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1 小妹的二宝满月去我妈家小住,我们姐妹几个得以在我妈家小聚。 我将小妞从床上抱起,双手平托着,轻轻左右晃悠。…

1
小妹的二宝满月去我妈家小住,我们姐妹几个得以在我妈家小聚。
我将小妞从床上抱起,双手平托着,轻轻左右晃悠。这一举动立刻遭到我妈的强烈“谴责”:你看看你抱得姿势都不对,哪里能那样托着,离大人那么远,人家都是让孩子偎在大人身上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虚心接受,变换抱姿,才几分钟光景,小妞竟在我怀里甜甜睡去。一个刚满月的小婴儿,软软糯糯,脸蛋Q弹光滑,让人忍不住摸了再摸。实在舍不得放床上,就那样一直抱着,我们一屋子的大人小孩儿谈笑风生,却并不曾吵醒她。可见,被抱在大人怀里,是一种怎样的安心啊!
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常常会聊些陈年旧事,诸如我还记得小妹小时候是多么听话乖巧,这一转眼,已是两个孩子的妈。期间,有街坊邻居前来看望,临走再给小妞留下一些礼金,我妈一面麻利地把已经装好的“还礼”给人家,一面热情地送出大门。这好像是不成文的规矩,街坊四邻谁家有什么红白事,一直都礼尚往来。只是,印象中好像还是青春年少的女子,如今已成了“奶奶”辈,让我颇为唏嘘。
时间啊,是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间,已斗转星移,物非人也非。
每次去我妈那儿,即便我空着手去,回来时也一定是“满载而归”。农村好就好在天高地阔,家门口随便开出一块地,再加上人勤地不懒,于是哪哪都能长葱长蒜长萝卜长白菜。我说我在超市里买的蒜苗六块多一斤,我妈便给我拔了一大把的蒜苗。我说我喜欢吃白菜,于是,挑拣个头大的,长势好的让我带。于是,大葱蒜苗萝卜白菜,这些当季的新鲜的蔬菜,载着我妈的深情厚谊,被择洗干净后塞进了后备箱。
2
弟妹在尚庄大街开了一家小店,做的是美业。她常常邀我去,说要给我做个美甲,种个睫毛,让我也美一美。尤其是今天,下午时间尚早,便提议给我做个“美睫”。
因为几天前和二妹视频电话,就发现她的眼睛不一样,大而深邃,就是种了眼睫毛的缘故。不得不说,一双眼改变一张脸啊,整个颜值瞬间都提高了。于是,我也心心念念了几天,不行,我也要去种睫毛。
可是,真正要给我做了,我又迟疑了。我亲见身边不少美女都做了美睫,美则美矣,只是过不了多久会会慢慢掉落,然后往往接受不了“难看”的自己,就继续美,于是,常年累月,都是长而密的睫毛忽闪着了。算了,不做了,反正还要掉的,反正已经习惯了小眼睛,再加上近视变得小而无神了。
不做,就不会患得患失,就不会每天洗脸时为偶尔掉落的一根两根而黯然神伤,不会因若干天后接受不了再次“变丑”的自己而闷闷不乐。哈哈,这样一想,不美睫,仅仅就是不美,可省却了不少麻烦事呢。
那就继续顶着“小而无神”的眼睛素面朝天的穷开心吧。
3
返城时,路过尚庄大街,特意去买了一份紫陵的擀面皮。这是我上中学和工作的地方,曾经在这里待了十多年,而这家的黑擀面皮,也是记忆里不可多得的美味。
黑色的面皮筋道,油润的辣椒油鲜香,拌了黄瓜丝和豆芽,能将记忆一下子拉回N年前。
读周作人《雨天的书》,他说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却原来,像我般的俗人,半日之闲,旧时味道,也能抵十年尘梦啊。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