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家沟村

老家北,是叶家沟村。这是我少年时代常去之地。当年,我从叶家沟中学考入大学,故“叶家沟”这三个字,一直镌刻在我的…

老家北,是叶家沟村。这是我少年时代常去之地。当年,我从叶家沟中学考入大学,故“叶家沟”这三个字,一直镌刻在我的记忆深处。

 

随便聊聊的图片叶家沟,现有9个村民小组,千把号人,“地盘”大。从西往东数,全村有数个自然村,曰舒家湾、丫沟(皇天门)、彭家湾、叶家沟、耿家湾、漕口、黄坡、辛家湾等。这片古老的土地,七沟八梁,皆是“造山”运动中,从晏沟门或由牛头山漕口“溜出”的“土”所形成的。村北的牛头山,高耸入云,海拔1657米,形似泰山,宛若仰卧的神仙之头。山顶,有风洞,《唐书》载“吼声甚厉”。其山,又名戴笠山。

 

 

牛头山是秦岭的“一员”。据考证,6亿年前,牛头山一带为“古秦岭海”。持续的造山运动,地球印度板块向北移动,且不断地挤压,逐渐隆升,並形成秦岭——昆仑山连成一线、呈东西走向、绵延4100公里的格局。牛头山也和秦岭诸峰一起,露出了各自的雄姿。这,大约是在2.1亿年前。论其“出生”年代,秦岭当之无愧是姐,而昆仑山哩,则是妹。

 

 

以叶、辛、彭、舒、耿、方、曹、张、李诸姓为主要姓氏的叶家沟村,其诸姓先祖,恐系明、清时“两湖填川陕”“湖广填川陕”,或“四川填陕南”,皆由异地为生计,而迁居于斯。漫漫数百载,历朝历代的先民垦荒造田、发展农业,付出了血与汗、拼搏与奉献。那坡坡岭岭的梯田与梯地,以及凿成的老井,建成的陂塘,盘在院坝里的石磨与碾盘,无不见证着他们的艰辛与付出。近世,汉中的“红旗渠”水利工程——板凳堰,于1961年通水,渠堰自西向东,逶迤横贯于村北牛头山腰;上世纪七十年代,石门水库西干渠的水,自东向西流淌,曲折而穿越该村的南部,直抵史寨村北东沟水库;西干渠华阳河渡漕高悬河之上,是叶家沟村内的标志性工程;渠坎拓宽,现已铺设水泥硬化路,成为叶家沟村中的主干道;〇一二基地群峰机械厂一小部分厂区占用的是该村的土地,这也算是该村为国防工业做出的一个贡献吧!

海上钢琴师:

 

该村拥有牛头山“富庶”的南坡。南坡,曾办有桔园和药场;这些年,通过植树造林,除几个石头山头外,漫山是郁郁青青的松树,是一人高的野草,宛如一片绿色世界。坡梁上,梯田层层,是历代村民“创造”的杰作;梯田里,夏季植有水稻,秋、冬季遍布小麦或油菜。这里盛产白米(稻米)细面(麦面),又长五谷杂粮,尤以盛产薯类为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民房皆土墙房,厨房多草屋或“偏厦”,如今,随处可见小高楼、小洋楼。村支书辛荣,是位立过功、戍边西藏玉麦的解放军退伍兵,曾和“爱国守边”精神传承人卓嘎一同守过边。听他讲,精准扶贫这几年,全村变化最大。当下,水泥路实现通组(村民小组)、入户(大部分户),“两不愁”(吃、穿)“三保障”(住房安全、基本医疗、教育普及)各项考核指标达到了要求。当下,该村正在实施新一轮的乡村振兴战略。

 

特别吃苦耐劳,特别好学上进,是这里的人的精神写照。昔日,这一带是“下雨出门一腿泥”的瘠薄之地,如今却是出人才的高地。从这里,成长了一批种养业大户和经商、办厂名人,如张存海的继光食品厂、辛贵的蓝鹰加油站,在当地久享盛誉;辛帆的养殖项目,今已呈现出规模化的雏型,产业做得风生水起。这一带,瓦工、木工等手艺人多,小包工头多,舒家湾的“木匠队”、张金录的木匠手艺,黄坡的张新华(78级叶家沟中学高中毕业生),遐迩闻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担任过村(大队)支书或大队长的舒洪润、曹义等,在引导村民抬田造地、兴修水利、修路、办学校等事业上做出了贡献;继任支书彭存生、辛荣等,为精准扶贫、乡村振兴事业付出了心血。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这些年,涌现了一批名人,如上世纪八十年代曾任高潮区委书记的彭雪峰等;也走出了大批的大中专生和特长生,这批人后来都成为领军一方的名人,如陕西歌唱家沙莎等。当地媒体界的叶剑飞,教育界的舒哲、辛中元、张龙会、张立强、彭浩(军龙),卫生界的张中海,金融界的李存得,水利界的辛永福,在当地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在政界担任市、县局、委局长、书记、党组书记的有舒拓、张明轩、辛琪、张明生、耿俊明等。

 

在叶家沟村“辖区”内,有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牛头寺。牛头寺古称崇庆寺,由唐贞观年间法融禅师所建。建筑雄伟,为三进大院,幽静清雅。唐、宋时,该寺与今南郑县的乾明院(乾明寺)齐名,有剑门(四川)以北,“惟牛头寺与此(乾明院)为胜”之一说。寺内碑碣甚多,系历代名人所留书法与诗文作品。清《褒城县志》辑有北宋苏轼《谒明上高僧》一诗,云“一轴金刚一炷香,雪眉双鬓任苍苍。去传熊耳西来印,归葺牛头旧住房。风静水声喧竹坞,夜深云气湿龙床。迷途尽欲倡开悟,何事年来厌上堂。”据笔者考证,此诗系1056年苏轼在牛头寺歇宿后所写。时苏询带着苏轼、苏辙,父子仨由四川家乡出发,赴开封赶考。途经褒城县褒斜道前,在牛头寺歇宿,请“雪眉”“双鬓染霜”的明上老僧为苏轼赶考“开悟”“指点迷津”。苏轼此次赴京考试,主考官是欧阳修。试卷是密封的,阅卷时看不到名字,而欧阳修判卷时读了苏轼的考试作文,惊叹不已。他以为是自己的弟子曾巩所写的,因曾巩此次也在参加考试。为避嫌,欧阳修把这份应得第一名的试卷判分为第二名。即使如此,苏轼还是中了,考中了进士。牛头寺还留有明张良知《咏牛头寺》一诗,很是有名,诗云:“金刹幽深倚碧峰,烟霞盘郁万年松。幡幢悬绮诸天近,花雾飞香宝阁重。洞锁丹云封旧藓,泉通灵液卧潜龙。老僧剩说前朝迹,遥听松林送暮钟。”牛头寺这份厚重的人文积淀,为叶家沟村增色不少,也为这里今后发展宗教文化旅游产业奠定了前提。

 

 

风水宝地的叶家沟村,当下道路四通八达,漂亮的民居闲置较多,且这里山地、旱地、耕地多,加之具有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故这里宜居、宜游、宜发展庭院经济和养殖、种植业。相信未来的叶家沟,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