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平静

日子平静。 其实不然。这个周末全县中小学不放假,连同幼儿园。 芷涵没有回家。 “哎,这个星期姐姐都没有回来。”…

日子平静。

其实不然。这个周末全县中小学不放假,连同幼儿园。

芷涵没有回家。

“哎,这个星期姐姐都没有回来。”

安安说这话时正吃着面条。她停下筷子,看我一眼,目光里含着些幽怨,然后又长长地叹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她才重新挑起面条往嘴里送。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师在群里发消息,要你们明天记得戴口罩。”我说。

“哦。”她看我一眼,低下了头,说:“没完没了。妈妈,你说,我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生活吗?”

我默然,只静静地看她。少顷,我抬起手腕,给她看手表,说:“快吃吧!你看,都十点四十五了。今晚是不是准备早一点休息?昨天你十一点二十休息,今天上课时精神好许多吧?”

她脸上展开笑意。

疫情一晃就三年。这三年,是她整个初中。我们极少带孩子们出去玩过,以前还打算等安安初中毕业,一家人去某个地方走走看看。这样的想法,自然是生活还过得去才有。这两年大环境不好,安安又上高中,我现在的持家态度是:孩子读书是大事。现在家里除了必需的生活开支,其它暂不考虑。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自己很久没逛街买衣服鞋子了。上次逛街是与妈妈一起,给她买外套。那天妈妈生日,带她逛街看景,给她买一件可心的衣服是我这个做女儿的本分。

是的,本分。我一直恪守。为人女的本分,为人妻的本分,为人母的本分。为人的本分。想想,不论这个世界怎么变化,人性里美好、善良、慈悲、真诚的部分,都会一直在。

——我愿意是这样的人。

这样写的时候,忽然想到观音、观照。

我们这里,老人们说某个女子相貌好,会说:看,这姑娘生得一副观音相。怎么是观音相?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远古时代之初,女娲炼五色石补天,日本的天照大神出入岩户,都与文明的开始——新石器时代,文明的照形有关。

观音菩萨原始照像端然于莲花宝座之上,手里持着净瓶与杨柳枝。这会儿仔细想想,那净瓶大约是新石器时代烧制的陶器,杨柳枝有可能由稻穗转变而来,因为这更符合我们农耕的历史。

观照可以算一种智慧的修行吧!我还在很小的时候就听到“不看人对我,只看人对人”这样的话,觉得真是好极了。它在不经意间触动了我,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思考。此后,我的内心像一面镜子,清晰地观照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人。现在,我尽可能地实践一种对于现实的记录,保留自己所感知的世界。

我一直以为:我们活着,懂得感恩,始知幸福。现在是晚秋,风吹过,叶子互相触碰着,发出好听的沙沙声。而黄叶一片一片,义无反顾地回到大地的怀中,这是生命的智慧,也是生命的必然。

安安高中以来,我们每天都是五点五十钻出被窝。我们在孩子的带动下,做着勤奋的人。而孩子,也一直在默默地努力着、坚持着……

嗯,十月将尽,木叶纷纷。灰蒙蒙的天色里,留在柿子树上金灿灿、沉甸甸的果实,在起起落落,叽叽喳喳的雀子的喧闹里,安然、安静。我呼吸着晚秋的气息,将自己完完全全交给自然,心中无端升起一种释然。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