九月的他乡

季节树叶,是汹涌到喉咙的语言

秋风萧瑟,在重阳的异乡

昨夜梦中,落了一地乡愁叶子

 

登山,可望百里

但望不见故乡亲人的身影

一枚落日,是否

又溺在母亲流泪的瞳孔

重阳节,街道菊香弥漫真情

岁月的惬意,如菊花

开满了九月盈满泪水的眼角

 

而我站在异乡的山巅

只能寄出白云的祝福

那朵飘向故乡的白云

怎么看,像我白发苍苍的娘啊

 

 

故乡的老房子

 

这次,国庆放假

我驱车回到乡下

又一次去看老房子

摸摸儿时睡过的土炕

依然能感觉到一丝丝温馨

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

一点一滴地被缝补起来

 

锅盖上厚厚的尘埃

诉说,久断的炊烟

我在老房子每个角落翻捡

岁月的故事和父母遗落的爱

 

窗外檐下,挂着

父亲曾经使用过的锄头

已经变得锈迹斑斑

满身的沧桑故事随风摇摆

 

可是,天空漂泊的云

还没来得及告诉我

我就长大了,离开了家乡

 

我站在老房子院中央

肆无忌惮的蒿草已长到齐腰

几只小甲壳虫在蒿草下瞪着好奇的眼睛看着我

也许它们还没有忘记

母亲拉着我的小手

蹒跚学步,咿呀学语

 

我关上破旧不堪的大门

再次告别那熟悉的一草一木

岁月流逝,永远关不住

刻在心底无法磨灭的记忆

 

渴望一场秋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

枝头的秋蝉,依旧

哀鸣不止。但你却走了

走得,那么决绝

阴郁的天空,也在感伤

我渴望一场秋雨,洗涤

干旱的黄土地,以及我的灵魂

 

黄昏时分,我独自沉溺于

那如梦的幻觉里

想着在他乡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一定还会有一个如你优雅的女孩

或许在做着和我相同的事情

傻傻地望着窗外,发呆

 

我懂得了什么是孤独

也让我明白了

冥冥之中自有缘份的定数

一个偶然的时机,抑或

一次不期而至的邂逅

就会打破,打破原有的宁静

 

渴望,一缕秋风吹过

吹散笔尖的忧伤,把

思绪挂在高高的月牙之上

这样,我漂泊的心不再疼痛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