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笔大连

辽东半岛,中华佳壤;美丽大连,虎腾龙骧。如雄鸡之喙,享东北之窗。   呜呼!遥忆共和缔建,革旧图新,…

辽东半岛,中华佳壤;美丽大连,虎腾龙骧。如雄鸡之喙,享东北之窗。

 

呜呼!遥忆共和缔建,革旧图新,屡创奇勋——制内燃机车,诞起重机械,造万吨巨轮……改革开放,景运大昌。城市面貌,倏然改观;建筑高标,响誉四方。欧陆风韵,东瀛古玩,“浪漫之都”,天下无双。广场星罗棋布,绿地相拥其间;四季花团锦簇,路衢一尘不染。蜿蜒滨海路,风情万种;诱人老虎滩,可圈可点。山披青翠,海涌雪澜。各色人种,商场川流不息;欢声笑语,街巷接踵比肩。无席不鱼,凡宴必鲜。

 

嗟夫!祈大连也:前景呈祥,再铸辉煌!

随便聊聊的图片

上面的文字,是我游大连后,写下的《大连短赋》。

 

去大连一游,是件惬意的事。恰逢秋高气爽,天气不热不冷,我们一行坐火车夜行,过沈阳,过营口,于次早抵达“浪漫之都”——大连。

用餐后,我去宾馆就近的斯大林广场一游。这里,位于城市中心区,也是大连市的行政中心区。现今,和二十多年我之所见,已大相径庭。广场上,大型音乐喷泉成了一道风景线;当年所见的苏军烈士纪念碑已不见。原来塔已迁至旅顺,竖立在苏军烈士陵园广场上。后查资料得知,仍“完好复原,原汁原味”。我为不能亲见而遗憾。那塔,为纪念解放东北和旅大而牺牲的苏军将士而建,塔高32米。正面,竖立一尊苏军战士铜像,威武英俊。塔身,有中俄两种文字,传系郭沫若所书,内容有“永恒的光荣”“为苏中两国人民的自由与幸福而光荣牺牲的烈士们永垂不巧”等。

 

在大连,参观了俄罗斯风情街。这街,长近一里,是条呈现俄罗斯风情的街。街旁是俄式建筑,已逾百年。听说,大连市政府组织翻修,成今之格调。其街融旅游、购物、休闲、娱乐为一体,异域风情浓郁,经营旅游工艺品、纪念品等。特别是俄罗斯远东总督办公腊像,栩栩如生。风情街“原汁原味”反映出的异域风情,能使旅者省去出国游的“鞍马劳顿”。

 

观光塔

上大连观光塔(广播电视塔),是“已选项目”。我们坐旅游车,登上大连地标建筑——观光塔。塔高32米,坐落在一山顶。桁架结构的塔,人上去后,可鸟瞰市区全景。那车水马龙,那翠绿群山,那蔚蓝大海,皆尽收眼底。塔建成投用,曾名“广播电视塔”,后更名“观光塔”。塔承担着中、省、市广播电视节目发射与传输任务。塔内,设有观光厅、旋转餐厅、咖啡厅、观光餐厅等,集观光、餐饮、娱乐于一体,值得游览。

 

海洋世界

老虎滩公园,是海洋王国。远看,其场馆建筑近似于飞碟。我是坐着旅游车去的。说到老虎滩,当地传说一个故事。说很早以前,老虎滩这里有只出没的老虎,常祸害人。一日,海龙王的女儿上山采花,被这恶虎叼走了。一个叫石槽的青年救了龙女。为报答救命之恩,龙女后与石槽成了婚。龙女告诉石槽,龙宫宝剑可降服恶虎。于是,龙女去龙宫借剑。在这节骨眼上,恶虎又出来祸害人。石槽奋起与恶虎拼打,一剑砍飞虎牙,一剑砍飞半个虎头。恶虎死了,但石槽也负伤而死。那虎牙化作虎牙礁,半个虎头变成就近的一山;石槽也变成一块礁石。龙女返回,睹景、思人,痛绝而亡,随化作礁石,与石槽相伴。人称其“美人礁”。老虎滩海洋公园有极地、深海、珊瑚、恐龙等场馆,可细睹南极和北极等各种动物,如白鲸、企鹅、白极熊等。那白鲸游着游着,忽地打起滾来;企鹅走起路来,摇摇摆摆,憨态可掬;北极熊双腿直立,似乎在张望什么;还有那滑稽的海狮,等等。游者观摩,可学习到许多很多的海洋知识。

 

我还了解了大连的近现代史。大连,因“港”而兴。大连港是我国北方的海上门户,但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大连港却成了沙俄的“辖地”;光绪三十年(1904),爆发日俄之战,大连港又被日军占据。直到共和国建立后的1951年,“北方明珠”大连港才回到祖国的怀抱。沐浴建设、改革、新时代发展的惠风,大连港今已跻身我国“7大亿吨大港”之列。

 

大连滨海路,依山傍海,绵延不断。我们游览了这条最有意境的旅游路。看,那大海!大连一带的海,是一望无际的蓝色,是不时与海水嬉戏、掠过波光粼粼海面的海鸥,是夕阳下水天一色、恍若披着艳丽霓裳的远方!多富有诗情画意,多么令人遐思与联想!迎着潮湿的海风,倾听浪涛翻涌的声响,你会情不自禁欲入其间。秋风能吹去花红叶绿,但大连的海却魅力四射,始终呈现着澎湃的活力!

 

 

广场甚多的大连,每个广场都是“大手笔”。有的,建有音乐喷泉和演艺广场;可以想象,举行盛典时的“盛极一时”。广场干净的长凳上,坐着休闲的老人;广场上,有行走的推着婴儿车的母亲或老者。而看不到流动兜售的摊贩。街道十字路口,有醒目的“车让行人”的提示,也看不见机动车与行人的“抢行”。城市文明,有时就体现在细节上的这种“润物细无声”!这,凸显出了大连城市管理的很不一般!

 

秋夜,这里很清爽。街上,少有行人。灯红酒绿下,穿着气派的当地人、中外游客在酒店、饭馆用着餐;而工地上的工人依然忙碌,酒店、宾馆服务人员依然忙碌,霓虹灯下环卫工人依然忙碌……他(她)们,是城市主要建设者,也是城市的“匆匆过客”。为了孩子的上学,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他(她)们常年背井离乡,漂泊在外。我询问过一位在建筑工地上的打工者,他说他在大连已打工多年。我问他在大连城市里有无房子,他说:“我挣的这点钱,哪,哪买得起啥?!”看来,“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我们任重而道远啊!

 

大连商贸街、著名商场,值得一“逛”。那些日用百货、五金家电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商场或街衢,随处可见外国人,白人、黑人,日本人、韩国人等。大连人高个子男女多,男高1米8、女高1米7以上的占比大,这,与北京、上海、杭州、海口、西安这些城市比,显得“格外不同”。大连人有的长相酷似俄罗斯人,同行者悄悄对我说:“那,可能是俄罗斯人的第三、第四代!”

 

文尾,我用词作家乔羽的歌词《大连正年轻》作为结束语:

 

大连正年轻,恰似一树繁花迎春风。

 

海上的明月,从来没有这般明亮皎洁;路旁的草木,远比昨日俊美葱茏。一切古老的事物,都在这里获得新的生命;多少新家、新业,正在这里庄严诞生。

 

大连,年轻的城,花枝招展迎宾朋!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