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慈悲

天一下子就冷了。 猝不及防。 爸爸从柴窝里扒出他的火钵子,用扫帚扫扫,再用双手挽了稻草抹抹外沿,然后往里面装夏…

天一下子就冷了。

猝不及防。

爸爸从柴窝里扒出他的火钵子,用扫帚扫扫,再用双手挽了稻草抹抹外沿,然后往里面装夏天备好的木渣子。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还没到沤火钵子的时候吧?”妈妈一边炒菜,一边探出身子看。

“你不管我。”爸爸勾腰拿起一把锈了的短锹,从灶膛里往火钵子里撮未尽的柴禾。

柴火还在燃烧,火焰红红的,温暖的跳动里散发出来的光晕映红了爸爸的脸。

妈妈咳嗽了起来。她别过脸,说:“你能不能等会再撮?咧灰扬得到处都是,锅里还在炒菜呢。”

“我烧的是硬柴禾,哪里有灰了?”爸爸笑着。他依然用那把锈锹撮着火,并不理会妈妈。

其实,我站在他们门口转呼啦圈都感受到了一种我看不见,却无法忽略的灰扑扑的气息扑面而来。

 

安安同学妈妈语音给我,问我给安安送行李去没有?

回答说三号那天下午送她去学校就换了厚被子。她说她也帮孩子换了被褥,说是担心疫情,怕孩子在学校不能出来,需要衣物。

我这才明白她的意思。

昨晚城区全员核酸,安安做完核酸回家已半夜十二点三十分了。

我蹬蹬蹬下楼,问她冷不?说还好。又问她穿秋裤不?摇头,说校服的裤子很厚。

告诉我晚自习后等核酸的两个小时搞化学四十五分钟,然后其它科目。(她曾经和我说不喜欢化学,我说不喜欢也得学,不能拉总分。她应该听进去了,现在在化学上面花的时间多一些。)

“哦,我还看了三张报纸。”她想起什么似的,这样对我说。(英语报纸还是语文报纸?忘了。)

 

芷涵还在假期中。

早上在学生没来之前,从冰箱里拿出一小块牛肉切成丝,加两个嫩辣椒,另给她爆炒。

今天依然炖眉豆,炒青菜。鱼是昨天没吃完的。

本来今天想去牛肉馆买个火锅来,听学生家长说公安县最有名的牛肉餐馆关张了,说是某个人去那里吃饭了。这样一来,也不知那里要多久才能开门?

只能静默。
大环境下,静默也是在波涛汹涌中。
忽然觉得,以前普通寻常的日子,现在想起来,也是最最美好的时光了。

此刻,坐在电脑前,慢慢喝一杯刚刚烧开、热气腾腾白开水。
“唧唧。唧唧。”
窗外,雀鸟极轻的声音若有若无。
抬起头,瞥一眼,天灰蒙蒙的。天空下,篱笆边的那丛月季还开着小红花。嗯,在月季的周围,凋败的树叶、褐色的树干及远一点的唯一的一朵白栀子似乎全含着难以掩藏的秋意。
“唰唰——唰唰——”
是隔着窗子,传来的明显的风声。哦,风,风在哪儿呢?风,把心中的万转千回和百指柔,轻轻一扬,又重返寂静……
而万物慈悲,一点点落进我的视线里,生出一种久远而深沉的蓬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