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怀

一天吃过晚饭,碗筷还没收拾停当,妻接到闺蜜打来的电话,说准备要来家里造访。其实客人已兵临城下,正站在一楼电梯口…

一天吃过晚饭,碗筷还没收拾停当,妻接到闺蜜打来的电话,说准备要来家里造访。其实客人已兵临城下,正站在一楼电梯口,等着屏上跳变的数字。妻忙乱地用围裙擦拭了手背,急忙把茶几上杂乱无章的物什规整。“咱家这摆设,老鼠不开导航恐怕都出不来。”我戏谑着说“如同散文,形散而神不散”。她回过头,不动声色地剜了我一眼,没有言语。随便聊聊的图片

我心里不糊涂,家里这凌乱大多缘于我的懒散,衣物,水杯,钥匙,书籍等等都是无序随手丢放。 “家务活你也要干干”我妈曾当面训诫我“多会在家背个手,像个住店的!”,看我无动于衷的神情,赵城“好话”又来了:“懒滴吃屎哩!都是从小被你姥姥惯坏的”,这些脸上无光的事,我妈从来不给自己身上揽,直接甩锅给远在天际的姥姥。

这多少让人郁闷,年幼时住在瓦窑头,四邻五舍的邻居们都指着我说“这娃儿,父母都是穿皮鞋戴手表的,自小就生在蜜罐里”,接着又说“生下麻雀吃谷哩,生下鹞子吃肉哩”我不懂其深意,只是笑了笑,转身上墙爬树,追鸡撵狗做自己喜爱的事去了。

秋末冬初时,我妈带回来几个比沙果子大不了多少的小苹果。放在炉台上没等我回过神,就被姥姥隐藏到柜底或粗瓷瓦瓮中,只留下一个品相不好的切开几瓣,每人一份。我仓促地啃几口,便心心念念期待第二瓣。“你牙好,多吃点”,姥姥把自己的一瓣递给我,顺手拿起我吃剩的残把,送入口中含而不嚼。状态我那时感觉姥姥真傻,傻到极致。但这样细水长流之后,最终苹果一个不剩了,不经意间从衣柜底,瓮口中飘出残留的余香,让口馋的我一时不能死心。

我在县城一中读书时,放大礼拜回去,姥姥总是围裙不下身,忙得不亦乐乎。软面饽馍馍,鸡蛋拌汤,这些赵城美味总能紧紧锁住我的胃口。深秋葱上市时,姥爷从集市上割点肉回来,案板上此起彼落的剁馅声,总让我玩耍的脚步从不远离,早早期待着出锅的美味。一个热饺子送到嘴边,从筷子上滑落在锅台上,我捡起准备扔给脚边徘徊的鸡。姥姥直接用手抢过去,用嘴吹几口气,吃进去了。我以卫生的视角看得不可思议。“过去的地主也不像你这样大方”似乎我变得生活奢靡,已经到了令她痛心疾首的地步。

又到开学出发的时候,姥姥一边收拾这,一边嘱咐那,不停地在耳边低声唠叨“出门干啥省着点。世上挣钱如捉鬼,千万不能花钱如流水”。我点点头,迈着青春的步伐挥手去了校园。

光阴似箭,转眼意气风发不再,只有中年发福的身体和满面的笑容里,透出来的对当下一切的接纳与陶醉。我身材不高,挺着欲盖弥彰的大肚腩拿起久违的拖布,老妈与爱妻侧目并互换眼神,为我这样的“回心转意”心生疑惑。老妈硬说要清点一下她的药是否少了,这明显有所指。

无风的冬夜,窗外分外静谧。我靠在书房的椅背上,在安静的独处中,用心抒写情怀和热望,让现实安稳,愿岁月如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