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局

这是《剑心清影》第15段。   胥灵灵话音刚落,随即又起身而至,但这次她来得太快,我与楚茹素尚未集中…

这是《剑心清影》第15段。

 

胥灵灵话音刚落,随即又起身而至,但这次她来得太快,我与楚茹素尚未集中注意力,胥灵灵已经来到眼前,等我们意识她不知羞耻又来进攻时,已经都被她点了穴道,全身已经不能动弹。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量,竟然一手提起我们一个,越过喧嚷的人群,飞身上了湖边柳树之上,踏着弱柳,飞奔般离开了武林大会场地。

不过一刻钟,她从柳树上下来,把我们扔到地上,我们跌处,已经是静怡等灵飞宫众女弟子之前。此时却听远处炮响,人声鼎沸,看来潞公子策划很久的武林大会,终究没有算过他哥哥的人。而我跟姐姐也没逃过灵飞宫的追杀,不禁暗自气恼。

忽然想到,胥灵灵答应过刘天裕,会放了楚茹素姐姐的。想到这点,又不觉感到喜悦。大概在这世界上,自己的生死原不是重要的,若是姐姐能得到保全,自己的生与死又有什么了不起呢。

胥灵灵扔下我们,静怡等人早给她送上茶杯,她喝了茶,又走过来解了我们的穴道,大出意外,不知她有何用意?我与姐姐都抖动了一阵,身上麻麻的感觉才渐渐消去,但武功似乎还不能恢复。我看自己能活动了,便呸了一口,骂道:

“胥灵灵,你好不要脸,自己打败了,趁我们不备,抓了我们,这算什么本事?”

胥灵灵听了我的话,并不恼,只是哼了一声,转过身去,并不看我们。忽然一挥手,说道:“在她们两个脸上,各划四刀。”

一听此言,我更加怒了:“胥灵灵,你现在仗着人多势众,欺负我们两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我们再打啊!”

“就凭你们两个这点微末本领,跟我打还差得远。”

“我们刚才不是打败你了?你怎么抵赖?”

“那根本不算打败,你们根本都没有伤到我,怎么算是打败,反而是我一出手,就把你们两个同时抓了,谁胜谁强,不是很清楚吗?”

“哼,你那是诡计,是狡诈。被你这恶人抓了,多说无益,要划就划。不就是毁容吗?”此刻我觉得死都不算什么,既然死,死前受些折磨,大概也是无可奈何了。还有一点,我自来生在农家,后来跟师父在华山学艺,并没有觉得容貌有何重要,因此能说出这些放达之语。

我的话刚说完,却听楚茹素姐姐道:“慢着,胥灵灵你到底要怎样?我与妹妹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如此穷追不舍?你在武林之中,虽算不上一代英杰,但是一等一的高手,却跟我们两个晚辈过不去,不觉得有失身份吗?”

“你这话倒说得有些意思,不像苏昕笨得不会说话。”胥灵灵转过身来,又道:“你说我为何要抓你两人?”

“晚辈愚鲁,请胥宫主明示。”楚茹素接过胥灵灵的话说道。

“我抓你们出来,自然是为了放你们一条生路。”

“放我们怎么还要划破我们的脸?这般羞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抢过胥灵灵的话,反驳她的虚伪言辞。

“我不划破你们的脸,你们以后行走江湖,肯定被所谓的名门正派怀疑你们投靠了我灵飞宫,不然怎么能安然无恙而归?”

听了胥灵灵的话,我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接她的话。我虽然不以名门正派为然,但若是以后还在江湖之中,若是被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为难,自是难以立足的。

“胥宫主好心,怎么不为我们姐妹指示一条更好的路呢?”姐姐看我语塞,接过胥灵灵的话。

“我能给你们的好处,自然就是投靠我灵飞宫,做我的弟子,便再也不会有人与你们为难了。这不是极大的好路?”

“呸,这算什么好路?这还不是被名门正派追杀?”听了胥灵灵的话,我又恼了。

“苏昕,怎么跟你师父一样脾气?”胥灵灵这句话说得,既像责备,又像劝解,语气少了娇柔之气,倒十足的温柔,听得我打了一个冷颤,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我并不知道这话又该怎么接下去。想来我们华山派就是这样耿直快语,据说北方女侠爽快,南方女侠娇柔,这点倒不假。可在这样的场合,说我的脾气与我师父相似,我只是觉得给师父丢脸,若不是我的武功差,也不至于有今天的下场。

“你跟我师父很熟吗?你怎么知道她是怎样的脾气?”我问道。

……

胥灵灵忽然不说话了,走到亭子里坐下来,喝了一口茶。看得出她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难看到何种程度呢?我觉得她随时都会杀了我们。难道?她与我师父有什么深仇大恨?江湖中的事我知道的固然不多,但那些曾经为了情啊、爱啊而反目成仇,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你见到师父了吗?”楚茹素忽然问我。

