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日记

上午,忙着给孩子们补习。嗯,我很享受与孩子们一起学习。我总觉得,在教他们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提升自己、充实自己…

上午,忙着给孩子们补习。嗯,我很享受与孩子们一起学习。我总觉得,在教他们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提升自己、充实自己。

下午二点半,一家人把安安送到跳舞的地方后,我再与芷涵去逛街——给她买了一身新衣。是我经常去的店子,有点小贵。

随便聊聊的图片

安安今天跳舞的时间有点长,我们自然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期间,给她电话,她不接,下课后解释,说音乐声很大,根本听不见。我其实也想到了,但还是各种担心。

后来,看见培训机构里的小朋友们陆陆续续的出来,惟独不见像他们那样大的孩子,心里免不了胡思乱想,再也坐不住,带着芷涵上楼,找了个遍,根本没有,越发担心。那时心里仿佛是漫无边际的泥沼,不知往哪里下脚,往哪里去找她。好在就在这时,她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她下课了。原来,是我们搞错了地方,虽然是一样的名字(中间她告诉我们转了地方),但根本搭界。

她站在路边等我们,白衣、蓝裤,春天的树苗一样。我在车上老远就看见她,心一下子就安稳了。等她上车后问她怎么又到这里来了,她告诉我们,因为先去的地方人家还在排练,要等一个小时后才能结束,所以他们的社长带着他们一起到这边了。又说他们平时只练动作,根本没时间排队形,这次好不容易放了假,所以趁机好好排练一次,这样练的时间就久了一些。

“期中考试后我们学校举行运动会,到时候我们要表演的。”她郑重地说。

一天半的假期,半天就这样没了。

中午包饺子,一人一大碗,吃了个够。

早上还买了猪蹄与莲藕,明天一早起来炖上。

每次安安放月假,感觉我的票子就像水一样,哗哗地,直往外流。

芷涵带回来的卡买了两袋大米,分给妈妈一袋。妈妈自然是开心的,说沾了孙伢的光。

回来已是黄昏。晚风有些凉,晕黄的光线很柔和,有一种温吞吞的感觉。赶着煮饭,炒菜,一家人围着吃饭,说话,岁月静好的模样。

洗澡、洗衣服、拖地,在上楼之前把芒果的皮削好,切块,放在大白瓷碗里端上搂,面前,水果的甜香不绝如缕。

在一楼与二楼中间,透过楼梯的玻璃窗,看见明净的月亮挂在人家的屋顶,一两点银色的星星镶嵌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再拐弯上二楼,月亮一晃不见了,星星也不见了。此时,电视的声音响起,他们说话的声音响起,一种莫名的安定,在我心里,像草叶上的露珠一般闪烁其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