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河情悠悠

八月下旬的一日,早上7点半,太阳公公就把光和热就毫无遮拦地射下来,并没有因为已经立秋十几天了,就有丝毫的收敛。…

八月下旬的一日,早上7点半,太阳公公就把光和热就毫无遮拦地射下来,并没有因为已经立秋十几天了,就有丝毫的收敛。顾不上这么多了,我和辉哥在小区门口坐上出租车,立即开始我们的洋县铁河之行。
这趟铁河之行太不容易了!起因是来自朋友英子的邀约,英子的公公婆婆在洋县铁河居住,早在今年二月份,英子就邀请我和厂里的朋友辉哥、洋县的文友雍哥一起去铁河玩,说她的公公婆婆在家,可以招待我们。结果临到要出发的头天下午,英子又给我打电话说,她们公司第二天有重要活动,回不了去了。英子是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销售,她的每个周末都很忙。我呢,倒班,时间不固定。然后这一晃,这周她忙,下周我忙,足足又拖了半年,我们才又约好成行。
随便聊聊的图片

实际上,铁河我于前年夏天就已经去过一次的。那时候也不认识铁河的朋友,也没有人做向导。自己骑着摩托车沿着铁河一路向北,河中水势不大,沿路多山,道路曲折,河边有些临水而居的住户。因为是走马观花式的瞎逛,所以没有什么深刻印象。
早上八点二十赶到集合地点——洋县城的城西小学门口。又等了将近半小时,英子的朋友小黄才开着车带着英子和她的表妹匆匆赶来。
坐上了小黄的车,英子向我们介绍说,她的婆婆家住在铁河镇李家店村,距洋县城45公里。车过了县城边上的五郎庙村,向北,经过下赵村附近,开始进入丘陵地区,不断开始上坡。继续向北行驶,感觉进入山区了。路旁长的有梨树、构树、马尾松、青岗木这些洋县地区常见树种。车在山路上盘旋,急拐弯极多,甩得英子都快晕车了。一山连着一山,山上植被很丰富,山形很秀美。
已经是收获的季节了,一路上人家不是很多。路上偶尔可以遇见老乡用三轮车满载一车玉米秆。英子说她家玉米也收了,摆了一院子。她婆婆说家里没收拾,有些乱,建议下周再带朋友来玩。英子说等不了,再拖,又不知道到啥时候了。我非常赞同道:“就是,都是朋友。家里乱点没关系,我们不介意。”

铁河的岸边多麻柳树,学名枫杨。这些枫杨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寒暑,湍急的河水修它们的根,凛冽的山风塑它们的身,所以长成了奇形怪状的样子。树干或向河面平伸为桥,或向天空斜靠成梯。
几只黑色的乌鸦在树丛间飞来飞去。我突然想起了那首著名的古诗《天净沙·秋思》中的场景,“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多么有诗情画意的地方呀!牵一匹瘦马过来,都可以在此演古装剧了。
铁河河床中多巨石,小的有小轿车大小,大的有房子大小。我认为这些巨石是从上游山体上崩塌、滚落下来的,经过水流搬运,散落于河床各处。有的巨石在河中呆的时间过长,顶部居然长起了一米多高的小树,成为了天然盆景。
我们的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英子的婆婆家。英子的婆婆家靠水泥路左侧。竹篱笆后面是菜园,一窝丝瓜攀爬上了枇杷树,垂下来的两根留种的丝瓜有一人多长,让人啧啧称奇。一条水泥路呈45度角,斜斜地通向院子,院子里晒满了金黄色的玉米棒子。

英子说,她的婆婆平时在城里帮她带娃。有时周末或者寒暑假的时候,才会带孩子回铁河老家。婆婆的厨艺很好,所以她趁婆婆在家的时候,邀请我们来,好好招待我们。
英子的公公来到院子里迎接我们,他50来岁,黑黑瘦瘦的,看起来很精明能干的样子。英子说,她的公公前些年当了好几任村干部。
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会儿,英子和她的婆婆就给我们端上了洋县经典小吃—面皮和菜豆腐。调面皮的汤料是婆婆现炒的,酸香可口。油泼辣子也香而不辣。婆婆用青、红辣椒和韭菜花拌的小菜,是我有史以来吃过的最香的小菜。

雍哥他们还没来。小黄提议到河边转转。英子的小儿子自告奋勇给我们带路。这小家伙圆圆的脑袋,眉清目秀的。河就在门前,英子说这一段不好玩。小黄是搞装修的,以前在这里干过活,对这里熟悉得很。小黄开车带上我们,又一路向北,开了有10几分钟,到了铁河街上。

