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自己不想去吗

前段时间给这位叔叔做了几个视频,他被我称作是81岁的老克勒,当年《申报》的老板史量才是他的远房亲戚,他自己的父…

前段时间给这位叔叔做了几个视频,他被我称作是81岁的老克勒,当年《申报》的老板史量才是他的远房亲戚,他自己的父亲,则是国民党中央日报记者,所以他小时候的生活还算是非常富裕的,用他自己的话讲,当时的生活应该是在中产以上。
由于家境以及家教都比较好,所以叔叔年轻的时候也是读了大量的书,包括对琴棋书画也有些研究,但他最终的工作却只是一个户外美工,不得不令人感慨造化弄人。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正好又在公园里碰到这位老爷叔,我们就又闲聊了一会,具体都聊了些什么内容呢?好,请看下面的对话。
爱姐:叔叔,讲讲小时候吧。
老克勒:小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还小了,我记忆当中最早能够记得一件事情,就是三岁,三岁了,你记住了什么事?家里什么事啊?
记得那一天,我们一家人到外面吃饭去,在一个饭馆的楼上,二楼,大家围着这个八仙桌坐,窗门外面,突然之间人声鼎沸,哇啦哇啦叫,还有这个戴着帽子,那个时候大多数人喜欢戴这种帽子,礼帽,哎呀,就是朝天上摔,有些帽子就这么飘到店里面来了,我们想这是什么事情啊,抗战胜利了,就是三岁的时候。突然发生,街上哇哦哇哦,后来放鞭炮了,蹦啊咚啊,滴滴答答哒哒,乖乖,这是干什么事情,后来知道了,他们说日本鬼子投降了,哦,这样的。
爱姐:三岁的事情能记得?
老克勒:记得清清楚楚哦,日本鬼子投降了。
爱姐:1945年,三岁。
老克勒:正巧是在饭店里吃饭,我们赶紧就是添了几个菜,我记得很清楚了,我妈妈还说好了不要吃了,等下回去还要有人来扶你,我是扶不动的,她说,太高兴了,对吧,日本鬼子投投降了。
(上海解放前夕)很危险的,现在,我说我在门口啊,只看见解放军,穿黄军装的解放军对着前面有两个大概是国民党的军人,站住,不要跑,站住。
爱姐:其实就是说以你的这个才能啊,我觉得只是做一个户外的这种工人,美工,还是有点屈才。
老克勒:这是你的想法,他这样做就已经是很照顾你了,没有把你抓起来就不错的了,你能有一口饭吃就可以了,没有让你到大西北去,没有让你到新疆去,你这种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你要自己知足啊,老早我们居委主任就这么讲过了,哈哈。
爱姐:那时候反而是说,你这种哎呀去学点棋啊画啊,是属于很小资的了吧。
老克勒:我们棋啊画啊,是不会把你招收到这个相关的美术单位,出版单位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要祖宗三代都是贫下中农的,对吧,这个宣传权要牢牢掌握在无产阶级的手里,怎么可能让你们进来呢?不可能的事情啊。
爱姐:所以说那时候一肚子才没处用,有没有怀才不遇的那种感觉?
老克勒:我们的户籍警啊,民警这个时候,别的人家也不太去的,就经常要跑到我们家里来,为什么?因为我是无业的青年,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潜在份子,要看看,观察观察你,你在想什么,你在干什么,你跟哪一些人在交往,就跟我们聊这个。
这还是其次,我们门对门的一个老太太,他们早就安排好了,你平时要经常注意他们谈些什么,活动些什么,到哪里去,那个老太太,跟你说的很客气的,我下了碗面,我送你一碗,好像很客气的,很热络的,我们跟这种人也不能翻脸,因为她都是笑里藏刀的。
爱姐:她也知道你,你也知道她。
老克勒:我们也知道,肚子里很清楚,但是我们不能得罪她,你得罪她,她就是凭空的说你一些坏话,你怎么办?对吧,所以我们也跟他很客气,你好啊,身体要注意啊。
爱姐:那时候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郁闷的吧。
老克勒:哎呀,我们年轻人最郁闷了,在家里我感到最郁闷的就是我,我们父亲母亲他们以前也过来了,也经历过这种抗战啊,军阀啊,那个什么苦头的日子都经历过了,我们最难受了。没有前途啊,国家不理你的,什么你,你要工作,什么就业,永远不会给你工作,指着鼻子就是这么讲,永远不会给你工作,江西共产劳动大学不去,黑龙江不去,新疆不去,崇明国营农场都不去,还要工作,永远不会给你工作。
爱姐:叔叔你那时候还蛮坚定的,就是不去(下乡)。
老克勒:我要去的呀,可是我母亲不行,我说我明天啊,跟几个几个几个,你都知道的我们,我们明天报名到新疆去了。母亲说,哦,也没想就点点头,到了第二天还没报名之前,户口簿都拿好了,母亲啊,从厂里,请了事假,满头大汗地跑过来了。门,一进门,你去报名了吗?我说还没有报,不要报了,不要报。为什么,她在小组里,生产车间大来,有很多生产小组,那天在那个小组,她好像闷闷不乐,平常说话蛮多的,今天不说话,她们感觉不对,你怎么搞得,有什么心事,实在瞒不住,她就跟她们讲,我儿子他们要报名去新疆,我我我,我同意他去报名去,他们一帮要好的几个人,那几个大姐,后来就把她拖到旁边,就讲千万不能去,这是要上当的。
爱姐:哦,她们知道的。
老克勒:千万不要去,那母亲说他说今天他要去报名,好,她们找小组长,说她家里有件事,她要请个事假让她回去好了,不去不行的,好好,跟他讲好了,组长同意了,赶快走赶快走,赶快回去,都是要好的小姐妹啊,一个小组里,一直在一起干活的。她们说赶快回去,快快赶车出去,成功去了。回来,满头大汗,报名还没有,现在就要出去报了,不要报了。
爱姐:你那时候就也听话了。
老克勒:我就没有去报了,我的那一帮同学们要好的,也不是同学,就是弄堂里的,每天经常在,天天在一起的几乎,也没去。
爱姐:其实就是说家境很好,然后父母也不舍得你出去吃苦对吧。肯定是,你是家里唯一一个男孩儿,是吧叔叔。
老克勒:哎,还有两个妹妹。
爱姐:嗯,唯一的一个男孩子,所以不舍得,但是如果去新疆的话,其实是不是也很好。
老克勒:我要去新疆的话,估计也不会怎么样子差,为什么,画,这个画,那个时候在这个单位,最派用场了,你要搞宣传的话,都要靠画画,写美术字。
爱姐:对,你如果去新疆的话,我觉得可能比在上海还有大有作为。
老克勒:那可能还还还成为干部了,哈哈哈。所以,你(母亲)不要担心的,这个老人家担心多余的,其实这个东西,你这种情况,你到新疆这种地方,那里文盲很多的,你看那么多书,美术又有天赋,那肯定要用你的,他这个做头头的,他眼睛一天到晚要看的,这个人来,他的担子就卸下了,为他减轻压力了,都多好了,他对你也是很好的,你有什么要求跟我讲,我来帮你解决问题。
结语:造化弄人,那是一个讲不清楚的年代,很多人的命运,就由此改变。不得不感叹,“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值得庆幸的是,老人家现在身体生活都还不错,也有自己的爱好,当然也正是由于这些爱好,让他可以对抗当年的种种苦闷。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