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忙碌碌只为人间烟火

周末,窗外还只能看见夜晚的蓝,楼下咚咚锵锵早已响起。今天要去出红薯粉丝,妈妈起来得很早,除水、挖粉、铲粉、装桶…

周末,窗外还只能看见夜晚的蓝,楼下咚咚锵锵早已响起。今天要去出红薯粉丝,妈妈起来得很早,除水、挖粉、铲粉、装桶、清洗,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六点十五分,院子外喊着:“钟老师,钟老师。”和妈妈约好的伙伴到了,我和小宝贝要起床了。小宝贝今早很给力,我们迅速地梳洗,然后装车出发! 一路上,妈妈们细数着今年的干旱。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年的红薯不狠,**家的没有,全是根。”

“是的,天干,不下雨,今年不得年成。”

“你看,都没得青色,今年没得油菜。”唐奶奶指着车窗外的田野平静地说。

 

我直视着前方的路,眼神瞟向田野,金黄色一片,土灰色也一片。我喜欢秋天的金黄色,那是丰收的颜色,喜庆的颜色,农民伯伯的颜色。收走金黄,种下种子,青色染地,才有来年的金黄。可现在,一块块垄地,看不到一点青色。忙忙碌碌只为那点希望。

 

到达目的地,我们不是第一名。红色的桶、白色的粉,满屋子都是。磨坊里很热闹。

 

上秤、转缸、和水、搅拌,你帮我,我帮他,他帮你。忙忙碌碌,你来我往,只为一张嘴。活在手上忙,话在嘴中扬。大家都在一个话题上打转,那就是“天干”。

 

我问老板:“今天什么时候可以干完?”

老板说:“今年不挤,红薯收成不好。我们这几天都只干半天活。”

我感觉听到了一点无可奈何,接着又问:“明天什么时候可以来提?”

“明天中午就可以来了。冻库空荡荡的。”

 

果然,不到两个时辰,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妈妈们开始讨论出红薯粉丝的成本。挖两天,洗一天,削半天,磨半天,还要时不时换水,什么磨粉的工钱,出粉的工钱呀,真是划不来。只不过不用花钱买,可以敞开肚子吃。忙忙碌碌只为一口吃。

 

行驶在乡村的公路上,前方就是我的家,一路上叽叽喳喳,只为人间那点烟火。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