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叙事

那一夜的雪下了很久 下得大西北的秦腔都有了泪水 牧羊人把羊牧到了云端 一挥舞鞭子就云卷云舒了 而我,静坐在山崖…

那一夜的雪下了很久

下得大西北的秦腔都有了泪水

牧羊人把羊牧到了云端

一挥舞鞭子就云卷云舒了

而我,静坐在山崖上

想那清明上河图

虽然诗篇一页页飞向汴京

铺满了街道

街道如雪

开封府里坐着清风明月

只是特别静默

即使我咬着耳朵大喊

却怎么也听不见

原来已经换了天空

也许他们流浪到了市井

被几个孩子扯着胡须

咿呀咿呀唱着我怎么也不能明白的曲子

那是召唤幽魂吗

灵幡涌动

黄河里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跨越几千里的路途

在这里扭断了腰

一小片青草

在冬日很难动人

枯萎前肯定有过哭泣

大树不仅遮挡了它的阳光

好像也喝了它的乳汁

怎么也听不见母亲的呼喊

那抹残阳

如血

在雪地里狂奔

只是一瞬间就陷入黑暗

惨淡经营的树影

没有远方的村庄

安静得如同山石

既不伟岸

也不挺拔

我不会唱星星的歌谣

也不会讨月亮的欢心

只好幽夜里

一个人摸索在路上

听闻十万八千里外有照明的火炬

不知道那里有我要的温暖吗

都说寒夜冷凉

我却是心都结了冰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如同行吟浅唱,我是不懂戏文的,我甚至从来没有正经的看过戏。我们的家乡是很流行秦腔的,自小就能听见大人经常哼唱。很多故事耳濡目染,大多剧目也略微知晓一些。奸臣害忠良,相公招姑娘,大多基本都是如此。这在乡村相当有市场。尤其是一些忠臣英烈的故事,这里面的人物几乎就是乡土孩子自小的楷模。我一直都在想,很多传统故事可能教育着一代又一代孩子,接受传统文化,也在接受着爱国教育。我把剧目中的故事,写成诗,也算是另外一种尝试吧!

 

虽然不是诗人,却偶尔写诗。这就像一个舞动大刀的人突然扭捏拿出了笔墨写作,那得有多大的勇气?我不会写,也写的不好,平凡疫居的日子,随便的涂写,只为生活一份点缀,欢迎天下文友互动交流。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