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之间

星辰之间 爬上这棵柿子树的时候 梦,像头顶的蓝一样近 抓到它的枝桠,那件白底碎花的衬衫就染了 桑葚的紫 你会听…

星辰之间

爬上这棵柿子树的时候
梦,像头顶的蓝一样近
抓到它的枝桠,那件白底碎花的衬衫就染了
桑葚的紫
你会听到雀子在叫
而我,在星辰之间寻找着
小学校的铜钟,鸽子,野蔷薇
……
我全神贯注地看着
仿佛正置身于一条河流
冉冉下沉
随便聊聊的图片

1
一大早,爬到柿子树上摘柿子。
下来的时候,身体感触到口袋里的手机,忍不住掏出来,盲拍了几张。嗯,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安全第一。
站在高处,无意中仿佛看见从前那个坐在树杈间调皮的女孩,不禁微微地笑。

2
二爷家的几只大南瓜卧在藤蔓间。
他不管它们,扯了藤蔓,拢在一起,任它们去。我看着青皮南瓜,只觉得可惜。又想,这或许就是它们的宿命。
在它们的旁边,柚子垂下来,沉甸甸的;橘子、橙子,正由青转黄……
前几天,他高声喊我去他地里拿几个红薯。当时,他正在挖。“哎,你要不要红薯?要就拿几个去。”
“好。您又不多,自己还要吃啦。给我了,自己不够怎么办?”
“我吃不完的。”他挖红薯的身子直了起来,双手握着铁锹,看着我,似乎急于把那些红薯抛出去。

3
上午,婆婆和婆婆小区里的另一个婆婆到妈妈家玩。
我站在她们旁边听她们讲故事。(主要是那个婆婆讲。)
下面是她的原话。
我八十二了(她看起来真年轻,皮肤好白皙。目测不超过七十岁的样子)。我们村有个姑娘很标致的,是真的标致(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我,生怕我不相信)。她那时十几岁,不到二十岁,刚结婚。东洋人打过来,那个头一下子就看上她,每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就要她去,第二天早上送回来。当时讲好,以她换取这块方的安宁。东洋人答应了,也的确没伤这块的老百姓。(这里她做了手势,成围抱状)
那姑娘的姆妈蛮不错的。她对她女婿说,伢,你不能怪她,也不要埋怨自己无用,说自己是乌龟,是王八,你千万不能这样想的。东洋人他不会总在这,他肯定要回他的东洋。到时候,你的媳妇还是你的媳妇。嗯,也奇怪的,45年东洋人才走啦,那姑娘和东洋人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她就一直没怀伢。后来,她和她男人生了三个儿,都有出息,都闹得蛮好咧。
(她说了姓名的,我没记住。)
我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呢?是我年轻时在诊所上班,那个女人(那时她已经年纪大了)腰上面长个大包,硬块,是我帮她治好的。我那时怕给她治,要她去大医院,她硬不去,说她的命就交给她(也有自己早就死过了的意思)。
嗯,她还活了七十多岁呢。东洋人走了以后,她和她的男人还是过得蛮好的。那男人也一直都对她好。我们那里的人都说她男人是个真男人。
她还说了很多有关那时的事,其中的一家,四世同堂,就在院子里,全部遇难。
她眼里有泪光闪动,我不忍听,走到自己家门口,睁大了眼睛看前面绿色的菜蔬。
深秋的阳光照着大地,那种和煦的温暖,是千年万年,它会一直在……

4
金黄的稻茬平展展地立在田野之上。黑雀子成群结队地飞来、停下、啄食,不时发出喳喳的叫声。(在呼朋引伴?)
是野鸭子吗?怎么不见白鹭?
稻田四周,农民们挖好的水沟蓄满的水,形成一圈一圈的涟漪。这是虾稻田,得赶快蓄水让小龙虾育种繁殖了。
稻子已经被卡车拉走,一个六十多岁的男人穿着塑胶长靴正弯腰低头,专心地堵着流水口…
他的前方,头发灰白的女人手里卷着个蛇皮袋刚从田地那边走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