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大美

1 门前泡沫盒子里的紫薇依然开着,它矮矮的,艳艳的红,夺目惊心。 我总会不知觉里把目光投向它。 微风里,它轻轻…

1

门前泡沫盒子里的紫薇依然开着,它矮矮的,艳艳的红,夺目惊心。

我总会不知觉里把目光投向它。

微风里,它轻轻摆动,一点两点的红落在地上,似乎回应着深秋。

天凉了,它还能开多久呢?

今儿一早,我去看了栀子树。那树上还有一个花蕾,我期盼着它还能再开一朵。站在小池边,把树枝拉到跟前仔细瞧,发觉花蕾依然紧紧包裹着自己,却带着些微的黄了,心里一凉。

——大约是不会开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2

与妈妈一起扯油菜秧子。

半勾着腰,向着土地,向着绿。

天气预报明日小雨,妈妈想趁着天阴把油菜秧子移栽。

日光淡淡,油菜的绿在颓败的秋季呈现一种极为蓬勃的生命力。

四周的土地是寂静的。妈妈是絮叨的。而晾衣绳上荡起的衣服,衍生出一种安宁的、活泼的味道。

我有些累了,直起腰来,朝柿子树张望。

“还过几天,田里没东西吃,那些雀子就要来啄这些柿子了。现在刚收过谷子,它们食物充足,还不稀罕它们……”

妈妈这样说着,并没有抬头。

马上就是霜降了,看着黄灿灿的柿子,只觉真是温柔、温暖。

为什么总被这些植物吸引?为什么总爱敲这些无用的文字?大概世事变化太快,让人多有不适,很有什么都抓不住的感觉。而植物是实在的,自己记录的日常变成文字再去翻,那些过去的时间就变成具体,不是不可触摸了。

 

3

去菜地摘辣椒,扯青菜,淘洗,再把衣物用温水泡好,静置,转身去做简单的饭菜,填饱肚子后,洗衣洗被单,晾晒,又要清洗衣物的水拖地,楼上楼下,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昨天调了一碗面粉,做了五个素包子,两个鸡蛋,几根大蒜调馅,香喷喷的。

人与食物之间真是无限依恋的。

最近这段,安安晚自习后回家都吃面条。

一个鸡蛋,几片菜叶子,几根面条,再加上一点点肉,她吃得有滋有味。

“好幸福呀。”

她说,一脸笑意。那笑容里是一个孩子的天真、简单与柔软。

昨天,她吃过后我去洗碗,她挎起包包,走过来对我说:“妈妈,我先上楼整理错题啊。”

“好。好。你快点上去,一晃只怕又快十一点了。”我答应着。

她却没有马上走,停顿片刻,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妈妈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你更辛苦。”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

这样说过后,我又想,我应该说:妈妈虽然辛苦,但看到你的努力,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4

清晨漫步,脚下的野草带着亮晶晶的露珠。远远的,乳色薄雾在河面上流动,与岸边人家房前屋后的树木融合在一起,真是不可形容的美。

抬头看不甚明朗的天空是各种各样的蓝,各种各样的灰。落光了叶子,抑或还剩一些黄叶的树,有了疏朗清明的味道.

背阴地方的树还能看见些绿色枝叶,很是可人。

 

5

翻一本闲书,打发午睡小憩后的时光。

通常是等电脑开机,慢慢打开各个网页的这一小会。

床头或是电脑旁边的垫子上,总有随手可取的闲书。

今年新晋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安妮.埃尔诺的文字在某个公号里看过一篇,有想拥有的想法。

这段时间一直沉浸在迟子建的文字里,觉得安宁、饱满、生动……她以细腻的笔触诠释着对这个世界低低的叹息、沉思和对生活的热爱。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看小说,过去几十年了。其间离开很久,忙生活,忙孩子,再拾起来居然是自己试着写,不知天高地厚。现在很多时候沉浸里面,觉得真是一种罪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