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乡

女老乡和我住在一座镇子上,镇,是水泉镇,街为五级街,河叫黄河。我们同为宁县定居他乡的游子,她是嫁给平川,我是娶…

女老乡和我住在一座镇子上,镇,是水泉镇,街为五级街,河叫黄河。我们同为宁县定居他乡的游子,她是嫁给平川,我是娶妻平川,都是由于婚姻,离开故乡,扎根平川,现如今,我的三个孩子都讲平川方言,我很喜欢。

 

听不够的平川话,喝不够的黄河水,视平川,为故乡。

 

认识女老乡,是在20年以前,我在街上慢悠悠地东瞅瞅,西看看地想买一件夏天穿得短袖衫,走进一排临街的服装店。女老乡甜甜润润喜气洋洋地站在店里招揽顾客,我走了进去,买了一件当年比较昂贵的白底黑条纹的纯棉短袖衫,叠叠放放洗洗穿穿地穿了10年10个绿荫激动的夏天。日后购买换季服装都到女老乡店里去买,男式女式,儿童成人,鞋袜棉帽,内装外套,品种齐全,价格合理,顾客盈门,女老乡甜甜静静地站在店里。

随便聊聊的图片

 

第一次见到女老乡,我在试衣服的过程和她用语言交流家常理短,她的平川话里夹了宁县方言,我,探索性地问她是哪里人,她说她是庆阳人。庆阳哪里?庆阳宁县。宁县哪里?宁县春荣。我脱口而出:“我是湘乐人”。就这样,我在这座镇子上有了很近很近的女老乡:她在春荣,我在湘乐,有年冬天,我扛行李,走过“笑问客从何处来”的新雪覆盖的春荣塬,就是湘乐,曾经写过散文湘乐,不知有人读过没有?

 

就这样,一问一答,有问必答,我在异乡有了女老乡。

 

 

每次从街上走过,她会远远地和我打招呼,一脸的云霞,一地的阳光,一口的乡音:“老乡过来了”,让我心生暧意,重温故土情深。

 

20年的朝烟夕岚,20年的游人如织,20年的守街卖布,女老乡一直青青翠翠地站在街上卖衣服,没有斤斤计较,也无吵闹争执,丰润流香,门庭若市。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