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凉凉

是在一仰头看见月亮的。 已是夜里十点多了,眼里的小半个月亮清亮亮的,远离我们的格子间,也远离人世种种。 月影凉…

是在一仰头看见月亮的。
已是夜里十点多了,眼里的小半个月亮清亮亮的,远离我们的格子间,也远离人世种种。
月影凉凉的,分量很轻,也无甚意义。可它的存在,让我想到美,想低首对它表示虔敬。我会对孩子说:看,月亮。
月,显示出的美丽的圣境缥缈又真切。人亦相同。一微笑、一皱眉,无不同样可以呈现心底的那种真。我喜欢捕捉这样美丽与神奇的光影,并被这美所征服、所照耀、所陶醉。
这些天,每日清晨可见清朗的月,感受到清凉的晨风。有小小露珠在河畔草草茎上垂挂,闪闪发光。远处,雾霭在流动,上升,萨克斯的调子悠长,遥度草木而至。河边的钻叶紫菀开花、结籽,一丛丛动人的紫低调、朴素。这时节,水蓼花最是美好,素足、粉脸,一大片一大片,密密碎碎。

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的文字自然是写不出草木的自然的。它们从我笔下流出,不免是些陈词滥调,是些不可解的呆板。(这里不禁想到黛玉去宝钗那,还没进屋就看见宝玉盯着宝钗的手臂发呆,心生醋意,丢个帕子,说宝玉是呆鹅。)
我从它们旁边一一经过,似陌生、似熟习。本来想把它们与月拼合成一完整形体,却发觉一样也拍不好,不禁怅然所失,心有爱怨。却只稍过一时,便也释然。再走一会,再望月,月已消失无余。
过去爸妈在月光底下劳作的情景在脑子里留下很清晰的画面——空气里弥漫着新鲜的稻子的香味,高高的月亮洒下银辉,照着门前的场地。我在房间的硬板床上,听着骨碌骨碌的石磙碾过稻子,发出沉闷的声音。
那时,爸妈低低的交谈使夜显得越发的寂静。
我很想起床与妈妈一起把溅到一边的稻子归拢,但沉沉的睡意令我眯缝起双眼。迷迷糊糊里,我在远离,在隐没。
——我仿佛在梦里捡拾稻穗。流泻的月光在沙沙作响……
远去的光阴。
现在,一个人面对着电脑自说自话。其实,说与不说,又有何妨?最重要的是,我得在属于自己的日子里坚忍和骄傲,柔软与谦卑。
或如老父亲,呆坐在屋子里,戴着老花镜,翻着不知从哪里找到的一本旧书,把额头默默垂下,发出鼾声。
醒来时,瓦池河对岸传来的钟声正在拉开白昼的幕布。而淡淡的月光融入朝霞,与一朵云相聚,让人疑心那只是一片虚空,无声、无香,只一片淡淡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