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嗲讲古

毛里湖,是澧水河下游的一个天然湖泊,湖面总面积接近30平方公里,像今年百年不遇的大干旱,很多大江大河都接近干枯…

毛里湖,是澧水河下游的一个天然湖泊,湖面总面积接近30平方公里,像今年百年不遇的大干旱,很多大江大河都接近干枯,它可以名正言顺的称的上是湖南省第一大湖泊了。它的成形有洪水说、地陷地震说、通天说、洲滩淤塞说,不管如何形成,我佩服它今年的极端干旱喷嚏都不打一个,还是满满当当一湖清水。保护了沿湖十几万老百姓的生活和农业工业用水。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1张

 

毛里湖,水质清澈见底,回味甘甜,鱼虾肥美。一百一十个汊,一百一十个滩,一百一十座山峰望不到边。相比较洈水湖申请的亚洲第一土堤,毛里湖那么就可以称的上是世界第一土湖,湖底湖坡全是浅红色的胶泥,没有一块石头。浪花溅阵阵水花,拍打坡上的黄土,形成一层细软的沙滩。

 

居住在湖汊两岸的老百姓,世世代代靠捕鱼为生。龙头咀多野生樟树,遮阴蔽日,白鹭齐飞。丘岗山地环绕,松竹围庭。湖滩上孩童牧牛,水里有野鸭嬉闹。田地肥沃,欧姓居民不知何时迁来该半岛,在此繁衍生息下来。因为樟树多的缘故,故该村也被命名为樟树村。

 

八嗲便生活在这湾碧水浅岗中。他今年93了,现在拿农场的退休金,一个月三千多呢。一整天烟不离手,手指都熏得焦黄,他招呼我坐下来,讲到兴趣处,手指便弹下烟灰。

 

得益于湖里的鱼虾肥美,他生的一副好身板,一身好力气,栽田拱土是一把好料当。他年轻的时候,20多岁的年纪,年轻力壮,那个时候公家实行集体制劳动,早出晚归出工,挣工分,没日没夜的搞事,经常得到干部的表扬。他跟我说,搞么的事都要见子打子,勤奋去学,才能够生存下去。但集体制,无论八嗲怎么勤快,饭总是吃不饱。由于没有多少自由时间,也不能完全靠捕鱼解决饥饿。因为逃工/会被挨批斗,扣掉工分。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2张

八嗲娶了八婆婆之后,日子越来越过的紧巴巴,生了大毛之后,八婆婆不知道生什么重病,那个时候缺医少药的,死了。后来八嗲又娶了巧婆婆,八嗲怪风水不好,便在庙岗上搭建了一个稻草屋儿,稻草屋儿四周的墙壁,是用山后的细竹子围起来,柱子用山上的枞树撑起来,找队里的刘木匠做了一个八廓,搭在两端枞树柱子上,算是上梁了。然后屋顶上放上几根歪头犟角的椽角檩条,再把竹条稻草铺好天盖,窝便搭好了。一般茅草屋有两间,一间为困瞌睡的地方,算是卧室,一间为堂屋,算是码放杂物、犁耙嘎俬和摆鸡窝的地方,后来又允许农户可以做饭,便把堂屋改做厨房。

 

 

六几年的一天下午,八嗲因为连续车了三天的水,从榔树丘翻岗到刀把丘,然后到长湾,几个队都需要水,搞得人仰马翻,八嗲便躺在床上美滋滋的吸上了一口烟,沉沉的睡着了。不一会儿,掉在床上的烟蒂引燃了蚊帐,把八嗲的手烧的起泡了,他才醒过来,等他用水桶去湖汊里挑水,已经来不及了,熊熊大火,一哄而上,瞬间就把茅草屋烧完了。巧婆婆在村里食堂做饭,社员刚准备回来吃饭,就告诉巧婆婆说她家起火了,巧婆婆哭天喊地的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到屋,茅草屋化为灰烬了,还好大毛在学校里念书,刚刚在回家的路上。

 

八嗲经过此两劫,便有意迁往七里湖农场,因为那边全是湖区,旱涝保收,粮食打的多一点,肚子不会挨饿。经过亲戚的引荐,他如愿以偿了。八嗲做事勤快,又爱打抱不平,很是逗农场村干部和当地人的喜欢。他说他在农场里得了几场大病,都神奇般的起死回生。一是急性血吸虫病,找郎中抓了几副水药,慢慢的就好了。七里湖湖区多芦苇野草,都是成片的芦苇荡,是毒蛇和老鼠的栖息地,八嗲有一次出去劳动被血丝根毒蛇咬伤,大腿肿的像水桶粗,也是找蛇医治好的,三是在村部榨油菜子油时滚油顺着胸口流下来,非常严重的烫伤,被村里的干部划船带他到新安的一家烫伤中医治疗好的。再就是得了一次急性出血热,也是靠自身抵抗力和中药治好的。奇怪的是,经过中医治疗的,烫伤也好,蛇伤也好,恢复的一点疤痕都没有。由于八嗲年岁已高,多年吸烟后声音嘶哑,含混不清,很多话我听不清,我就只能粗略记载。

 

八嗲在农场安稳扎根之后,后来又散食堂,搞单干,承包到户,日子越过越好,加上农场是国营属性的,到了60岁退休以后可以拿一笔不菲的退休金,办理了退休手续之后,八嗲还是回到龙头咀,又盖起了砖瓦房,后来在80岁的时候又重新盖了一栋小洋楼,依山傍水,坐南朝北,面向毛里湖,空气新鲜,颐养天年。

 

 

毛里湖水深汊多,神话鬼怪故事很多,譬如蟒蛇精、缆索精、脚鱼精、乌龟精、姑儿火、夜(ya)嗨火等。姑儿火就是晚上打鱼的时候,有一种像萤火虫的东西沾在身上,越拍越多,最后捕鱼人失去理智,被鬼迷住心智,船翻人亡。他还说,我爷爷的爷爷叫王拜庭,在箭楼湾四组龙王庙附近红土砊上,有一天下午摸到一窝脚鱼,装满了一羊皮篓,后来越掏越多,越抓越有劲,突然,一阵乌云笼罩,一只大于簸箕的脚鱼冲出湖面,激起一阵漩涡,天空都阴沉了下来,把王拜庭吓得屁滚尿流,羊皮篓也丢在水里不要了。他屁滚尿流的连滚带爬跑回家,听我们这里的老人说,他回家时一只衣服的衣袖都没穿上去,脚鱼精变作一个人,在他背后追他,还问了地里挖花生的老嗲嗲,看到过三只手的人经过没有。他回到家里,就奇怪的生了病,估计吓掉了魂,他把看到的巨型脚鱼讲给身边人听,卧床三天后,就不治身亡了。他死了以后,在屋前屋后经常闹鬼。

 

中国有很多湖泊,也有很多的水怪故事,如喀纳斯水怪,猎塔湖克柔龙,长白山天池水怪,神农架长潭水怪等等。我认为毛里湖这么多的鬼怪故事,完全可以归纳为毛里湖水怪,提升毛里湖旅游热度。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