“没有。潞公子说她会来参加武林大会,所以我留了下来,结果师父没来,我倒陷入危险之中。好在你来了,我们见面胜过见师父了。”

“你说什么话呢?我们固然姐妹情深,但师父情深要远比姐妹情深重要啊。”楚茹素这句话说得甚是动情。

“姐姐你呢?你见到师父了?告诉他灵飞宫的阴谋了吗?”我急切地问。

楚茹素点了点头。

“哼,我们灵飞宫能有什么阴谋?”一旁的静怡听到我们说话,不满地辩驳。

“怎么没有阴谋?上次你们围攻洞庭八杰时不是跟刘天裕说要灭了衡山派吗?”揭开灵飞宫的邪恶动机,我感到非常快意,想来静怡也没什么好辩驳的。

“昕妹,不要理她。”楚茹素拉了我一下,我哼了一声。

静怡瞪了瞪眼睛,果然不说话,不过倒是举起了手中的匕首,朗声说道:“宫主,现在就划破她们的狗脸吗?”

静怡看起来挺美挺善良,怎么心地如此歹毒?一言不合就要划破我们的脸,比起蛇蝎还要狠毒,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想到这里,我倒是想起刚才胥灵灵说我的脾气与师父很像,难道耳濡目染,自己已经很像师父,而自己竟然没有觉察吗?

胥灵灵并不答静怡的话,她像陷入了沉思之中,一种关于过去的沉思。静怡尴尬地举着匕首,不知道是收起来好还是直接划我们的脸好,我朝她做了一个鬼脸,嘲笑她,她看见我得意的样子,狠狠地瞪着我,差不多真有毁容、剖皮的冲动了。

楚茹素又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不要惹事,也不要说话。楚茹素也不说话,低下了头。可我好久没有见过姐姐了,心头有很多话想说,有些话当着这么多人面不好问,比如她是怎么知道华山派与衡山派的剑法可以配合的?我也想把自己发现的过程讲给她听,我都憋了很久了,之前跟云朵儿也不敢说。

忽然想到云朵儿,不知道她躲到哪里了?她救过我的命,我很感激她,虽然今天她早早扔下我们,但我还是很担心她。毕竟她可能只是听从她师兄的命令,不敢直接来找我一起离开。也都怪我听从童梦薇,云朵儿便是有心救我也无计可施。

不知道童梦薇是否躲得过这场浩劫?远处炮声震震,不知道这个江湖是不是这次就毁掉了。想到这些名门正派,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虽不至于灭门灭派,但各派掌门一死,元气大伤是不免的。看来当今皇帝早已经算计好了。

是了,刘天裕之所以与灵飞宫里应外合,不过是借助她的势力来牵制武林各大门派,刘天裕则趁机布置锦衣卫、禁军来剿灭各大门派。师父之所以没来,当是早已经算计周全。这场武林浩劫竟然被我华山派躲过去了,师父真有先见之明呀。

这些事现在想清楚了,可是自己已经成了老虎的盘中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想到这里,又不禁叹了口气。

姐姐看着我,忽然道:“你怕不怕死?”

“不怕!”我斩钉截铁地说。

“哦,”旁边的静怡听了之后,看了我们一眼。

“我也不怕。我的父母早就死了,我本来活着是为了给他们报仇,可我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却连人家手指头都伤不到,想来这世间的仇恨,有的能报,有的是无论如何都报不了。我的血海深仇大概就是无论如何都报不了。既然仇恨不能报,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所以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从此清净。”楚茹素低声说道。

不知道她这些天都经历了什么,或许也跟我一样,不断陷入危险之中,人在江湖之中,哪有那么多金光闪闪的侠客生涯,大部分都是像我们这样处处在危机之中,随时都可能被人杀死吧。以前读了不少侠客故事,那些主角是英雄,总是能活下去,可是一些配角,很快就死了。我大概就是给别人故事做配角的。

想到这里,我说:“若说死,我自不怕死的。曹家的血海深仇虽然没报,但我曾经一剑刺伤过曹思云,不过不是致命的伤。”

“你怎么会遇到曹思云?”

