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祝与感激

又到周五。与邹先生一起送过安安,直接去菜场。那时天刚亮,菜场里的卖菜人正给摆放好的菜蔬喷水,鲜嫩嫩的;卖肉人把…

又到周五。与邹先生一起送过安安,直接去菜场。那时天刚亮,菜场里的卖菜人正给摆放好的菜蔬喷水,鲜嫩嫩的;卖肉人把一块块的肉从案板上挂上铁钩,整理,白净净的。

我径直走到卖鸡子的地方,买一只,等在那看卖鸡子的妇人宰杀、洗净、分解。我在她手上买鸡子很多年了。这妇人与我一样,也是小个子,唯一的女儿在武汉某培训机构工作。妇人与我聊起她的女儿,说女儿只顾好玩,不攒钱,也不谈恋爱结婚,头疼。我笑说还没有遇见喜欢的人,如果遇见了,就结婚了。

随便聊聊的图片

“二十六了呢。我像她这么大,她都读小学了。”她看着我说。

“你是醒事早啦。现在的孩子,二十多了还在读书。你急么子?”我笑,又说:“女孩子年轻的时候挑剔一些也正常。她总得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呀。”

邹先生在对面的摊位买得两斤牛肉,一块牛肝。我本来想说买这么多菜干嘛?又看那牛肉牛肝很是新鲜,忍住了。

不得不说今天的牛肝炒得超好吃。我把水烧开,里面加少许盐、料酒、姜片,然后给牛肝淖水。在这之前,牛肝清洗了很多次,也用淡盐水泡了二十分钟。炒牛肝放的菜籽油有点多,油热后,放了几粒花椒,一点姜末,一点新鲜的尖椒,然后把淖过水的牛肝倒下去爆炒,炒的过程中,放少许生抽、胡椒粉、盐,仅此而已。

鸡子炒好炖在锅里,芷涵回家就可以开吃。这次鸡子里面我什么都没放,如果想吃点搞头,我买了两块千张,到时候需要就下一点。

牛肉存冰箱了。

吃完饭就九点多了,洗碗、拖地、收拾又花去好一会。与妈妈说话,说一天到晚就忙两餐饭。这会想想,其实我们的人生大都是这样。特别是我,一直以来,无处可去,也无友可以交谈。

好在,住在乡下,虫声、鸟声还是多的。就像这会,雀子在窗外不停地叫着“咕咕咕——咕咕咕——”远处,“卖洋葱秧子、球白秧子”的喊声在鸟叫中穿过。窗下的残荷,隐隐可见微微的涟漪在缓缓散开。

天阴无雨,田野上空有倏忽变幻的灰云和薄雾。早上下过一阵雨,那会儿我心里想,马上就是小雪节气,离冬月不过几天了。嗯,我一直想念的雪,或许就住在这某棵高大的树冠之上,等着被一场世界之外的大风刮落。

气温渐渐降低了。在深秋初冬的空旷的原野上,鸟似乎少了。但今天是个意外,满院子的鸟叫,唧呖呖,唧呖呖,很快,很亮,仿佛琴的回音,让人愉悦。

又到中午,眼皮开始打架。此刻,我翻着好不容易找出来的那本旧书《禅是一枝花》坐在地板上读第二十七则:

举:僧问云门禅师:树凋叶落时如何?云门曰:体露金风。

禅是不老的,他引着我一次次走向寂静,一次次把骄傲的头颅垂向大地,保持一个妇人的谦逊之态,和作为一个母亲对人世无语的敬祝和感激。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