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橘乡花果山

10月30日,一行二人从市中心广场驱车从316国道宝鸡方向,去褒河花果山摘橘,看到路牌后,右拐244国道沿伟志…

10月30日,一行二人从市中心广场驱车从316国道宝鸡方向,去褒河花果山摘橘,看到路牌后,右拐244国道沿伟志大道进浅山丘陵地带徒步爬山而行。

 

晨晖照耀下,远山轮廓清晰起来,远远看见山腰处一座高峻耸云的黄色球型大橘子雕像,看到这座地标性雕塑就到了汉中著名的橘乡——花果山。东临哑姑山,西临褒河古镇。

 

随便聊聊的图片

白墙红瓦的村舍掩映其中,岭上农舍星罗棋布,顺沿山势蜿蜒盘旋村庄小街两侧,住着一户户炊烟袅袅的烟火人家。行进村中,最醒目是墙面彩绘着栩栩如生卡通动漫图案,是村里最精美的文化景观长廊,让人目不暇接,既有传统文化的圣贤典故,也有现代乡村新事物。其画面有春牛耕田、万马奔腾、新农人、庄稼、房舍、池塘等。用乡愁元素全面展示新农村,新风貌,画质色彩鲜艳,其乡土气息浓郁,画面逼真。打造橘文化,以橘为邻,以橘为魂,以橘为媒,以橘化文,家家农家乐,户户甘橘园。当地橘农们打造出果乡旅游景点村,成为汉中响当当的一张名片,旅游业榜上有名。

 

这里偶尔有鸡鸣山野,狗吠客友惊叶黄深秋时,山里人家采橘忙。邻家少妇问何去,门前小溪绕田塘的美景。手机里装下一帧帧欣欣向荣新景象,眼中处处充满着热闹与繁华,将一切美好尽收囊中。

 

这里是传说中的汉家世外桃源。清风、暖阳、鸟鸣、菊香、山腰人语,惬意无比。金灿灿的野菊花在暖阳依然展示迷人的微笑,在秋风中摇曳着美丽多情的身姿,小溪潺潺中忘记季节变化,已是深秋时分,灿烂若曦,花开有梦!……不一会,我们直奔云顶花园,身后就是巨型橘子雕塑,对面山梁风力发电桅杆上,白色风叶不停旋转出光明舞姿!一边是葱绿如海的橘园,一边是一两棵光秃秃的秋树,其枝丫漫展晴空,独特而悲怆造型,映衬出一幅秋天水墨画,既是春,又是秋。汉中秋意很独特,有时也很朦胧,有时很清澈,不乏一草一木,可称得上是泾渭分明。

 

清凉空气中透一股久违了的菊香。万里无云,秋阳不燥,温暖如春!与友人行进半山腰时,涵梅说:“你看,晚秋信使!”突然,一排排大雁列队在我眼中飞翔而过,黑色锃亮的翅膀在阳光下闪耀金光,他们挥舞着长长的翅膀,排兵布阵去远征。摆成“人”字形排成长长战队飞向南方。她们带走了我笔下的诗行,在浩瀚无垠的天空中书写最美的远方。南归是他们终极梦想。好多年没有见过大雁南飞之壮阔远航,它们更添秋意离殇,目送远去雁阵,让人感慨万千惆怅。

 

汉中的秋天,花果山最具代表性。一树桃树红叶艳,一树杨树的黄叶亮,争夺秋容。卯梁沟壑,一片片翠绿欲滴的橘园,结满了金蛋元宝,果繁压枝垂,一串串金蛋,一串串希望,一串串梦想,你拥我挤争宠人间。一道葱岭苍茫,就像是缠秦岭身上的金腰带,满怀清风追月之梦!

 

图片

站在花果山巨型橘子雕像处,汉中盆地,一览无余。纵观地貌,不仅有平原、土台原、丘陵、大山纵横交错。这里山川地貌集于一身的风水宝地。一条狭谷就有一条小溪,盛产大米、油菜、小麦。山地种橘,水田种稻。沟壑山梁随处可见一年四季青绿如柏的橘园。阡陌深处绿树,红叶,黄叶交织成五彩斑斓一幅秋天水彩画。这里不仅水溪丰沛、地理生态多样性,更具厚重人文历史,是汉人发祥地之一。

 

友人说:你看美丽花果山,这里最适合画家写生创作,登高望远让人惊叹到:“远山,河流。背靠秦岭,南临巴山,褒河穿脚而过。属秦岭南麓余脉,其山势平缓,植被茂密,水生植物丰富。一座座拐弯抹角的房舍,乡村别墅,极具岭南风情。碧绿稻田,青绿桔园,野花小草,溪水潺潺!沟谷不深,交错纵横,平缓渐进。友人随吟到:“峡谷幽深处,静听流水声。陶翁何处在,果山多仙境。”而感慨万千。

 

