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豆晓马

看了两篇早胜初级中学教师作家豆晓马的散文,这个时间是2022年的霜降节气,也是秋天最后一片落叶归根的傍晚。 &…

看了两篇早胜初级中学教师作家豆晓马的散文,这个时间是2022年的霜降节气,也是秋天最后一片落叶归根的傍晚。

 

我在晚秋的苍凉中读完豆晓马先生的两篇散文。前一篇写了父亲带他到宁县城里看飞机,出新宁镇、下坡、革委会的公社食堂吃完白面馒头炒粉条,过河上坡看飞机……这篇回忆他和父亲去县城的散文很长,除了叙事,还有宁县两山之间的青草蓬勃,树木拔节,小河欢畅,妇女收麦的画面。散文写了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宁县城。本篇散文作者以纯净的心灵叙述自己的童年,还有那辆票据年代的自行车。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不管从什么角度去讲,都是一场难忘的旅行,人生,仅此一回。若干年后,长大了的作家豆晓马走下同样的山,走过同样的河,县城,还是原来的县城,河水哗哗,荒草萋萋,道路交错,房舍密集,他的父亲不在了。

 

这是我读到的豆晓马的散文“父亲带我看飞机”。

 

教师作家豆晓马的另外一篇散文,也是他的亲情系列散文中的其中之一,刊于10月20日的《庆阳乡情文艺》公众平台,写了父亲的去逝,和失去父亲的悲悯。本篇散文让我读得很心酸、很压抑、很忧伤,没有了父亲的豆晓马,像断了线的风筝,孤孤单单地走在上学的路上……这篇散文围绕父亲殒命南山,记叙爷爷母亲和“我”的悲伤心情,用笔简洁,气氛凝重,看完此文,我不禁潸然泪下,童年的豆晓马:很苦。

 

宁县良平籍的教师作家豆晓马先生和我同龄,他在今天中午的留言中,真诚邀请我回老家看看,我想平川回宁县不远,疫情过后,我会回到良平,看看作家豆晓马:“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今日霜降。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