“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初来南京,人生地不熟,意外认识了名妓马湘兰。”

“马湘兰?是何样人物?”楚茹素问道。

静怡在旁撇撇嘴,说道:“都说了是名妓,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了。苏昕结识的都是这些污七八糟的人物,果然是人以类聚。”

我知道她的话里都是嘲讽之意,不过这时候也并不在意,何况在我的心里马湘兰并非什么说不得的人物,她人美心地善良,又多才多艺,因此说道:“人物自然不是狠毒的人物,她不会武功,只会弹琴唱曲,美若天仙,不像灵飞宫的人个个穷神恶煞一般。”

楚茹素姐姐知道我在嘲讽灵飞宫,又拉了我一把。

静怡听了我的话,又朗声道:“宫主,苏昕这小丫头舌头太长,要不切一块下来吧?”

她这次倒真惊醒了胥灵灵一般,胥灵灵回过神来,说道:“那就切一块吧,看她还敢不敢乱说话。”

“是。”静怡听了胥灵灵的话,赶紧兴高采烈地领旨,举着匕首就过来了。楚茹素身子向前一挡,说道:“静怡姑娘,你怎么如此狠毒?大家都是一般女子,为何一定要为恶害人呢?”

“都说我是坏人了,我不害几个,倒显得我没有本事。”

“你有什么本事?接连是我们手下败将,现在借着胥宫主的手段来伤害我们,公报私仇,不服可以再比武。”我想用激将法,让她退一步跟我们比武,这样我们也有一线生机。

“哈哈,苏昕你这点小滑头有什么用?你用激将法我就上当了?你已经落到我们手里,还用比试武功费二遍事,当我们傻吗?”静怡一把拉开楚茹素,刀子向我割来。

这时楚茹素却回手一把拉住静怡的手腕,施展擒拿手,震落静怡手中的匕首,随后一掌推向静怡。我们刚才都被胥灵灵点了穴道,固然被胥灵灵解开,但她点的穴道解开之后仍然全身麻麻的,并没有完全恢复。此刻却见楚茹素身手灵活,并不像我仍感全身不够畅快。

显然,楚茹素这一出手,也让静怡颇感意外,她急忙回身,已经使出一路轻飘迅疾的掌法来。这路掌法虽然用得不像胥灵灵那么纯熟,但起落勾转,都是干脆利落,而且她游走的步伐也已相当快捷,显然不在我的华山掌之下。我们以前只用剑交过手,现在剑都被她们的人收了去,单是过掌,倒也并不怕她。

楚茹素向右躲闪之时,我从左侧夹攻静怡,可是我的穴道解后尚感麻麻的,出拳出掌都没法尽心尽力,用不到恰到好处,已经如强弩之末。却听静怡呼啸一声,人忽然窜起,落在我的后面,她知道我尚不能对敌,把我当成迎战姐姐的挡箭牌,亏她想得出。我急忙转身出掌,但却被静怡一把抓住手腕,向下用力一拖,随即又向上一甩,我虽有防备,奈何力气使不出来,竟被她轻轻拽起,甩向一旁,整个人摔到地上,非常狼狈。

我在地上一看,静怡双足提起,向前一冲,出拳攻向楚茹素。以前我虽然也跟楚茹素学过衡山拳法,但感到衡山拳法的妙处大不及华山掌,因此没有怎么用心。此前与楚茹素出生入死之际,都是能用剑则用剑,徒手交手,还未曾见过,因此没有见过楚茹素用衡山拳法对敌。现在看她的拳法用得却是刚健有力,全不似女子所习,这类拳法当重力道,但女子力道孱弱,用这类耗内力的拳法,走几路便没有后劲了。而且这类拳法稳健,靠的是下盘平稳,女子即使再用心研习,也不会占有优势。

果然,看楚茹素周转了十来个回合,已经感到劲道不及刚才。想刚才她一出手震掉匕首,自是大力使出,才有这般效果。但现在她的招式越来越滞涩,而静怡仍旧如游龙一般,潇洒自由,连续出掌,宛如连弩。我帮不上忙,只能喊一句:“姐姐小心!”

静怡已经占了上风,可她却越来越沉稳,竟然没有一点焦躁傲慢情绪,而且沉稳之中带着一股阴毒之气,这大概就是灵飞宫武功的特点了。正是这阴毒之气越来越重,她的掌风也越来越凶狠。我坐在地上看她两人抵挡格斗,不停地呼喝叫喊,越来越为楚茹素姐姐担心。但我觉得自己始终都没有恢复过来。胥灵灵的点穴功夫真是了得。

我得想办法帮助姐姐。有什么办法呢?有了,我大声说道:

“静怡,你的功夫已经得了胥宫主的真传,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静怡一边打一边接话,显然有了好奇心。

“只可惜你并没有领悟这门功夫的诀窍。”

“你没有学过这门功夫,怎么知道它的诀窍?胡言乱语。”静怡说话之时,手脚分神乏术,都自然慢下来,如此一来,楚茹素就会有更多机会沉着应对。

“旁观者清,这道理你不懂?”

“那你说说看?”

