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时分

昨晚,安安班主任在群里发消息,说孩子可以回家了——看来,疫情有所缓解。 “哦,又不能睡早床了。” 我在看见的第…

昨晚,安安班主任在群里发消息,说孩子可以回家了——看来,疫情有所缓解。

“哦,又不能睡早床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在看见的第一眼对邹先生这样说。

安安回家,上学,都是我与邹先生接送她。其实,邹先生开车,我什么都不做,意义不大。又想,陪伴吧。孩子总会离开我们,已经高中了,这样的日子以后回想起来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想起芷涵。那时安安还小,我骑辆自行车带着她每个星期去学校一趟,一碗饭,一点水果,从校门口的栅栏里递过去,说几句话,仅此而已。

于安安,每次能与我一起去看姐姐是最高兴的事。记得那时芷涵总是匆匆忙忙,她接过我们递给她的东西就要赶去教室,根本没时间与我们多说话。但安安不急,她觉得呆在姐姐学校旁边就离姐姐近,好几次,她走到学校旁边的花草边,一个人过家家。

又周五了。又到了去接芷涵的时间。这会想起芷涵又一次通过考试回到本地工作是极好的事。那天与妈妈说起,她问我现在晓得不愿意伢去蛮远的地方了吧?我笑笑,表示认同。(我少年时期很想去远方。)

“我长大后在哪里工作呢?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附近就很好啊?”

安安问我。

“当然好啊。”

我笑。

或许,我是没什么大志向的人。虽然孩子在小的时候我们总是希望他们能有大出息,大事业,但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这点我是清醒的。一个人,一辈子,能有份相对轻松,且能糊口的职业就已经超过很多人了。那些站在金字塔尖的人,毕竟凤毛麟角。

“最近这段在学校感觉怎样?”

这是我昨晚问安安的话。

“挺好的呀。”她看我一眼,想起什么似的,又说:“嗯,觉得最快乐的事是我们的寝室得了最美寝室。老师还请我们去‘蔡林记’吃了面条。我吃的鳝鱼面。哦,妈妈,那鳝鱼面太好吃了。我今天早上都在想那面条的味道。”

她的笑模样很好看。

“哦,我看见你们老师在班级群里发你们的照片了。”

“妈妈,你知不知道?六栋楼呢,那么多寝室,就我们寝室得了最美寝室。好难的。”她洗脸的手停下来,认真地对我说,“我们老师要我们保持,说以后每次都会到我们寝室来看。我们寝室的人都发言了,同学们还给我们鼓掌了。我感觉自己即兴演讲得不错,他们中间还给我鼓掌一次呢。”

“真好!”我笑眯眯地看着她,“这段时间学习怎样呢?周六跳舞了吗?”

“还行。”她淡淡地,“跳了一次舞。还上了一次信息课。信息课我看了一会新闻。我们写作文需要素材,我还去学校图书馆借了一本《看天下》。嗯,感觉自己天天关在学校,与这个世界脱节了。”

我笑,又关切地问:“上次物理考试你说感觉不错,考的咋样?”

“嗯,没想象的好。”她说出一个分数,有些失望的表情,“还是时间没把握好。倒数第二大题花了我太多时间。早知道后面一道题那么简单就解出来,我应该先算最后那题,再回头写它。最后还有五分钟,我做的最后那道。好紧迫。”

“对了吗?”我有些紧张。

“十六分我得了十四分。嗯,我算对了,但时间来不及,我中间的步骤写得粗略,老师扣了两分。”

“哦,也还不错的。再说,你这次比上次多了近二十分呢,挺好的。”我连忙给她鼓劲儿。“化学呢?”

“嗯,有进步吧。我今晚上想把这段时间学的化学内容归纳整理一下。哦,妈妈,我觉得我们班还是蛮厉害的。这次物理考,我们班70分以上的二十多人,是隔壁班的两倍了。”她说着去木椅上拿起自己的书包,“妈妈,我先上楼了啊。”

“好。我把这两件衣服清洗干净就上楼。”我停顿了一下,又问:“现在物理70分以上就算不错了吗?”

“现在物理很难的。”她看我一眼,有些为难地笑,“不是初中了,很烧脑的。”

说完,她转身上楼,留我一个人回味她刚才与我说过的话。

是的,思绪纷纷扬扬,给我带来某种温馨的感觉。这世界,孩子也许是我们最大的幸福。它们携带的美,在我们的心里,繁衍成春天般动人的模样,温暖滋润着我们贫瘠的心灵。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