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生命中的光

吹了很久的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一直吹着。 躺在床上,耳畔是遮雨蓬被风卷起的砰砰的响声,觉得闹,却不想一会儿…

吹了很久的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一直吹着。
躺在床上,耳畔是遮雨蓬被风卷起的砰砰的响声,觉得闹,却不想一会儿就陷入了混沌之中。迷迷糊糊里,凋落的树叶,吹散的月色,还在努力开放的花朵……浅浅的,一点点覆盖了我。

醒来,看时间,一点半了。四点做饭,只剩下两个半小时了。挨在床上,迷迷瞪瞪,却不想动,时间又去了十几分钟。想到安安今天运动会,不知她中午午休可好?
预报中的雨还没有到来。只有风乱跑着,阵阵风声浮在大地之上。妈妈家的菜地里,肥嘟嘟的菜叶片一摆一摆的,闪出不同的光泽。门口,晾衣绳上挂着的衣物一晃一晃,似乎想去四处走走。

随便聊聊的图片

对着灰暗的天空发呆,想着风大多时候都是漫无目的地跑着的,就像人大多数时候是漫无目的地活着一样。

这个周末孩子们的作业都有点多。其中陈雪飞、邓希一、邓玉辉都写作文。胡祖航的英语、数学,另还有两本语文练习册,每一本都是好多好多。前段时间他们上网课,不知是不是这个周末补以前的作业?胡祖航他们换语文老师了,感觉他们这个学期的语文老师与以前的老师大不一样。张院琳的英语单词比以前记得好一些了。六年级的孩子了,最简单的字母分散在单词里去认,有的要想好一会才想得起来。

他们每一个人写作文都不愿意修改,就算我明确指出哪里不对劲,但因为不想重新誊写,也总是能不改就不改。比如邓希一的结尾太匆忙,但她听我说前面还不错,又说字数达到了,就拿出了自己的英语书。
今天陈雪飞与邓玉辉的作文我都推翻了要她们重新再来。
邓玉辉的作文是《一次有趣的游戏》。她写了两三百字的时候我拿起看,觉得她是要写的没写,不需要写的没完没了。
“游戏的过程我不会写。”她有些怯怯的。
我停顿片刻,说作文的开头不错,但后面的内容与游戏完全不搭界,需要重新再来。她面露难色,我随即找出一篇有关跳绳的范文,并把范文中做游戏的歌词做了动作给她看,要她想着自己是怎么跳绳,然后结合文中的歌词来写那些动作,这样文章的主题就突出来了。她很是乖巧,随即很快写了出来。

陈雪飞最小。她心里明白怎么写,但用语言表达出来,很是困难。昨天他们刚进行了运动会,老师要他们记运动会,她费劲巴沙地开了好几次头,不是掉了时间,就是忘了地点。没法,我只好念出一句,她照着写了。再后来,我要她取最难忘的某项运动作详写,小姑娘马上站起来作欢呼状,说拔河比赛第一名。看着她快乐的样子,真想又回到童年,经历着属于儿时的快乐,还有苦闷。

我常常想,每一个阶段有每一个阶段的苦,没法改变。就如风,风吹着树木,也吹着小草。而人和植物不一样,植物无法改变什么,只能安于宿命。人总觉得自己可以改变点什么?以为自己可以拥有不一样的世界。事实上,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当我发现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时候,我变得平静。现在的我只想好好活着,不辜负自己来这世上一遭。

现在,我得下楼做饭了。我在送走孩子们后就备好了菜蔬,我知道自己午休后坐在电脑前会忘记时间。我会任心思如月光一般潜入房间,化作指尖的文字流淌。
——那是一日里难得的美丽。它和我融为一体,如陌陌春日,那缕古老的光坐在我的身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