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地表达

清晨,雾锁平原。想起小时候上学的时候走在大雾弥漫的早晨,呼吸着湿漉漉的气息,看着影影绰绰的树木、房屋,心里有无…

清晨,雾锁平原。想起小时候上学的时候走在大雾弥漫的早晨,呼吸着湿漉漉的气息,看着影影绰绰的树木、房屋,心里有无限的憧憬。那时还有野兔出没,它们那么迅疾闪过,钻入枯草,再也不见。

雾很快不见。阳光灿烂里,十一月的菜地一派春天的模样。点缀其间的橘子的黄像那个爱你的人,是安安静静的,也是明明朗朗的。

随便聊聊的图片

爸爸剁柴,妈妈用稻草缠着芝麻秸秆。她手里忙活着,与我说着今年收入少,过年的时候就少办点年货算了。又说多买点草鱼腌制,多灌点香肠给深圳的小弟与侄子寄过去。

天气预报明日中雨,气温下降。冬天快到了,爸妈就快隐闭门扉,在家烤火了。不管怎样,日子就这样过着。寒冬腊月,各安天命。

这几日多梦。昨日梦中安安还是很小很小,她扎着两个鬏鬏与陈雪飞在赶着玩。我跟在她们身后,生怕她们一不小心摔倒。可她们根本不理会我,咯咯笑着,跑着,闹着……今日清晨送她去学校的路上说给安安听,她只微微笑。作为高中生的少年,那没心没肺的日子大约很远了。

昨晚安安回家,说晚上的化学考试做慢了,还有题目没完成,很是沮丧。我想把话题引开,问她昨日是不是领奖学金了。她嗔怪我只记挂钱。我一愣,而后心平气和解释,说因为她说不开心的事,问她得了奖学金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想些开心的事。她听了,若有所悟,说:“好吧,就想我还得了五百块钱的奖学金吧。”

周日,安安他们比平日晚一些到校。她可能是想多一点时间学习,昨晚就和我说今天提前一点到校。又说老师晚自习布置的作业,第二天一早大部分同学都完成了。安安说:哎,你可千万别相信他们说不搞学习,其实都卷得不得了——这正是现在的孩子。这样的时代,这样的孩子,我是感动的,也是心疼的。

天很暖和,小叔给的一提篮橘子快吃完了。十一月份已过去三分之二了。

读沉河的《自由》。他写:她说:真是自由啊/可以触摸你身体的全部/我们十六年的床上经历/也没有这句话火热/它让我热血沸腾,想到自由/仅仅是最小的自由/在我和我的妻子之间/因为可触可感而分外/真实而幸福

芷涵想吃红心柚子,妈妈去幺婆家打了两竿,掉下来六个柚子。芷涵提回来,笑眯眯的。

黄昏,老猫俯身在小池喝水。它粉红的舌头舔舐清水的声音如新月一般潜入心底,漾起一圈圈涟漪。彼时,鸟的叫声婉转成美妙的曲线穿过柔和的夕光,起伏、连绵……

清晨,一弯残月如勾。望了很久,想到后天小雪,不可又悲哀。想到村上春树的“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

天黑了下来,屋后的妇人又在大声唱歌,让我只觉天地在她的声音里膨胀开来,同时又被夸张得近乎滞重而丑陋。

是的,夜就在她昏暗的声音里无边无际的延展开去。我能怎样呢?只能当那是背景音乐,继续翻书。嗯,我的目光恰好落在“平庸这东西犹如白衬衫上的污痕,一旦染上便永远洗不掉,无可挽回。”,心内一动,不免抬头,却发觉面前窗帘上的暗花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闪烁的银光。

好吧,我的心因此受到无比温存的抚慰,且大胆承认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滑稽,并在徒劳无功的挣扎里真诚地表达着对生命的热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