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窑的秋天

落叶里有一个大世界吧?瓦窑树多,落叶自然很多。可瓦窑的叶子并不黄,这让瓦窑的秋天和其他地方味道不一样。这里的秋…

落叶里有一个大世界吧?瓦窑树多,落叶自然很多。可瓦窑的叶子并不黄,这让瓦窑的秋天和其他地方味道不一样。这里的秋天,叶子多得脚底走路随处都是。叶子像积云,厚厚的,行走在秋天的瓦窑,行走在秋天的瓦窑落叶上,很多心事会缓缓展开。
瓦窑的很多落叶都是枯白的,或者黑灰的,这就少了很多美感,可瓦窑的落叶适合宣泄忧郁,那一地的叶子,能接纳所有的忧伤,无论你来自何方?瓦窑的秋天接纳所有,瓦窑的秋天可以和你不共享欢乐,但绝对能容盛你所有心事。
静卧在瓦窑的山峦,叶子纷纷落下入地归尘,这是能够埋葬烦扰的。瓦窑能宽厚包容所有,很多忧伤很痛,会让瓦窑的炊烟也散发出忧伤。也许是因为瓦窑容纳了人世间太多心事的缘故,瓦窑经常有灰蒙蒙的尘土,这些灰尘有的落进了沟壑,有的落进了寻常百姓家,生老病死的哭声五味杂陈,混合成了人间百态。

随便聊聊的图片
瓦窑本应该不染风尘的,因为有了人间烟火气,瓦窑就显得复杂了。瓦窑的鸟叫不是那么清脆,这让喜欢听鸟鸣的我常常失望,林子里行走,常常有野雉鸡受惊扰飞起,那个声音一点都不美丽。扑腾起一阵尘烟,呛人鼻息。不过,秋天瓦窑的树叶子掉落后,那些枝干却有惊悸人心魂的美,看过去,有苍凉之美,有强劲之美。

 

图片
瓦窑很多树木我都不知道名字,山是被树掩盖的,也许树就是瓦窑的铠甲,有些枝条黑黝黝的,有些枝条又白花花的。不知道在那里看见过一些油画,那些树,那些枝条可能是从瓦窑搬运过去的吧?瓦窑的梦能照进现实。

很多作画的朋友,常常从我些许的图片找见灵感,他们也书画瓦窑,可我始终难以共鸣。也许各自对艺术的理解各有侧重吧。我喜欢瓦窑的静谧,艺术家们可能更喜欢瓦窑山色的层次,瓦窑的艳丽。

瓦窑似乎任何时候都不缺绿色,那些松树、柏树在秋冬季节,依然固执的绿着,似乎昭示给天空看,瓦窑的生命底色雄厚且深重。

认知瓦窑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是在一个夏天接到命令到瓦窑村驻村帮扶的。来这里之前,瓦窑对我仅仅只是一个地方符号,只知道瓦窑是庆阳宁县湘乐镇的一个村庄。再没有任何其他概念,预想中这里肯定荒凉又贫瘠。走进了才发现,这里的贫瘠是相对的,有很多资源可以挖掘,有很多机会可以创设,瓦窑仅仅只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静寂时期而已。如果反复雕琢,这里会如同和田美玉一般发出光泽。

瓦窑几乎到处都有野酸枣,据说这是上等的好药材。秋天是成熟季,瓦窑群众几乎家家都会去捡拾。有经验的群众一天一个人可以弄五六百块钱的,当然,这样的好日子不是每一天都有的。那些零散挂在枝头没有落下的酸枣,需要棍子敲打才能落下,仿佛有某种喻示。历史上的瓦窑很穷,争气的瓦窑群众通过努力,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

 

 

 

图片
图片

我喜欢看落叶的经络,一个个没有规则,人类永远无法创设出所有叶子的经络。叶子也许都有各自的畅想,叶子也许都有各自不同的阅历和经历,经历过的某一场风,某一场雨,某一场雪未必都有相同。这像极了人生,每一枚叶子的所见,所经历,都各自不同。
图片
一场大雪能覆盖大地,可覆盖不了大树。那些树的枝条依然静穆挺立在那里。这让我常常幻想出很多奇怪的画面。有时候这些树是列队的勇士,有时候这些树就像墓碑,有时候我好像是迷乱的,我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但总有说不出的悲怆。让我生出仰望,生出敬畏。这时候如果想起树下曾经盛开过的花朵,就会心情怅茫。有些生命,它来过这世界,有些生命,仅仅只会绚烂一季。那么人呢?想及这些,我就会惶恐,总感觉时间如同弹射,过得飞快,总感觉日子不能在重复的单调中流逝。
可瓦窑的秋天确实是单调的。单调得只能听闻几声狗吠,只能听见柴扉轻叩,要碰见一个陌生的面孔都不容易。就是这些声音,也要你在安静的夜晚,用心细微听才能听见。这份寂寥常常会让我张望起四下的人生。村民张三最近情况怎么样?李四怎么样?有思考就有了鉴别,拼搏的人生不一样,际遇离合又造就了很多不同,人生确实不能够简单懂得。幸亏了瓦窑的夜并不幽黑,附近的山上都随处可见油井和天然气井,那里基本都有璀璨灯光,并且密集。这能让我的思绪延伸到更远的未来。瓦窑的夜晚几乎能照耀到未来?这些油井、气井也许能让几代瓦窑人吃上饭,至于资源之后,那不是我晓得的,这个得问星星,问月亮,问明天的太阳。

 

 

图片
想及未来,瓦窑的叶子冷冷的看着,瓦窑的山冷冷的看着,瓦窑树的影子,在月光下也会投射,像一场灵魂的问话,这不是我所能作答的。即使在梦中,答案的影子也会婆娑重叠。
如果可以凝望,此刻我们肯定一个个在对视,瓦窑的群众都在其中,各自无言。
瓦窑的神秘也许就在于其独特吧?我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年零四个月了,可要说得清楚,我还是做不到。一直在观察,我相信我是用了心在观察,可很多事情还是让我无法洞悉。瓦窑发展的密码?瓦窑特色的路?瓦窑幸福的底色?这些都在我脑海反复翻滚,有时候滚烫得彻夜难眠,有时候又激动得我大呼小叫,总之,声音会划破夜空,传递到很远的地方。

 

 

 

图片
我其实在瓦窑是很渴望一场大风的,那些稀稀拉拉残留在树上的叶子总让我有一种郁闷情绪。叶子掉了还可以来年春天在发,据说残留的叶子并不利于树木过冬。你说秋天将近结束冬天还会远吗?叶子静静看我,即使凋零入地也还这样看我,即使腐烂成泥也会这样看我。我走的脚下土地上处处都有叶子的痕迹,那些是桦树的叶子,那些是槐树的叶子,那些是榆树的叶子,我都能闻得见,即使化尘入泥。
这些落叶会一直坚持提醒我和我的朋友,你们都会从秋天走过,你们都将走进冬天。叶子有叶子的使命,人也有人的使命,并且各自不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