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的老人,在敬老院最后的57个小时

1 10月5日晚上,我换了睡衣,准备睡下。 突然接到阿姨的电话,她说:”外婆快不行了,晚了就见不到…

1

10月5日晚上,我换了睡衣,准备睡下。

突然接到阿姨的电话,她说:”外婆快不行了,晚了就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们的车马上要开到你楼下,你在楼下等着,我们去恩泽医院看外婆。”

听了阿姨的这番话,我如同遭了雷劈一般,从2022年5月4日,外公、外婆被送到敬老院,这才五个月。

去的时候,外婆还能把米饭放在电饭锅里,拄着拐杖,还能屋前屋后到处走走。

随便聊聊的图片

她拄着拐杖,到门口晒太阳,看到熟人经过,就笑着打招呼。外婆的身体虽然时常遭遇病痛,但是她非常乐观,经常笑呵呵的,村里人没有一个不说她好的。

在敬老院才五个月时间,竟然说人快不行了!

2

10月3日中午,外婆中风昏迷住院,做完手术,医生说手术很成功,血栓被取出来,大脑的血管又重新疏通了。

当时,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觉得终于把外婆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阿姨也觉得纳闷,外婆做完取血栓的手术才两天,怎么就不行了?!

我们开车往医院去的路上,我们每个人都难掩悲伤。阿姨哽咽着说:“这样走了也好,不用再零碎受苦了。”

过了一会儿,阿姨又哽咽着絮絮叨叨说:“在敬老院整日里念着想回家,现在终于要回家了。”

3

我们到了医院病房,我看到外婆,她张着嘴,嘴唇紫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花白的头发蓬乱着,身上盖着医院的蓝条病号服,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

我凑到外婆面前,大声叫她:“外婆,快点醒过来,外公可想你了。醒过来,我们回家去!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吗!”

外婆的呼吸如同汹涌的潮水,我闻到她嘴里呼出的气息,就是平常人的味道,没有死亡的气息。

死亡的气息是内脏衰竭,腐败之后从嘴里散发的味道,这是死神来临之前的先兆。

4

阿姨看我凑得那么近,对我招招手:“琳琳,快出来!”

我急得跳脚,说:“外婆现在不会死!她中风一天才被送到医院,病得这么重,她82岁了,需要时间恢复!”

阿姨把我拉出来,叮嘱我动静太大,医院待会把我们都赶出去。

外婆躺在床上,仍然毫无知觉。回应我们的只有潮水一样呼吸,和床头柜上的生命体征检测仪上,不断平稳向前滚动的绿色波浪线。

5

9月26日晚上,我去敬老院,外婆还是高高兴兴地。她还是和往常一样,跟我絮絮叨叨。

扯扯身上的衣服跟我说,“衣服是你舅妈送过来的;塑料马桶是小伟送过来的;村里的阿丽娘过来看她了,还给她送了一箱子蛋糕,还有香蕉……”

塑料马桶的事,她讲了不下于十次了,我每次去她都要讲一遍,这是她最疼爱的孙子送过来的。每次我都饶有兴致地听她再讲一遍。

外婆住的房间原本有3个人,靠近门的那张床,原本是一个九十岁光景的,信仰基督教的阿公。

阿公卧床不起,每天只能吃流食,即使只能吃流食了,阿公吃饭前也必然要默默祷告一番。后来阿公病得越来越重,听说是去医院住院了,这张床就空下来。

这天晚上,外婆想让我住在敬老院。外婆祈求的口吻对我说:“反正阿公这张床也空着,你晚上就睡这里吧!好用的话就别回去了!住这里好吧?”

我因为胃经常反酸,要回家煎中药,想着把医生开的中药都吃完后,一个礼拜可以住在敬老院两三天,多陪陪外公外婆。

我握着外婆的手,大声说(外婆耳朵有些聋):“外婆,我明天还要上班,从敬老院过去上班要来不及。”

外婆说:“你从敬老院门口坐车去上班嘛。”

我说:“等我下次过来带个床单,这次先回去。”

外婆失落地慢慢松开我的手。

我心里一酸,咬着下唇,头也不回地离开他们的房间。我怎么能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神智清醒的外婆。

6

10月1日晚上,叔叔去敬老院看了外公外婆,回来问我:“你外婆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她一直都这样的吗?”

我不知道这是中风到来的先兆,我说:“她脑子时而清楚,时而糊涂,是有些老年痴呆症。可能你好久没有看到她,她就不认识你了。我过去,她都知道的。”

叔叔的话,原本是外婆发出的求救信息,可是我根本没有当一回事。

7

后来,我跑了三次敬老院,坚持要看监控录像,最后打了110,在警察的协调下,终于看到了外婆在敬老院的最后57个小时。

10月1日,外婆还会下地,在房间里走走,去卫生间上厕所,去开电视,在电视下面的皮凳上拿东西,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护工早、中、晚把三顿饭送到床前,让两个老人吃了饭,他们把东西收走。其余时间,他们没有在视频中出现。

我们以为的能牵着老人走走,陪老人说说话,10月1日这一天根本没有。

8

10月2日早上6点,外婆费力地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边的马桶上,她怎么挣扎都没法从马桶上起来。

护工看到之后,把外婆扶到床上躺下。随后医院的护士来了,医生来了,院长也来了。

随后乌泱泱来了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他们站成一圈把一张床都围满了。

之后,他们又都走了。

9

10月2日,中午11点,外婆起来非常费劲,用了几分钟才慢慢抬起上身。

11点40分,她根本起不来了,怎么挣扎都没法坐起来。

14点30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躁动不安,看上去很痛苦。她试图坐起来,想下床,护工拿了束缚带,将外婆约束在床上。

绑了束缚带之后,外婆没法动了,表情非常痛苦。

16点50分,护工拿着一小碗糊,把外婆的床摇起来,喂外婆吃下糊之后,仍旧扶外婆躺下。外婆躺在床上,仍然绑着束缚带。

17点45分,外婆大口呼吸,看上去非常痛苦,但是束缚带绑着,身体动不了。

18点30分,外婆头歪在一边,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第二天早上9点多,救护车把人拉走。

24点左右,护工过来,给外婆换过一次尿不湿,护工没有留意外婆的异常。

第二天早上9点多,外婆仍然保持着昨晚18点30分的姿势,头歪在一边,根本没有动过,救护车很快把人拉走。

这是外婆在敬老院最后的57个小时。

10

看罢监控,我难掩悲愤,忍不住泪潸潸,难以想象在10月2日这一天,外婆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被病痛折磨得奄奄一息。等待她的不是关切的问候,抚慰的双手,也不是被送到医院,而是被捆在床上了事。

11

外婆在医院已经18天了,她极度顽强的求生意志,让她从死神那里逃出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