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过得怎么样了?

上面这首背景音乐是我在2008年底加入辉瑞时,大区答谢会上使用的背景音乐,还没有入职就去做视频了,也正是那个时…

上面这首背景音乐是我在2008年底加入辉瑞时,大区答谢会上使用的背景音乐,还没有入职就去做视频了,也正是那个时候,认识了那群有意思的家伙,现在音乐响起,是不是有内味儿了?
上一次写那篇那些打着辉瑞旗号吃饭的人,后来过得怎么样了?,看一看时间,是2019年11月30日,那已经是三年前的事儿了,那已经是疫情前的事儿了,看一看评论,更是觉得有趣,有的预言还一语成谶了。
这次吃饭是从年初约到年尾的,没约成,主要原因是为情所困,疫情的情。

随便聊聊的图片
很荣幸,邀请到了琨哥。保持了“打着辉瑞旗号吃饭”的一贯特征,打着辉瑞旗号吃饭的人,没有一个还在辉瑞的。终于,这次老大,也不在辉瑞了。
聊起过往,记忆犹新,有时不能怪大家记性太好,只怪那些往事在心里放得太牢。聊着聊着,依然一笑作春温。
像之前说过的,这群人很难非常清楚地做一个segmentation,不管是从年代,岗位,领域都不容易说清到底这是怎样的一拨儿辉瑞人。整个“辉瑞黄金一代”微信群中有七十多个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就是:琨哥还是上海大区经理时,招的一些销售代表。
“辉瑞黄金一代”,这一听就很辉瑞,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或许有另外的辉瑞人微信群是“白金一代”或“超白金一代”,尽管在行业寒冬下,大家都过得像“黑铁一代”。
恰好碰上我今天生日,挺感动的,不是专门安排的,巧了。
聊了很多,聊过去,聊现在,也聊了未来。
聊了年会,聊同事,聊老板,还聊严阿姨。
聊了行业,聊职场,聊发展,更聊要多聚。
中文博大精深,有些英文词汇也很有意思。我们经常说要“keep in touch”, 保持联络,那这个”touch”,不管它是“触碰”的意思,还是“达到”的意思,抑或是“感动、触动”的意思,都觉得现在大家都太忙了,只是用手去touch屏幕,敲下一句“keep in touch”, 而见见面,聊聊天,变得都非常奢侈。
希望,可以真的 keep in touch.
昨晚,琨哥说到,大家对辉瑞的情感是真实的,很多人愿意”荣耀返航“到辉瑞,这种价值观上的认可,是业内屈指可数的,很赞同。
以前,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多从辉瑞出来的人,愿意再回去呢?
我说我也说不上为什么,但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只猴子,东海学了艺,他特想回花果山;

从前有一只猴子,天宫闹了翻,他特想回花果山;

从前有一只猴子,师徒赌了气,他特想回花果山;

从前有一只猴子,修炼封了佛,他特想回花果山;

……

我不知道那只猴子特别想回去,是为了看看老猴子,还是看花看果或看山,

也许,哪怕花已非花,果已非果,山已非山,只是而已而已。

好,说点标题上的正事,大家都过得怎么样了?

有人瘦了,有人胖了,有人头发白了,有人头发没了,健康第一,一进辉瑞不就学了嘛:辉瑞中国,健康使命。只要好好活着,就是活得很好。

琨哥,男神一号,身材保持全场最佳,人生精彩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瑶瑶,事业顺风顺水,有空一起聊聊线上花式推广;

老孔,助力医生,助力患者,站着把钱都给赚了;

朱智,专注遗传病,不止于检测,好赛道,大未来;

许敏,生意兴隆,下次喝酒;

刘洋,DBT负责人,未来可期,确实DBT第一反应就是”大变态”;

文明,培训的事多交流,多合作;
魏婷,罗氏是家好公司,我有空也常回去看看;
小熊,你不能再这样瘦下去了;
少春,武田这个平台可能多少有点限制你的商业天赋了;
张拯,在辉瑞一起睡了四年,期待有机会可以再续前缘;
章健,下次就按昨晚的标准喝。
希望所有辉瑞的伙伴们,都越来越好,都记得保持联络,都记得我们初入公司时清澈而炽热的初心,keep in touch,多聚聚,人生很短。
祝自己生日快乐,正式进入四十岁,虚岁,虚心而不心虚地继续在活好余生!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