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暮

农历十月了。 天空灰蒙蒙的,有些压抑。 早起,零星小雨。 跑步,快走,一个小时。以后会跑步的时间多一些,很久没…

农历十月了。

天空灰蒙蒙的,有些压抑。

早起,零星小雨。

跑步,快走,一个小时。以后会跑步的时间多一些,很久没跑步了,得一点点延长时间,否则,小腿会疼。

运动使人年轻,我是相信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吃过饭后,到妈妈家玩,刷手机,看见QQ空间里天气预报说十分钟后转中雨,我大声念给妈妈听,不一会,真下了两分钟的中雨,打在遮雨棚上,叮叮咚,叮叮咚,似乎很大的样子。

爸妈、隔壁的幺婆幺爹、小叔都赶着栽油菜秧子。说下一点雨比不下强,最少叶面打湿了,可以少淋一次水。又说,这么一点雨,一点也不解渴。

今年雨水干难,下一点算一点吧。

给妈妈斗笠。妈妈看一眼斗笠,又看一眼天,说这点子雨哪里就打湿了?

 

菜薹越发长得好了,有一根已经出薹了。再过些日子,可以看见金黄的菜花了。

菊花的蕾小小的。绿色的花蕾被绿色的叶片覆盖,不仔细看是看不出的。

又爬到树上摘了一些柿子。柿子黄澄澄的,比先前软了一些。婆婆那边也有一棵柿子树,满满当当的柿子挂了一树,没人吃。婆婆要我去摘,我说妈妈这边的都吃不完,那边的,我就不想摘了。

婆婆那边的柿子要捂。从前吃街上卖的柿饼,觉得很好,只是我不会弄。

 

妈妈的油菜秧子给了公公婆婆及本村的腊珍。

栽油菜的活都是公公在做。他不光把自家门前的菜地栽满,还把姑婆家的菜地也栽满了。姑婆去之后,她家的菜地就无人管了,公公接手,种芝麻,种油菜,生怕空着了。

公公的手很巧。感觉乡下的活和很多人家不会的活,他都会。比如修自行车、补鞋子、修伞、编篮子、简单的焊接……他会把家里拾掇得顺顺当当,不让你操一点心。这让我很是羡慕婆婆,觉得她福气好,找了个能干的老伴。

 

腊珍把自家的地栽好后,给爸妈拎了一盒八宝粥来,妈妈很是不悦,说等会晚上给她送回去,又说从前与她田挨田,从来没红过脸,喜欢她。

我不止一次听妈妈说腊珍人好,从来不揪她的棉花,也不多刨沟,往自家划拉。又说腊珍这么年轻,能吃苦,是个好姑娘。

嗯,在乡下,很多人家喜欢占小便宜,他们与你田挨着田,总是喜欢从两家的分界线上刨土过去,那样他的田垄就宽一些,可以多栽点什么。更有的,趁你不在,摘你成熟的农作物。

 

腊珍比我大两岁岁,是种地的好手。她的独生女儿已经结婚生子,我说她享福,年轻轻轻就当了姥姥。她说手中没有余钱,得趁现在还能劳动赚养老钱,以后心里不慌。

这是自然的。

一晃70后的我们,也该面对自己的养老了。乡下的养老金微乎其微,现在的孩子压力又大,所以最好的办法是争取自己备好养老金,少给儿女添乱。

 

这样写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于是抬眼望望窗外。天依然阴沉着,隐隐约约的桂花香竟有一丝惨淡意味。

站起身,面前的菜地因了油菜秧子的满铺,悄悄染了绿色。在窗边默立一会儿,看见花喜鹊拖着长尾巴在柿子树上啄食。已是秋暮,它们得趁着这秋季最后的好,把自己养得肥肥的,才能越过寒冷的冬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