“上次你们六个人布阵,虽是剑阵,但是步法与你现在一个人用是一样的。”

“这是一套可分可合的功夫。步法上自然有些独特的考究。”

“问题就出在这里。”

“哦?这能有什么问题?”

“问题可大了……”我停下来,叹了口气:“我还是不要说的好了,我们两个人马上都要做你们刀下鬼了,现在还讨论你们武功的弱点,还助纣为虐,呵呵。我还是不要说了。”

“助纣为虐?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你们有什么本事参透我派武功精髓。说吧,如果你说对了,说不上我师父饶了你们。”

“你说的又不算数。算了,我说吧,帮你们提高提高,当我死前积善。”我虽然与静怡说话,但楚茹素与她对拳始终也只是平手,但较之前有了一些应对机会。若是比剑,楚茹素不会亏差静怡的,但楚茹素怎么会学这么一套古怪拳法呢。想到这里,我说道:

“天下的武功,都是便利于功夫开创者的,她是为功夫开创者量身定做,这人有力气,就会在功夫之中加上更多劲道、内力;若是这个人轻功了得,则会在功夫上多设置一些腾挪飞跃;若是这个人性子慢腾腾的,则会把功夫设计成不紧不慢的样子。”

我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们想想当年张三丰开创太极剑、太极拳,若不是当时他人已百岁,怎么会把拳和剑使得这么慢?后来的人只以为这太极剑、太极拳,要在慢中体会,而不知道那是张三丰身体如此,他要快起来,一时一刻没有问题,但要打个几个时辰就不行了。但一个青年人要是用起太极拳、太极剑,势必要克制自己的速度,这样一来,心神都受到压制,心态就要变成一个老人了,才能正常使出来。”

我绕来绕去讲了一大段,静怡听得甚是仔细。但我始终不说灵飞宫武功的问题,她听了一会儿很不满意:“你说的这些都是些武学常识,与我门武功有何干系?”

“我在说这个道理。你们的武功开创者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女性,她尽量将女性身体优势用到武学之中,比如轻巧、腾跃,诸如此类,比起那些靠力量而显得笨拙的男性武学,有非常大的优势。”

“这还用你说,灵飞宫都是女性,武学当然是汇集女性优势而成。”静怡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我在这里绕弯子了,这时她出招又变得快起来。显然她觉得我说的都是废话,不必花心思听,因此手脚又都有了速度。

“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其二是什么?”

“其二就是这门武功,最初不是开创者自己用,而是给她的两名侍女用的,因此武学上虽然汇聚了女性优势,但开创祖师考虑的主要是这两位侍女的身体和领悟的才能。”

“真是一派胡言,你怎么知道我派武功的渊源?我门武功是师父,也就是胥宫主自己领悟开创的。”

“哈哈,你们都被她骗了吧,她哪有这样的本事。这门武功虽然经胥灵灵做了修改和调整,但是它的根本招式是紫衣神功,应该不会有错吧?胥宫主你说呢?”

这时胥宫主从亭子里走出来,听到我的话,微微点头,说道:“不错,你再说下去。”

胥灵灵这一答话使静怡大惊,动作微有破绽,被楚茹素一掌打到胸口。楚茹素本来是力量型的拳法,但她缠斗这么久,早已经没有了精气神儿,虽然打中静怡,却毫无威慑,静怡嘿嘿冷笑两声,反而加快速度攻击,楚茹素更加被动了。

胥灵灵不制止静怡,我只能继续说下去,只要我说话,静怡不可能不慢下来听:“你们开派祖师呢,有两个侍女,当时两位侍女年龄不大,身材不高,但聪明灵慧,才华出众,放在当今,也是武学奇才了。你们祖师只希望两人相亲相爱,因此开创了一门需要两个人协同修习的武功。因此这门武功,在两个人用的时候,步法和节奏都是最佳的,一个人就会慌乱,便是胥宫主本人,或许也不会反对吧?”

“本派武功确实如此。”胥灵灵微微一笑,她这一笑让我感到毛骨悚然,不会因为我说破她们武功的特点,她会先除掉我吧?

“同样,你们的剑阵增加人数,滥竽充数,不过是因为弟子虽多,能够领悟武学真谛的人却少见,所以剑阵补才学不足,但步法更加容易不协调。胥宫主虽然用心修改招式,但根基如此,恐怕终难改变。”

我正说话间,忽然一个黑影闪过,立刻制止了楚茹素与静怡过招,速度之快,真是难以形容,像我一溜神之际就停下来了。

制止楚茹素与静怡的是刘天裕。本来他出现我应该很惊讶的,但是想到他与灵飞宫串通一气,今天要围剿武林各大门派,便不觉得如何惊讶了。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