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片叶子去告诉人生

也许很久没有好好写字了,我连几行歪歪扭扭的字都写不好了,难看得就像我糟糕的人生,没有一点看点。字虽然写得不好,…

也许很久没有好好写字了,我连几行歪歪扭扭的字都写不好了,难看得就像我糟糕的人生,没有一点看点。字虽然写得不好,可内心的却是敬重字的,常常一个人端详很多字,那里面确实有乾坤。一个个字都有韵味且独特。我总有一种感觉,字如果放在寺庙的墙上端详,会更有庄严。

随便聊聊的图片

 

 

秋冬的寒凉来得大多都纠结又伤悲吧?最近一直端详秋字。很多艺术大咖设计得繁多且独特,我一次次午夜品味,有时候感觉秋冬很冷,有时候又感觉秋冬也暖。黄昏的时候,我一个人漫步山村小道,看见漫山的清寂,心情也会凄冷起来,这该是一个怎样的人生?狭窄的山路走出了一代又一代人,有的人走出去没有再回来,有的人走了又来,来了又走,当然有的人脚步也从未曾离开过。包括前村那谁家的那少年,考进了那繁华都市的大学,读了一辈子书,能答题,却怎么也解答不了人生的问题,在一个夜晚脚步蹒跚,回来了,成了村里游荡的魂,很多老年人看见恻隐落泪,孩子们看见惊恐得四散而跑。也许,他的脚步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只是影子出去了一趟。

 

而我又是什么?我是过客?我是游客?我是看客?我不断变幻视觉维度,却怎么也无法说得清楚。也许我就是我,我之于这里,无法端详也无法说得清楚。外面的世界太喧嚣,我是喜欢安静的,我是避开复杂的人心,很纯粹的一场山居岁月吧?我常常这样自问。这个时候人字的写法会翻江倒海一般滚滚而来,一个个让我无法看清。世界的荣华大概我是放弃的,或者是我追求不到的,反正和我始终没有交集。山上的许多叶子也许永远都无法窥见真正的四季。春天发芽了,夏天茂盛了,秋天枯黄凋零了,如同我那粗布的衣裳,总在秋末被我嫌弃,那些时髦的保暖衣服确实比这些衣服保暖效果好,能驱散很多夜寒,让黑暗也能发出电的光芒。

 

 

新生事物确实在进入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即使我在山居生活,外面的新资讯还是一次次让我夜不能寐,需要畅想很多,才能安稳。
那些外面的故事和人,傍着很多新鲜的字,我怎地安宁?我喜欢看字,尽管很多字我不知道其意,也不知道读音。这让我常常陷入茫然。
一个秋天是不是会让所有叶子终结?答案是否定的,无论怎样,还有那漫山傲寒的松柏绿着,使劲的绿着,好像想把绿渗出来,才能媲美蓝天。这又能让我垂下的头颅,联想起很多字,甚至会哼唱几句歌词。我始终认为音乐就是字的另类表达。这就如同我听歌,很多时候引起我共鸣的不是旋律,而是那些通达灵魂的歌词。这也让我常常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写一首可以传唱的歌谣。这得到了音乐圈很多朋友的赞同,可这会让我狂傲的,至于之后我是怎么样轻飘飘落下?我经常会忘记。总之,吹过很多大牛,似乎能写出惊世的歌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有些曲子是写给有故事的人的,我没有故事,写不出故事的细腻。这又让我经常简单欢乐并飘散飞快,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经常会心里面生出重压,貌似自己写不出来有点愧对先人了。

 

不过我好像没有作出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故乡的家谱里面署名的我,远没有我的小名响亮,叫我小名的基本都是发小故友,貌似我的世界从来没有精彩过。五步距离的传播吧?
这会让我很无聊,思维会飘散。枯叶、秋光、冬雪,这些糅合一起会是什么景象?想起这些我就会进入空虚。
最近制作了很多关于秋天的图片和视频,引用了很多大咖手书的秋字,朋友圈发了一拨又一拨。这让我一个朋友调侃我肯定与秋天有着故事。这可真是天晓得的冤枉,我只是觉得秋天太深奥。
一片叶子怎么从幼芽长大,经历了多少次风雨阳光,经历了多少卷曲伸展,最后成了一枚叶子,最后写尽风霜,凋零。
这让我陷入沉思。也许,一枚叶子可以告诉你很多。也许人生很多无解的疑惑,用一枚秋天的叶子可以告诉。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