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的诗歌

今夜的苍茫 大概是被残阳带走的 漆黑得看不见月光 也找不见影子 我期待碰见一个人 打听一些散落的种子 我把希望…

今夜的苍茫

大概是被残阳带走的

漆黑得看不见月光

也找不见影子

我期待碰见一个人

打听一些散落的种子

我把希望丢失了

在挤满乡愁的路上

没有灯光

也没有晚风

冰冷地行走

这是一个旅人

独自的咏叹

废弃的秦汉古道上

还残留少年的梦想

青锋剑,霹雳刀

都被藏在了一个叫做天涯的村庄

据说

那里还藏着星星和月光

这是来自天国的梦境吧

山一直肃穆

是哑巴了嘴巴还是哑巴了心

我仔细揣摩

在一个灵魂开窍的地方

彼此拥抱来了一场大哭

在一百岁的前夜

点灯人叫上了伙计

夜黑风高

他们这是要去哪里

这是要砍下谁的希望

或者是绝望

地里的草也一夜疯长

唯恐时间煎熬

那个叫故园的地方

没有故旧的人

也没有了关闭的柴扉

即使偶尔的犬吠

也已经很久没有听闻

雪地里没有脚印

那些徘徊过的夜游神

一个个端坐在尘埃之上

面无血色

有些男人

在纸糊的楼阁

爬行

卑微到了最底的底层

有些希望

大概葬送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从前

只是没有人记录

我从昏暗的斜坡走来

扛着一袋阳光独舞

遍地嘲讽

这是一个疯子的风言风语

可风才不带走流言

谁会在乎一个傻子

所有精明的人儿

攥着一个马鬃

挤在悬崖的桅杆上

开心喝酒

桅杆好像在痛哭

可没有人听见

只听见猜拳声

女人的献歌声

一地狼藉中

吞咽着野性和兽性

可惜了那杏花酒

可惜了那玲珑砚

竹林里,也不见那七个传说中的人

只有残留的腐烂

发出异味

触目又惊心

一群秃鹫

飞来飞去

好像很开心

 

随便聊聊的图片
很久没有写诗了,其实我也一直认为我不会写诗,今天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突然问我最近写诗没有。我哑然,如今写诗的人好像很多,又好像很少 。我一直提笔是胡写胡说,朋友很严肃的发问让我恻恻然。这个时代,我也好像很久没有读诗了,更没有写诗了,我一直认为我写诗就是为了发泄,以一个疯子的视觉胡言乱语,这也许就是朋友所谓的诗歌。为了纪念自己曾经的涂写,今夜又胡写几句,以纪念自己曾经的灵魂。

 

 

 

 

图片
尽管,我曾经像渴望一场春花秋月一样喜欢过诗歌,可今天的书写,确实是在凭吊,是凭吊一段岁月?一段自己?我无法确定。我不是诗人,甚至完整意义上一个诗歌爱好者都不是,甚至也不是一个读诗的人。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