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幽思

睡梦中被彩钢房顶的砰砰声惊醒,披衣起坐,不知何时已下起了大雨,想来这是晋西小城离石在初冬时节里迎来的第一场冬雨…

睡梦中被彩钢房顶的砰砰声惊醒,披衣起坐,不知何时已下起了大雨,想来这是晋西小城离石在初冬时节里迎来的第一场冬雨,打开窗户,雨声骤亮,寒意侵面。

准备早餐时,雨仍执著地下着,天气愈发湿冷。大街上,行人稀少。泥水在轮胎後面溅起又落下,路两旁的树有点萧条,稀疏的叶子仍执著地与寒风对抗,似乎只要自己不委落于地,就能拒绝冬天的到来。不过寒风叫来了帮手,在冬雨的冲刷下,残存的树叶终于和大树告别,有的落在公路上,被往来的车轮一遍一遍碾压着,有的落在绿化带中,以待来年化作春泥。妻子今天在医院看护,不能按时回家,孩子没人照料,我下班後,骑摩托往家赶。孩子还没有回来,赶紧准备午饭。二女儿回来,一进门就大喊“书包好重啊!”帮她取下书包,叮嘱洗手、喝水,等待吃饭。未几,大女儿也回来了,才知道学校下午又放假了。焖了米饭,炒了一素一荤,品相一般。女儿夸我“爸爸厨艺真好,肉炒得香,鸡蛋饼做得也好吃!”听到女儿的夸奖心情顿时愉悦许多。说到吃,我这两个姑娘还真是地地道道的蒙古人,特爱吃肉。

随便聊聊的图片

吃完午饭,因我下午还有课,便收拾东西带上女儿回学校那个家。刚出发时雨还小,但不一会雨势就大了。载着孩子行驶在雨中,考虑到安全,速度并不快,路越来越堵。雨点溅落在头盔上,发出啪啪的响声。等到家时,父女三人早已淋成了落汤鸡。停下摩托,父女三人望着彼此的囧像却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或许是因为下午放假了,或许因为第一次雨中坐摩托,她俩不但没有一点抱怨,反而显得很开心。两个女儿从小就喜欢雨,每当下雨天,姐妹俩就穿上小水鞋,拿上花雨伞,到学校操场玩。也许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欢水吧,姐妹俩开心地交流着路上雨中的感受,欢快地跑上三楼。换洗完毕,我透过窗户看跑道上溅起的水花,雨线密集如注,毫无歇止的意思,想到这断断续续的疫情,没完没了的核酸检测,手忙脚乱的接送孩子,心情不由得阴沉起来。

同样的寒雨连城,为什么孩子们挺开心,而我却满腹幽闷?这大概就是境由心生,虽说心雨晴也雨,但心晴雨也晴嘛,一念至此,深呼吸,调整情绪,这时裏屋不断传来姐妹俩玩闹的笑声。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