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我叫了一个代驾……

今天晚饭,喝了几杯酒,是因为认识了一位先生,一位前辈,一位有思想有见地的医疗圈老师,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名字隐…

今天晚饭,喝了几杯酒,是因为认识了一位先生,一位前辈,一位有思想有见地的医疗圈老师,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名字隐去不表。
于是,回家只好叫一个代驾。故事,就从这里讲吧,这个故事很短,情绪却有些长。
看着是个年轻人,在他往后备厢放小车的时候,我就寒暄:兄弟,是九零后?
他说:是,九零年。
车开了不远,我觉得他开车有些走神,就主动问他:兄弟,我感觉你有心事。开代驾多久了?
他说:刚开没有多久。
我就又问:刚来上海?

随便聊聊的图片
“没,来了几年了,觉得开代驾更自由。”
我想,这也是个打着“自由”为幌子,不愿意朝九晚五上班的年轻人,我问:”开代驾以前是干嘛?上班?“
他说:是的,在厂子里上班。
我说:”嗯,自由点好,不过这样你就成了白天睡觉,晚上出来干活了。“
他说:主要是上班不能老是请假,不方便。
“老是请假……?”
“嗯,现在老婆在上海看病,去医院次数比较多……”
……
我觉得自己怀着偏见先入为主地评判了他人。他和我聊起来:媳妇在去年怀孕六个多月的时候,肾功能快速损伤,诊断需要肾移植,孩子就流产了,而现在要在上海定期做透析……
我问他配型成功了没。
他说,爱人父母的血型不太对,爱人就一个弟弟,也刚结婚……
又聊了一些医院和病情的事,又聊了些各自的人生感悟,最后我嘱咐了几句夜间开车务必小心云云,便到家,告别。
这是半小时前发生的事情,我心里有些不舒服,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人世间的悲欢,直不直视,有时都是深渊,袖不袖手,不过也是旁观。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会先到来。
有时在想:童年的时候好像就无忧无虑,那个时候没有钱,没有焦虑,没有坐过飞机,没有见过世面,没有智能手机,没有战争,没有疫情,却有那么多的欢乐。童年时代的我读了许多书,书里说成年人的世界有许多的人情世故,我后来长大了,才明白:成年人,除了人情,还有事故。
这些年送别了许多人,有亲人,有友人,这种送别不是长亭外,古道边,不是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也不是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更不是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而是一个世界与另一个世界的诀别,是永别,是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人与人相遇不容易,而人情味儿,在这个物欲橫流的快节奏时代里更是愈来愈稀薄,疫情的隔离与防控只是暂时的,等这段日子过去了。大家一定要记得要去见你想见的人,喝你想喝的酒,聊你想聊的天。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会遇见2920万人,但只会与3000人结交,而与我们关系亲密的人不过几十人而已,绝大多数的人我们只是擦肩而过,点头之交,萍水相逢,天各一方,后会无期。

我们匆匆地赶路,期待着匆匆地重逢,饱受着经久的别离。就像《平凡之路》中所唱到的:我们徘徊着,在路上,我们沸腾着,不安着,你要去哪?而这赶着的路的人生里,芸芸众生不过是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世上没有那么多的久别重逢,世上多的是再未相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