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得越来越重了

外婆送到三医院康复的第二天,病情就危重了。 医生说,外婆的血管老化,针插进去,液体就流到外面,已经没法输液了。…

外婆送到三医院康复的第二天,病情就危重了。
医生说,外婆的血管老化,针插进去,液体就流到外面,已经没法输液了。医生还说外婆的身体里面还有多处血栓,肺也有问题。
随便聊聊的图片
在这之前,外婆在恩泽医院住了半个月。慢慢地从毫无知觉,到眼睛睁开了,手、腿会动了,呼吸慢慢均匀了,力气一点点大起来,能把脸上的雾化器拿掉,能听懂医生叫她……
我到处问医生,网上有个医生说,外婆年龄大了,可能恢复得慢一点,估计三四个月能慢慢恢复。后期可能恢复到能自理。
我一下子又看到了希望,每天早上眼睛一睁开,就跟我妈念:“我们赶紧把外婆送去康复,不要耽误外婆康复。”
我妈说:“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啊,疫情封路,连路桥都去不了,更不用说医院了。”
熬过了突然中风发病27个小时才送到医院,熬过了手术,熬过了术后肺部感染……身体一点点在复苏。
没有想到,康复的第二天,病情就突然加重了。
图片
9月26日,我去敬老院看到外婆。外婆穿着浅灰的秋衣,盖着敬老院雪白的被子,躺在床上。她看到我,一下子就笑了,说:“琳琳来了。”
我怕她一天到晚躺着,把身体躺坏了,又没人陪她聊天。我一手摸着外婆雪白的卷发,另一只手拉着外婆,说:“外婆,起来嘛,我们去外面走走,跟楼下的阿婆说话去。”
外婆摆摆手,说自己腿痛,不想走路。

因为在敬老院的病床躺半年了,外公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想和外婆说话,外婆耳聋又听不清。
外公想回家,又回不去。想去外面走走,也出不去。他的怒气没有地方发,只能怪外婆,怪外婆同意来敬老院,弄到回不了家。
外公用拐杖把外婆的腿打伤了,外婆本来就腿痛,又被外公打了,更走不了道。这些都是阿姨告诉我的。
外公也很可怜,因为白天黑夜躺在床上,因为白天睡多了,晚上根本睡不了觉。外婆出事之后,我在监控视频里面看到,外公一晚上连一个小时都睡不了。
他睡不着,不断起夜,又弄到摔倒。为了避免他摔倒,敬老院用束缚带把他绑在床上。他实在太烦躁了,总是用手敲床的护栏,把胳膊都敲乌青了,护栏都敲松动了。敬老院又在他手上绑上防抓手套。
他被束缚带绑在在床上,没法动,唯一能动的手也被绑上了防抓手套。
外公实在没有地方发泄怒气,全都发泄在更可怜的外婆身上。
外婆仍然躺在床上,伤心地说:“你外公整天咒我,把我咒死。”
我又扭头对外公说:“外公,你怎么能咒外婆呢?!外婆对你这么好,在家的时候天天给你做饭。自己腿痛,还想着你饭没得吃。”
外公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他不承认自己打了外婆,也不承认骂了外婆。他说:“都是自己人,怎么会舍得骂呢!”

外婆中风送到医院之后,外公常常扁着嘴,说:“你外婆还在这里躺着的话,那该有多好。”
他眼睛里闪着希望的光,他说:“琳琳,我们走吧!”
我说:“外公,你要去哪里?”
他说:“我们还在这里干嘛?去外面打车,去医院看外婆。”
我说:“外婆有人照顾,你不要担心。现在有疫情,医院封起来了,你进不去的,就连我都进不去。”
他又怀疑地说:“你在骗我吧!外婆已经没有了,外婆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赶紧把手机里面,外婆的视频找出来给他看,说:“你看到没?外婆眼睛多灵活,手也会动。”

外婆输不了液的第二天,医生给外婆做了穿刺,外婆痛得直掉泪。
过去的82年,外婆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累,这么多委屈,实在不忍心再折磨她了。
我拉着我妈叮嘱:“医生如果还要给外婆切气管,你千万不要同意。外婆已经很可怜了,病也治不好了,不要再折磨她了。”

 

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救外婆,只好带我奶奶去拜佛,当地的老百姓说,只有德高望重的老人家给外婆拜佛,佛才能听得到。
奶奶在黄岩东岳庙插了十五根香,拜了十五次,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在灵香店44号,住了三十多年的妇女应领桂,今年82岁了。因为中风住院,现在住在三医院五楼23床。请佛祖保佑她,让她一天天好起来,会吃饭,会走路。”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