过了一座小桥,来到这称之为亲水长廊的地方。一伙年轻人在这里野炊,几个人在专心煮火锅,另外几个人在喧闹着互相泼水玩。
河对岸,一排青瓦白墙的房子,前边面朝街,后面临着河。推开窗户,就面朝小河,远可眺望悠悠河水,近可欣赏四季繁花,多么有诗意的生活呀。
天气太热,英子和辉哥他们都脱了鞋,下到河里戏水。铁河的河滩上,几乎没有沙子,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石头。他们招呼我下河玩。光脚走在石头上,这些坚硬但不圆润的石头硌得我脚生疼,我东摇西晃,像在跳摇摆舞。这么多石头!有奇石吧?我搜寻半天,一无所获。

在河里清凉够了,我提议让英子带我们去看铁河最著名的景观—乌龙洞。乌龙洞离这里不远,向东南方向步行20来分钟就到了。英子的小儿子一马当先,带我爬了一级又一级的石阶。石阶两侧都有仿古样式的水泥护栏。石阶左侧有山溪流下,小家伙还发现了溪中的小螃蟹。我问英子乌龙洞离地面有多高,英子说大概50米,我觉得不像那么矮。
乌龙洞的洞口有一片面积约有10平方米的草坪,左边有一棵一人多高的桂花树。站在洞口,一股寒气立马就侵袭而来。往洞里走了三四米,只见洞里越发幽暗深邃,地面也越发潮湿,吓得人不敢走了。英子说,这洞里有暗河,这水是从暗河那里流过来的。英子说,越往里走,越狭窄,有的地方靠爬行才能通过。早些年,她的公公曾经打着火把,穿越此洞,花了一天的时间。洞那边,是洋县八里关。

回到英子家,英子的表弟表妹们来了,雍哥他们也来了,13个人把她家的大圆桌围坐的满满当当。午宴正式开始,菜是好菜,有油煎小鱼,有红焖羊肉,有卤牛肉,还有烤鸭…桌子上都快摆不下了。酒也是好酒,有我带的蒙古烈酒,还有英子公公泡的灵芝桑黄酒。可惜我和雍哥昨晚喝多了,今天不胜酒力。英子有几分酒量,辉哥则是寂寞高手。
下午,大家还是想去河里玩水。雍哥开车,想带我们去一处人少的地方玩。于是一路向北,往铁河的上游走。沿路,凡是适合玩水的地方,都有人占着。不知不觉,开了40多分钟。看到河边矗立一巨石处,风景甚好,于是下车前去游玩。
好一个巨石,有两层楼高,重约四五十吨,我看像一尊巨型的卷纹石。
英子看大家在水里玩的欢实,也经不住诱惑,穿着衣服跳进水里,被激流冲进深水区,发出阵阵惊叫“我不会游泳!快救我!”,小黄笑嘻嘻地把她拉到岸边。
英子她们在巨石的上游戏水。我则穿着短裤,呲牙咧嘴地踩过一片被太阳晒得滚烫的小石滩,跳进了巨石下方的深潭,潭水冰凉刺骨。到那边一看,真是别有洞天。巨石上有高山流水,还有青青草原,还有白云朵朵。高山者,巨石形若高山。流水者,巨石上水状波纹。青青草原者,一圈圈青苔。朵朵白云者,虫卵也!
等雍哥他们也玩够了水。我们开车返回。先去看了铁河的网红桥一情人桥。情人桥的主体实际上是由河岸两侧相对生长的两棵巨大的枫杨树构成的。有人在树干上搭了些木板,更好地连接了一下,便搭成了这半人工、半天然的情人桥了。桥面离地约有三四米高,英子爬上桥面,晃晃悠悠地走过去,又在桥那边娇声喊道:“我下不来了!快来救我……”。

继续往下游走,我们去看“古枫台”。古枫台处有古枫三棵,树高百尺,参天蔽日。其中最有名的是那一对夫妻树,树干粗壮,估计四个人才能合抱。雄树曾被雷劈,仍然屹立不倒,甚至还枝繁叶茂,老百姓以为神迹。那雌树,据说有妇女不孕不育者,拜后求子,甚是灵验。

再往下游走,便看到那尊“将军石”了。将军石高约六米,直径约有二十米。就像一位面朝河水站立的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将军石下游约三十米处的河道里,有一匹石马,长约五米,那是将军的坐骑。石马温顺地趴在乱石堆里,仿佛在等着主人骑乘。据说这家伙曾经也不老实,成精后每天晚上偷吃老百姓的庄稼。有人不堪其扰,用凿子凿掉了石马背上的一大块肉。石马才被镇住,安静地趴在那里了。

英子的公公说,河对岸的树林里,还有当年大炼钢铁时留下的高炉。铁河有故事的地方真是太多了!
乡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择水而憩,临河而居,简直是我的梦想。热闹的时候,突然有些想念我那整天为生活而奔忙的妻子了。多么希望,趁我们还算年轻,趁我们都不那么忙,到铁河这里。看这花开花落,看这细水长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