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露多添衣

去博客,发觉有人点击《寒露多添衣》,想到明日就是寒露,不免点进去看,原来是两年前的文字,今天再读,体味当时的心…

去博客,发觉有人点击《寒露多添衣》,想到明日就是寒露,不免点进去看,原来是两年前的文字,今天再读,体味当时的心情,竟是没有任何记忆了。
那时久雨吗?那年那天是稀薄的阳光吗?我努力回想着,心底却被一种奇特的感觉将我淹没。
又读到《禅是一枝花》与《红楼梦》的文字,这两本书我也许久没读了。而且《禅是一枝花》不知放哪了?
——想找出来再读。记得里面很多带着机锋的文字。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年读沈从文多一些。他的湘西,他的童年,他的家庭,在他的记录下漂浮在遥远的天地之间。或许,我不停地记录,也是想以自己笨拙的文字记下某些情景,某些再难重现心情、举止和言行……又或许,我是一个极度需要存在感的人,所以以这种方式证明自己来过这个世界。

这样的日记,不需要讨好谁,也不需要传达某种思想。它只是记录了我日常生活中很少的一部分。嗯,我觉得更确切地说:是我写作当时瞬间的情感与本性。在这里,我尽可能实践一种对我自己、对我周围的人的真实的、现实的关照。其实,生命就在这里,我遇见的万事万物就在这里,我记下的永远都是我难以企及的全部。

从那年疫情开始,我下定决心开始记录。这几年下来,我在这些短文中还是收获了很多。比如在安静的时候无意识地自省;比如把自己投射到外部世界,更清楚的看清自己;还比如对这个世界的爱……

今晚,去看婆婆。她躺床上,瘦削的脸,头发乱蓬蓬的枕在绒枕头上。
“您好点没?”我问。
她看着我,摇头,神色有些哀怨:“嗯,就是头晕,心里不舒服,一口饭都不想吃。”
“这几天气温变化太大,您身体本来就不好,肯定受不了。睡一觉明天早上兴许就好很多了。”我安慰她。
人老了受病痛的折磨真是难受的。
妈妈前段时间蹲着给青菜寻虫,然后这段时间一直喊腿痛。我要她不管那菜,说虫吃不完的就我们吃。

回家时去小超市拿在“兴盛优选”买的白萝卜。小超市里人很多,人们说着话,热闹的样子。几个男人围着自动麻将机摩挲着麻将方块,自信地猜着麻将上的数字。
“三筒。”
“幺饼。”
“六条。”
……
“我把萝卜拿走了啊。”我扬起手中的萝卜。
好像没有人听见,我又提高了声音重复了两遍。终于,一个男人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一股子槟榔的味道。
“我的萝卜!”我递给他看。
他的手插在口袋里,一脸的惬意,与里面的人相得益彰。

今日穿春天买的打折的黑金丝绒裙子,配白开衫,米白色的半高跟皮鞋,自己喜欢。
嗯,明日寒露,“寒露多添衣。”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