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光阴低头

1. 漫长的晴日。 漫长的干涸。 盼望一场酣畅淋漓的雨。 这种盼望来自对父母、对土地、对河流、对万物的怜惜。 …

1.
漫长的晴日。
漫长的干涸。
盼望一场酣畅淋漓的雨。
这种盼望来自对父母、对土地、对河流、对万物的怜惜。
翻看天气预报,在10月28日那天看见“中雨”,这让我没来由地舒了一口气。
妈妈说今天吃过晚饭后继续栽油菜秧子。
早上起来,看见爸爸在还没栽上秧子的空地上收沟。他拿把锄头,边收沟边磕打着泥块。妈妈说土打得碎一些,栽起来快一些。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还得亏有这点地,年年都指着它换油吃的。”
妈妈看着她的地,满怀感恩地说。
昨我们接芷涵回来后,发觉地里又多了口大缸。一直干旱,油菜秧子栽下去,自然是要浇水的,否则,全是白费力气。
早上去送安安,看见瓦池河的水多了一些,邹先生高兴得很,他得以继续钓鱼了。
中午,我送走孩子们后开始做饭。在炒最后一盘青菜时,他回来了。
其实,今天在看见他拎着渔具回家时没有生气,只是在准备吃饭的时候,看见他把鱼连着钢筋锅子一起放进冰箱,忽然就火了——顶反感他什么都往冰箱里放。
“为什么要这样放进冰箱?乱七八糟的,看着就心烦。”
“腌一哈了就去晒的。”
“那放外面不更好吗?”
“放一哈。”
……(此处省略一百字。)
后想到芷涵就在旁边,闭上了嘴巴。
夫妻这么久了,很多时候劝自己,随他去吧。嗯,我知道,我是那种传统思想的女人,我一直努力好好过日子,不让孩子、父母因为我的什么而不开心。更何况,我们已不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也有属于我们的美好时光。我想,终其一生,我都是爱着那个人。而爱,是多么美好。
2.
看沈从文的《湘行散记》,随手翻到里面的《老伴》。
“不管时间在这男子脸上是刻下了什么记号,我还是一眼就认定这人便是那一再来到这铺子拉犁购买带子的赵开明……我被‘时间’意识猛烈的掴了一巴掌,摩挲我的面颊,一句话不说,静静的站在那儿看两父女度量带子,验看点数我给他的钱……他们那份安于现状的神气,使我觉得若用我的身份惊动了他,就真是我的罪过。”
每一个人,在慢慢向前走的过程中,总会不知不觉变了模样。
在很多地方看到这样的话,说人四十岁以后,要对自己的容貌负责。我一直期望自己成为一个平和、安宁且胸怀开阔的人。是的,年岁渐老,向光阴低头,做一个善良的女子并热爱自己。
忽然想到莲台上的观音菩萨,她安详的面容是我喜欢的。
3.
最近在追《大考》。
不仅仅是高考。优秀剧展播,所以是正能量。我喜欢看正能量的东西。更何况家有高中生,在很多地方是有共鸣的。里面的田雯雯、周博文、潘小宣、吴家俊,一个个孩子,以及孩子对应着的家庭,老师,都有我们生活中的影子。
那天,我与放学回家的安安说,妈妈只能尽量去做得好一点儿。又与她说到她姐姐读高中,那时的我也是尽力去做了。其实,现在回想,我对她们的爱,出自我的心,至于我能不能让她们满意,那是她们的感受。
生活是平淡的。家人之间的爱,更是在细水长流的日子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