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美丽的邂逅

透过玻璃窗的阳光落在《枕草子》上。 电脑开机很慢。等它开机的这一小会儿,我爱随意翻书,这个时候,《枕草子》闲散…

透过玻璃窗的阳光落在《枕草子》上。

电脑开机很慢。等它开机的这一小会儿,我爱随意翻书,这个时候,《枕草子》闲散、随意的文字就很是契合了。

想起前两天梅子问我可有推荐的书,说想给女儿推荐几本好书看,我想了想,又说了《枕草子》与《徒然草》的名字。这两本书我时时翻阅,觉得适合我读。我对她说,孩子不一定喜欢,每个年龄段爱看的文字不一样,关注点也不一样。

随便聊聊的图片

这里说“又”,是因为我在文字里多次说到《枕草子》与《徒然草》。我也非常喜欢这两本书的名字,里面都有“草”。我的女儿的名字里的“芷”,白芷的芷,香草名,我喜欢。

百度里,对“白芷”是这样解释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粗大;茎叶有细毛,夏天开白色小花,果实椭圆形。根可入药。简称“芷”。

二.清晨,美丽的邂逅

天还没有大亮,一个人在瓦池河公园跑步。露气很重,若有若无的秋草的气息很为雾气所湿润了。

天色渐渐大亮,看见草地上的露水亮晶晶的,很有光泽。我想拍下来,又想,手机拍照是无论如何也拍不出露珠的美的。

后来,额头满是汗珠,能感受到后背渗出的汗,不禁放慢脚步,看瘦瘦的瓦池河。

“加油!”

一个声音传来。我收回目光,只见一个穿着绿衣的女人正冲我笑,她节奏很好,均匀地摆动着双臂。我也笑笑,扬起一只手,算是与她打过招呼,在她后面跟着又跑了起来。

女人后来朝更远的地方跑去。这时候,她矫健的身姿与好听的一声“加油”美丽得恍若梦幻。那是我很久未见甚至想所未想的另一种美丽的邂逅。

——一如她和明亮的早晨浑融一体,如十月末的时节,橘树的叶子浓青,橘子金黄地挂着,古老的太阳光流泻……

三.人家门前

人家门前,年轻的妇人坐在矮凳上择菜。她的旁边,约摸两岁的孩子蹲在菜棵前,两只手扒拉着那堆青菜,忙得不亦乐乎。妇人说着要孩子一边玩去的话,一边去扒开他的手,想拿过他扯得乱七八糟的菜叶。

孩子哇地大哭,妇人只好松开他的手。孩子不再哭,又一门心思地扯那些菜叶子。

“宝宝好能干,是不是帮妈妈择菜了去做饭呀?”

孩子仰起脸看了下,没作声。

“妈妈最最喜欢你。”

孩子再次仰起脸,又看了看,这次,他笑了。他站起来,转身趴到妇人背上,又用刚扯过菜叶子的手去摸妇人的脸庞,咯咯地笑。

“我也喜欢你。”他歪着头在妇人耳边说。

“多喜欢?”

“嗯……”他不知怎说才好,只从妇人背上滑下来,站好,把双手尽力摊开,还不够,又往背后划过去,做无限大的样子,大声叫:“很喜欢很喜欢。”

“真乖!”妇人很满意地笑,“你好小好小的时候,要搂着妈妈才肯睡觉,睡着了还在床上打滚,醒了就啃自己的小脚(说啃小脚的时候妇人指了指他的脚),还在床上尿尿。你看,你现在这么大了,还可以帮妈妈干活了,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那你能帮妈妈把那个洗菜的盆拿过来吗?”妇人朝不远处的红盆子努努嘴。

孩子摇摇摆摆地走了过去。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