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拾秋天的美

时间像贼,无声无息地卷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日子,连同你的快乐,你的忧愁,叫人爱不得,又恼不得。你还沉浸在夏的酣畅热…

时间像贼,无声无息地卷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日子,连同你的快乐,你的忧愁,叫人爱不得,又恼不得。你还沉浸在夏的酣畅热烈里,一个转身,便是可人的清凉的秋了。

抬头看天,高远湛蓝。白云悠然,薄薄的像羽,丝丝缕缕的如絮,闪闪的似鳞。偶有成排的燕子呢喃飞过,那是要回南方过冬了吧。太阳已敛了夏日的淫威,温和了许多。一早一晚儿去公园散步,有点儿微凉,得加了衣帽,不能再赤膊露腿的了。
瑰丽、娇俏的花们风流了整个春夏,赚足了人们的美誉和艳羡。秋风起,她们便天使般地飞离了枝头,潇洒华丽地谢幕了。那些杨树、柳树的叶子日渐凋零,依依不舍地离开母体,落在母亲的脚下,渐渐舒朗的枝丫伸向晴空,写意画一般。秋风知劲草,小草儿还在顽强地与秋风秋凉抗争着,不肯轻易退场。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公园的草坪上一棵高大挺拔的银杏树,擎一树金扇似的叶子,流光溢彩,引无数游客驻足仰首。冬青、松柏是不怕冷的,愈发苍墨了。此时不与百花争艳的菊花当仁不让地闪亮登场了,黄、白、红、绿、紫姿色一点也不输春花,吸引了蜂蝶,惊艳了人们的眼睛。鸡冠花、串红举着火把似的,红得更浓了。

那山坡上,农家院里的柿树一定挂满了一个个红灯笼,勾人馋涎了吧。想必那枫树被秋霜吻了,已羞红了脸。她们热情地妆点着庭院,绚丽着街道,灿烂着园林,燃烧着山野。不是花,红于花;不是霞,艳于霞;不是火,胜于火。满沟满坡的酸枣树是不是也已经缀满了玛瑙似的枣子呀?想想都舌下生津呢!
“春江水暖鸭先知”,秋渐深,鸭子不胜水凉不再“红掌拨清波”了。小鱼儿也不再水面嬉戏吐泡泡而潜入了水底。青蛙隐遁,收起了它不知疲倦的歌喉。水面平静而澄碧,夕阳之下“半江瑟瑟半江红”,幽美极了。芦苇花正盛开,风儿吹,苇秆摇曳,那洁白轻盈如絮一般柔美的芦苇花儿,随风铺天盖地飘散开去,洋洋洒洒,好不壮观。抽一枝蒲公英,轻轻一吹,蒲公英的种子便纷纷离开妈妈,随风远行了。

中秋前后最喜不过丰收在望的田野了。一望无际的玉米地里,秸秆的根须牢牢地紧抓大地,像整装待发的列队士兵一样。你看,腰里不正掖着一两颗手榴弹吗?待不了几天大田里就会欢声笑语机器隆隆,收割机过处,秸秆粉碎,玉米吐出,地头就堆成了金灿灿的小山。田野一下子开阔了,小孩子们蹦蹦跳跳地逮蚂蚱捉蟋蟀玩儿,大人们汗流浃背却又喜笑颜开地忙碌着,心里灌了蜜一样甜。

现在我们这里种棉花的少了,小时候曾跟母亲到大方摘过棉花,那情景画儿一样镌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一大片一大片的棉田,秋阳晒,秋风吹,朵朵花儿开,就像云朵落在了棉枝,白茫茫一片,似银如雪。怪不得秋日里天高云淡,原来那云朵都落在了棉枝上。撮起五指,揪出棉朵儿,绒绒的,绵绵的,极柔软,极舒服。一把一把地塞进腰上系着的挎包里,像捡拾什么金银宝贝,满心的欢喜,竟忘记了劳累。

春华秋实。果园里已瓜果飘香,硕果累累。菜园里,秋白菜大萝卜成了主角儿。棵棵白菜绿油油,瓷瓷实实。拔一棵,素炒炖肉,餐桌上的美食,大人孩子都爱吃。
几场秋雨,几场秋风。所有的花草树木渐渐落尽繁华,庄稼将一一被人们收回入仓,田野空旷寂寥,用不了多久,虫儿敛声,鸟儿隐迹。大自然简洁、肃穆的季节就要来了。
很喜欢汪曾祺老先生的一句话:文求雅洁,少雕饰,如春初新韭,秋末晚菘。写文章要求简洁、干净、纯粹。删繁就简三秋树,文字就有了秋水长天的开阔明朗。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