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轻轻吹

阴阳沟里打水坝了。富贵气踹嘘嘘跑过来和村主任万强说。激动得好像自己娶到了媳妇一样。 “早都知道,项目还是我们争…

阴阳沟里打水坝了。富贵气踹嘘嘘跑过来和村主任万强说。激动得好像自己娶到了媳妇一样。
“早都知道,项目还是我们争取的呢!”
和富贵的激动相比,万强的答复就显得太漫不经心了。修坝是好事,可修坝的工程村里的施工队没有拿上,这多少有点影响万强的心情。这得给村民多争取些利益,万强的心事还停留在这里。
去年的一场强降雨,摧毁了阴阳沟几十亩良田。阴阳沟本就可种的田地稀少。修了水坝,在来点坝上田,坝上路,那阴阳沟后山的苹果就好了,管理方便,运输方便,以后就再也不用一筐一筐往下背了。读过高中的田贵还是有见识,开始筹划起以后的好日子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富贵已经快30岁了,娶婆娘的事成了全村的大事,这孩子自小没有娘,是个憨厚实诚娃,村里人都喜欢。因为家里穷,说了很多亲事,都告吹了。不过孩子很有心气,憋着劲在阴阳沟后面的荒坡地里种苹果,种金银花,规模已经不小了。这沟里有个坝,坝里有了水,水再抽上去灌溉一下苹果,灌溉一下金银花,那产量和收益能节节攀高呀!富贵的心里已经在规划幸福的未来了。也许,将来还有一个漂亮的苹果姑娘和他一起伺弄这些果园。富贵想着美事,有点兴奋失眠了,哼唱起了婚礼进行曲,和着月光,好像要邀月举杯共庆好时光。

 

这个夜晚和富贵一样失眠的还有村里的李刚,李刚运营着一台挖掘机,近几年揽活比较少,今天和阴阳沟打坝的项目负责人已经谈好了,土方的工程甩包给他。李刚粗略算了一下,一个月下来能赚过四五万。水利上的活,付款都干撒,根据进度能及时到账的。李刚这些年可没有少吃欠账的亏,抽屉里还放着一堆白条,活干了,没有钱,天天孙子似的催账成了他的日常。想到这,他有点憋屈了,贷款买的机器,光利息一年就不少,眼睁睁看着银行的欠款,他着急又无奈。不过这下好了,阴阳沟打坝了,他能干个几个月。这些很能缓解问题,国家给基层民生项目能多投资些该多好啊。一直关注工程项目的他,有点庆幸工程落户阴阳沟。睡不着的他拿起了家里的酒,呡了几口,好事情是应该庆祝一下的。

 

 

 

 

与此同时,镇上馆子里,万强和打坝工程的几个负责同志在一起吃饭。因为打坝,要牵扯很多事,征占土地问题,重载车辆通行问题,这些事都要万强他们几个村干部好好配合。工程负责的人很客气的敬酒,和谐的气氛让人感觉他们好像已经很熟悉了。农村工作,有时候几杯酒确实管用,能拉进很多距离,能增加很多感情。万强是熟悉这里面门道的。今天的这饭就吃得很讲究,工程负责人几次三番约请,他和几个村干部才过来的,这就是酒局中的势。吃饭点餐也很讲究,不能违背纪律,简简单单,开场就说得很清楚,今天吃饭是衔接工作餐,不能超标准,喝酒就喝村里自酿的包谷酒。几番说辞下来,让工程负责人很感慨,这些村干部都是讲究人呀!

 

 

接下来的洽谈就顺畅了很多。万强希望工程尽量用一些本村群众务工,征占土地尽量能比规定标准高一点,能尽量给村民提供的优惠多给一些。话说得顺畅也有理,双方都很满意,很快达成了共识。
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回家的万强立即在村民群里发布了阴阳沟打坝的信息,需要务工的人员标准和数量,对接联系人的电话等。很快群里就有了不少回应,近期地里的包谷棒子刚扳完,正好属于农闲时节,坝上干些活,很能补贴家用。这是一个操心村民利益的村干部集体啊,阴阳沟的群众基本都很认同这届村干部。
阴阳沟盼水也怕水,不下雨,干旱得不行,下雨嘛,沟沟壑壑又特别容易形成洪涝灾害,这不修了坝,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
秋天的晚风其实还是很舒畅的。村民李三晚上专门宰杀了自养的大公鸡,今天在市水保局工作的女婿因为阴阳沟打坝的事也回来了。忙完工作的事,晚上就来老丈人家吃饭了。爷俩好久没有一起喝几盅了,农村的老酒喝着很容易上头,但因为全是粮食酿的缘故,醒酒也快,所以喝起来也就都能放开。
“以后这个村里要打三座坝。”女婿提前把很靠谱的消息发布给老丈人了。
“三座呀?那好呀,牛方沟,砖洞子这几个大沟就都打了坝,那就太好了。”
“就是的,坝打好,交给镇政府管理,可以做很多坝上文章,经过十几年冲击,会形成坝上良田,你再伺弄你的庄稼,那收益就好很多。”
“这好呀,老丈人今天高兴,来,猜几拳。”
乡村的快乐气氛很能感染人,高兴的李三呼唤来了左邻右舍,大家一起吃菜品酒,一起热闹。
今天的阴阳沟,大家伙集体为这以后的好日子干杯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