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现代都市,思想末了的日子

公园外围的警示线因为拉了好些日子,有一边耷拉垂在了地上,我偷偷溜进了还在封控的公园跑步。 花草恣意,树木静穆,…

公园外围的警示线因为拉了好些日子,有一边耷拉垂在了地上,我偷偷溜进了还在封控的公园跑步。

花草恣意,树木静穆,树上跳的几只鸟都是谨慎的。原本熙熙攘攘广场舞的空地,横七竖八拉了很多红白警示条。树荫下的椅子也被封了起来,运动设施灰蒙蒙,仿佛都年久失修……偌大公园,似糟了一场劫难。
随便聊聊的图片

零星几个和我一样不老实溜进来的人,戴着口罩心照不宣,匆匆而过。跑到公园转角,就只有我一个人。高大的树木,遮盖天空,被风搅动的落叶,猛然一种反差寂寥——在这空寂的公园里,有种白日下的虚幻。

这是中国的一线大城市,公园不远就是深圳最高的金融中心,周围高楼林立。往日的欣欣向荣不知从何起,如同公园悄然按下暂停键。一切好似没有变化,又仿佛变化着。不恰当地联想到,那些灾难片里营造的末日场景,废墟、阴郁、人烟罕至……虽然现在并不这样,但日光之下的不也是浮光掠影。

联想圣经里辉煌过的耶路撒冷。“没见过耶路撒冷之辉煌的人终其一生也见不到一个合意的城市。没见过圣殿全貌的人终其一生,也看不到一座辉煌的建筑。”(巴比伦塔木德《住棚节之短文》)

耀眼璀璨的耶路撒冷,历史中经历两次劫难,其中第二次被毁前,“耶出了圣殿,正走的时候,门徒进前来,把殿宇指给他看。耶对他们说:“你们不是看见这殿宇吗?我实在告诉你们:将来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马24)
这预言在主后七十年,罗马帝国的太子提多率军攻破耶路撒冷,焚烧拆毁圣殿的时候完全应验。信徒离弃申,申离开圣殿,圣城被毁。耶路撒冷第二次被攻陷,从如下文学描述可见一斑(仍需考据):

“年轻人在街上游荡,他们‘就像影子一样,全都因营养不良而浮肿,一旦不幸降临,变会立刻倒地身亡’。有些人在埋葬亲人时去世,其他人在一息尚存时被草率地活埋,饥荒吞噬着整户人家。耶路撒冷人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死去,‘眼睛里却流不出泪水,嘴巴也喊不出声音’。深重的沉默和死寂的夜晚笼罩着整座城市——而那些逝去之人在临死的时候‘双眼还紧紧地盯着圣殿’。街上堆满了尸体,很快,人们便不再顾及犹太律法,不再在这个庞大的藏尸所埋葬死者。”

“就连作战人员也开始断粮,于是他们打起了尸体的主意,在死人身上搜寻黄金、食物碎屑,甚至种子。这些人‘像疯狗一样走路跌跌撞撞、摇摇晃晃’。他们开始吃牛粪、皮革、腰带、鞋子和硬邦邦的干草。一个名叫玛利亚的有钱女人,在丢了所有的钱和食物之后变得疯狂无比,甚至于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并将其做成了烤肉,她吃了一半,准备将剩下的一半留着以后吃。食物的香味在整座城市弥散。造反者顺着香味找到这里,闯进她家,但是就连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在看到孩子被吃到一半的尸体时,也禁不住‘颤抖着跑了出去’。”(摘自《耶路撒冷三千年》)

城市和殿宇辉煌时,预言如同虚设,地狱是遥远的玄幻空间。
耶路撒冷的劫难,只是历史上众多预言一角。
地狱不是奇幻剧里的特效,炼狱在人间。
今天的一切,看来如此真实牢靠,也快灰飞烟灭了吧。

疫情一波三折,公园解封。
工人们翻开草地,新种上花圃,洒水的喷雾弥散开来。

孩子们在草地嬉戏,还有飘荡在天空的气球。
散步的、跳舞的、打太极的、野餐的……
房产中介重新在公园外的小道上一字排开,立着广告板子推销房子……
生活的烟火气,实在,触手可及。

我们终将适应到一个状态里。

再读先知书看预言,反反复复的告诫提醒,亲切迫切。
不信的遭没顶之灾,已生动而不断重演。
信的不要忤谩轻心,最后的最后,荣光与审判。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后3:9-10)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 4:7-8 )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