这里女子犹如白白的稻粒,瘦小细长的倩影时时撞入你眼帘,有纯朴的蜀俗农家美食。有天空有灵动抹红的朱鹮鸟,有“岭南山水甲天下”的美誉,来吧!留下你的翰墨丹青,妙笔生花画千山。不负此生不负笔,不负锦绣韶华。喜画朋友可以来此写生作画,这里是不可夺多得的风水宝地。

 

因山峦士层肥厚,蕴育出一树丹枫红叶,一树银杏的黄叶,都是争夺秋容颜色。踏着铺满红色落叶的小径,寻找橘园陶翁。正值金秋,山上硕果累累,一片丰收景象。卯梁沟壑,一片一片翠绿欲滴的橘园,更有少妇们在橘园内,唱岭南山歌,欢声笑语,打闹趣笑。橘园有了佳人,也就多了田园风情。一树树结满了金蛋元宝,果繁压枝垂,一串串金蛋,一串串希望,一串串梦想,你拥我挤争宠人间。

 

下午时分,顺沿小道向南走出了村庄,只见门前溪水绕田塘,山野人家采橘忙,满山遍野皆是采橘人。随意走进一家橘园,给主人递上一支烟,和主人人攀谈起来。橘园主人姓陈,花果山村三组人,他今年55岁,与老伴一起务弄橘园,他说本村陈姓人家具多。他的两个儿子在汉中市里经商,一个做油漆工,一个做铝合金门窗。亦农亦商,是现代社会最合理的家庭结构。听说我来采风,笑嘻嘻地说:地里果子随便吃,看上那个摘那个,看着皮薄肉多黄橘,惹的人谗涎欲滴几回。友人涵梅便顺手摘了一个橘子,剥开即食,唇齿留香,蜜汁从嘴角流下。她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地说到:“橘含糖真高,不酸超甜。”他说:“今年天旱,橘含糖量比往年要高。”说话时,他剪下了一大串挂满黄黄的橘子枝杆说:“这些送给你,,带回家中去吃。”便问询橘子怎么栽植,?”他说:“橘子有种苗,多半采购城固橘苗基地,树长七年才能挂果。一棵树一年结的果子多,后一年果子就结的少。橘子是个懒务作物,一年打三次药,五花开之前打一次,六月青蛋打一次,九月成熟打一次,就等霜降采橘时。十几年橘树有腐根烂枝,易生病虫害,铲除后补上新橘苗,他家橘树十年树龄正是结果时候,好像是年轻力壮青年时。”老陈幽默风趣地比喻逗乐了我。看来种橘也有大学问。

 

图片

他手拿一把剪树刀,轻巧灵敏剪果放入脚下竹筐。他采收橘子只能用剪树刀,徒手摘果会伤了橘皮,卖相不好,还不易保存。我问道:“老品种质量好,还是新品种好?”老陈转过指着身后山坡一片橘林说:“这就是老品种,橘香浓郁,囗感不错。但产量不高、销售价格贵。新品种产量高,但口感不好,价格略低。一亩三千多斤。他家六亩橘园,一年收入有五万多吧,地多人家也有七八亩,一年的收入比打工强。

 

说话间,他和老伴装满了两筐,丈夫老陈挑起橘筐,深一脚,浅一脚,慢慢上几层土台阶,一路上很稳,没掉一颗橘。橘园在沟底,挑上二筐上山腰是非常吃力的事,他说时间长就习惯了。和他抬起一筐倒进停在路边的三轮车上。拉回村里对接宝鸡或西安的果商,他们有驻村收购点。每斤1.6元大小全部收走。果商就地分捡果品,打蜡装箱,以便储存。装车运往关中地区。

 

老陈说:“他们这里山地种果,川地种稻。果林行间套种小白菜。他指着橘园边杏林、桃树、核桃林说:“我们这四一年四季都有新鲜蔬菜和水果,所以村名就叫“花果山”可惜就是没有美猴王。”你就是那美猴王。”我逗乐老陈,惹的他“哈哈哈”大笑,看得出他是发自心底笑。丰收的喜悦洋溢长满皱褶在脸上。红润脸如天边晚霞。

 

他们这不仅种植橘子和其他产业等种植红苕。这个从菲律宾来泊来品在花果山落地生根,土质酸性好,苕的口感壤沙甘绵,回味香甜。看着他们丰收幸福的笑脸,不由感叹到:“菊开时节橘生香,秋雨蒙蒙染金黄,集市有价金蛋贵,地里鲜果随便尝。橘有松柏青山志,杏黄桃红四季春。”告别老陈夫妇,拎着他赠的橘子,驱车返回住地。

 

一道道葱岭翠绿人间。橘子甜了汉江两岸,褒河千古秀,花果美名留,古村自有颜如玉,是条沟渠就有水,是个女人就漂亮的美女窝。

 

夕阳下朱鹮飞翔!远山苍茫!满山金蛋元宝灿烂若金,映入梦中,金橘化作满天繁星,点亮花果山的夜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