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日

午休醒来后,我对着手机停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不想起床,不想写字。是啊,写来写去有什么意思呢?可是,等我拉开窗…

午休醒来后,我对着手机停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不想起床,不想写字。是啊,写来写去有什么意思呢?可是,等我拉开窗帘,看见明晃晃的阳光,我就开始恨自己把时间给糟蹋了——我什么都没做。

 

现在每天最快乐的时光是陪孩子们一起学习。那个时候,很充实,很愉悦。我站在他们中间,看他们专心完成作业,然后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们。

随便聊聊的图片

清晨送安安上学后去瓦池河公园。今天没有跑步,腿有点发酸,于是快走。迎面的红日浮在薄雾之上,很是美妙。拿出手机拍,手机里,那轮红日恹恹的,完全没有眼睛所见的精气神。

 

从身边经过的男男女女有节奏的跑动着。一个穿浅灰色运动衣的女人把腿搁在桥栏上,双臂尽力打开,划动,正反交替。

 

那给桩机翻新的工人或蹲或站,用砂纸打磨着锈迹。他们都戴着安全帽,穿着满是油渍的衣服。

 

文字发出来后,一般都有三五条私信。我只要打开电脑看见,绝大多数都会在第一时间回复。今天看见青瓷若水的“打卡”二字去回复,电脑弹出“该用户已取消关注,你无法回复。”嗯,在这里向关注我的朋友们问好。我如果回复慢了,一定是没有看见。您发给我的私信,我一般只在打开电脑的时候才能看见。而我,开电脑的时间就是我安静敲字的这会。

 

上午带妈妈去中百转,带回粉条、鸡肉、葡萄、苹果。期间遇见安安小学的老师(她刚退休,是邹先生的一个表嫂),与她说话。这会想起她,觉得人生难测。她的老公是从前的大学生,然后下海做生意,赚得不菲的家资,却在五十三四岁的年纪意外去世。她受不了打击,提前办理了退休。现在她在本地小城,她女儿在荆州,虽说离得不远,想想,也是形单影只。

 

每日清晨,都会遇见穿着蓝白校服的初中生骑着自行车在未明的天色里疾行,身姿似奔马。

 

立冬第四日,我低着头,看见凝结的露珠犹如黄绿相间的草丛上的精灵,而且,脸庞上还稍稍沾上了些白汽。

 

天气预报说后天小雨。想起从前日日下雨,令人生厌,如今却是日日盼雨,到雨中漫步一会儿,然后沿着原路回家。

 

儿时,没有雨伞,放学的时候遇见雨,经常顶着衣服跑步回家。那时,我们的父母从来没有时间接我们一次。

 

很久没看《红楼梦》,昨天开始听。今天晚上与安安一起来看会书。

 

深秋,晴日,小叔家成熟的橘子在太阳底下像黄色的小灯闪闪发亮。

 

路边,一老妇人边扫街边卖柿子、青菜、菜薹……离她不远,用小货车卖凉薯的男人一边刷着手机,一边打量着来往的路人。江汉平原继续干旱,我似乎时刻候着一场淋漓尽致的冬雨。

 

此刻太阳西斜,屋子里的阳光挪到了墙壁之旁的芷涵的画架上。那里,黑白素描的老妇人眼窝深陷,鼻尖挺立,灰白的发在阳光下蕴含着晕黄的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