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日

恩赐 薄雾缥缈,小野菊盛开 刚才遇见的陌生人,对我露出笑脸 再走一会儿,就能清晰地看见那座新坟了 它安卧在自家…

恩赐

随便聊聊的图片

薄雾缥缈,小野菊盛开
刚才遇见的陌生人,对我露出笑脸
再走一会儿,就能清晰地看见那座新坟了
它安卧在自家门前,开始变白

一根电线杆上
一只斑鸠掉下的黑色羽毛,多么轻盈
再往前,我就能变成一只白鸟
栖在春树

穿过一阵微风
我把那笑容拥在怀里,纵身一跃
我是绿色的
像一只蜗牛,蜷缩回自己的身体

此刻多么宁静!我听见雪
将自己归还给大地
聆听那风带来的声音
没入一匹马的影子

傍晚,明月朗朗,有欢喜之声

 

立冬日

 

去拿快递,在中岭的人家的门前,看见新鲜的坟堆很是醒目。它还没有长出青草,它未吹尽的灰烬还留在那里,它鲜艳的纸幡还是招摇……

 

十一月了,江汉平原秋色浓。橘树金黄,柿子橙红,芦苇在风中摇曳,枇杷开朴素的小花……一个人在路上走,看收割后的稻田有欢喜之声。

是的,一群群雀子起起落落。几只野鸭划动水波,肆意嬉闹。它们在我举起手机的那一刻,渐行渐远。

曾经我也如它们一般顽皮。而今,安坐在房间里,透过透明的玻璃窗,越过一棵树的空隙,看天上的云变来变去,不知所踪。

久望天空,偶尔飞过的鸟那么渺小。我似乎对这个世界越来越漠然,却又好像一直像孩子一样长不大。立冬了,我是期待一场雪的。我想倾听雪落的声音,期待一场雪悄无声息地覆盖村庄和田野。

日光渐短。下午六点,漫天的昏黄就落在房顶和树梢,落在河流与远远近近的路上了。我要等孩子们走后,才会怀着莫名的兴奋,站在屋檐下,或是只身钻入黑暗。我好像有意要让夜知道这世上有我这样一个人;有这样一个小小的我,看月亮,数星星;我活蹦乱跳的生命里的血液,还新鲜透明……

这几天月色很好。几近满月的月,在河畔的树林之上,撒下柔柔波光,美得惊心动魄,而你我,永远只能仰望,做那个孤独的看客。这时,经常会有野猫不知从哪里悄无声息地横出来,黑色的影子很快消失在乡村的夜。

昨晚,在道士的念唱声中,那个远行的老人大约很快就走过了奈何桥。当时,鞭炮轰鸣,锣鼓齐响,“嚯嚯”的声音惊天地……一个小儿从幕布后蹦出,她的妈妈大吃一惊,拉过他抱在怀里,消失在明亮的黑暗里。有人指着他笑;有人说着“孩子还得管好,要不然出事了都不好”这样朴素而真诚的话语;更多的人看那几个道士表演,舞蹈如神仙。这最后的狂欢提醒着我们,这世上曾有一个与我们一样的人……

就像现在,我提笔记下这些,努力提醒自己——我在。

我的心,我的魂魄,我望不透的天空,正一步步在一个隐秘的、有时连我自都难以找到的深远处,试探着触摸。

此刻,它们是蓬勃的野草;是桃树之下,月季花兀自开放;是几个月之后,春天的白鸽照清水……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