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

凌晨五点,天地一片灰色。今天要去镇中心医院做老人免费体检,为避免太阳的灼晒,昨晚李福命专程和王华中相约五点出发…

凌晨五点,天地一片灰色。今天要去镇中心医院做老人免费体检,为避免太阳的灼晒,昨晚李福命专程和王华中相约五点出发。

 

今年夏天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现在已经立秋数日,太阳的威风有增无减。路边水沟里无水,苞谷干成了枯色的柴,豇豆架上的叶子能揉成面粉,小草爬在地面有气无力,像此刻的他俩,多想有口水润润嗓子。一个多小时,他们才走到街外。李福命东瞅西望,说想找个地方坐下歇口气。王华中让他坐路边挡大车通行的水泥墩上,他说太高太脏会把新裤子坐脏。气喘吁吁地继续赶路,并且是第五次提醒王华中:今天体检完了给发牛奶和面包,别忘了领,上次只给发了一包纸,太日眼(吝啬)。

随便聊聊的图片

 

刚到七点,他俩走到一家刚刚开门的大超市门口,门前停有一辆自行车和一辆电动车。李福命像发现救命稻草一样扑向电动车,他浑身瘫软地爬在电动车座上口里还吁着粗气。王华中站在一边抱怨他:“我们都七十好几的人了,走十多里路能不老火(劳累)吗?我说出十块钱让李军开车送我们,你嫌费钱,这阵又嫌累。”他眯上眼睛懒得回话。十多分钟都过去了他还没有走的意思,王华中怕太迟了体检的人多,就催他快走,他怪异地眨了两下眼睛,王华中莫名其妙地的瞅着他。

 

一位两手提着大袋小袋的高大男青年从超市出来朝电动车走来,看到车座上爬着一个人,先是一怔,然后动作麻利的把一大把袋子东西放进后背箱,剩余的挂在前面,然后对老人温和地说:“老人家,请你起来,我家里今天来客,等着我的菜回家哩。”“啥?我起来?!说的比唱的好听!你把我撞了就这么轻松地让我起来?”王华中诧异地盯着他,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说疯话里吧?我把车停在这进去买个菜出来你就爬在我车座上,我咋个把你撞了?你说清楚点!”青年高音吼着说。

 

“你说你咋撞的我?你没撞我,我咋没爬到别的车上呢?你说!”

 

王华中环顾了一下,门口已经停放的有七八辆车。

 

“大清早的闯到鬼了,你想爬我车上我有啥办法?”

 

王华中乘机去拉他走,他直瞪眼:“别拉我,要走你走,他把我撞了不带我去医院检查甭想走!”王华中满面涨红悄悄躲进人堆后面。有人建议让超市调出监控看,有人说就把他带去检查一下,话刚出口,就被怼回“你带嘛!上了年纪的人没病也能查出病,谁敢带?”“也是,也是,哪咋办吗?”李福命口里哼哼着,样子严重极了。男青年看硬的不行又给他说好话,把前面放的一箱牛奶给他也不答应。超市门口人越聚越多,里面的营业员也出来看热闹了。围观者有去劝李福命的“你先站起来走两步,看看撞到哪了吗?”“哎哟,把我腿都撞的快断了,没法站嘛,哎哟,疼死我了,哎哟。”李福命全身匍匐在车上,右手揉着膝盖,嘴里继续哼哼着:“哎哟,我这条腿都给撞残了,还咋活呀吗?”一边斜眼扫视周围的人,心里暗想:人越多越好,你急我又不急。要知道,我幺女子的小车还是我去年用这种招术给换来的。你们再精能把我老汉有啥法?

 

“唉,这世上啥稀奇事都见过,这种事还是第一次见,太稀奇了。”

 

“咋说哩吗?社会风气都是被这些人整坏的。”……

 

男青年陪着笑脸和耐心给他说尽了好话,好心人也围过来劝李福命让男青年掏点钱算了,他却只咬住一句话:去医院检查!

 

王华中忽然明白了李福命的心思。去年开春的一天,他约自己去赶集,想想没事权当闲逛就答应了。刚走到街口,李福命习惯了说话指手划脚,恰巧被一个开拖拉机的冒失鬼从后面碰上了他正扬起的左手,他顺势往地下一躺,拖拉机当即停车,他用右手拍打脑袋说头晕,三揉两搓的鼻血摸花了脸,左手在地上蹭来蹭去说胳膊断了抬不起来。王华中站在旁边怔怔的目睹了李福命在短时间里熟练而完整的把脸和手整得血迹斑斑,心里惊叹眼前的李福命演技太高,比起大明星都强许多。当时也是围了一大堆人,最后他的儿女都来了,开拖拉机的是勉县农村的一个年轻小伙,把他送到市中心医院检查胳膊和腿都没问题,做CT检查头部有轻度老梗,虽然这个病和拖拉机碰他没关系,他非常坚定地说:你没撞我前我就没这毛病!任凭医生给他解释和小伙子的求情下话都无济于事,硬是住了一个多月院,出院又去小伙家里住了三个月,被养得白白胖胖送回家,营养品买了近千元,不算医疗费,又给了十万元抚养费才算了事。他有一个儿子娶了媳妇单过着,老伴走了有九年,还有一个幺女儿很争气,刚大学毕业就考上事业单位,老汉走到哪把这个心尖尖夸到哪。最后干脆将这十万元给幺女子买了辆小车,既方便上下班又显示他这当爸的成就感。为此,儿子和儿媳上门和他大吵大闹,他也非常闹心。看来他今天又想假戏真作!我咋这么倒霉呀?每次都让我碰上这种事了?说好的离他远点,我这是鬼迷心窍咋又跟他一路了吗?唉,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以后再和他这种不要脸的人来往我也不要脸!可眼下扔下他走也不好呀,要不去说和说和给个两百块钱把他拉走算了。

 

王华中挤进去对着还在“哼哼”的李福命说:“老李,这阵越来越热,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年轻人也要急着回家,要不让他掏两百块钱给你做为赔偿行吧?”“啥?!两百块钱?打发我是叫化子呀?你看哪里凉快哪里去!”王华中被怼得脸红耳赤,羞愤地挤出人堆时,村里开蹦蹦车的王强满脸汗珠地跑过来:佬佬,你咋在这里?李家叔呢?听说他跟你一路到医院体检去了,我找到去都说你们还没去。他幺女子闯祸了,开车摁了声喇叭,把走在前面的一个老头吓晕死了,人家就是这街上的人,亲戚子女都来揪住李幺女不放让抵命哩!他娃连女子的电话我也没有,我顺路都找你们两个来回了,你们围到这看啥热闹吗?王华中啥话都顾不上说,急忙拉他到李福命跟前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李老汉听完,瞪园了发红的眼睛:“啥?!在哪里?哪个瞎怂敢耍不要脸讹我幺女子?看我不跟他拚命才怪!!”“噌”一下跃起就往外跑,跑了几步又折翻身回来一手提走男青年电动车前的牛奶,一手指着他的眼睛狠狠地说“我有急事,算你运气好先饶了你,后面再跟你说”。他几步跨到蹦蹦车前,把牛奶扔进车箱,左脚踩着轮胎右腿一跨就上到了车箱里,直催王强快点开车。

 

王华中目送着扬长而去的蹦蹦车,如释重负:唉,瘟神爷总算走了,看看这个高手下一场又咋表演去?众多围观者表情多彩,议论沸燃……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