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小时候看到的教堂神父,听的老唱片

上一期视频,我们讲了一下这位81岁的上海老克勒,他小时候以及当年为什么没有去下乡的事情,那后面,因为我又想到前…

上一期视频,我们讲了一下这位81岁的上海老克勒,他小时候以及当年为什么没有去下乡的事情,那后面,因为我又想到前几天,去人民广场那边看到一个教堂沐恩堂,我想叔叔小时候就在上海,而且对人民广场那边的一些事物也非常熟悉,想必对沐恩堂也是熟悉的,因此就问了一些关于这个教堂鹅事情。
另外,其实我非常好奇他小时候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因此又跟他闲聊了一会儿,接下来,我们就由教堂开始,又讲到当年的老唱片以及其他一些事情,那具体都讲了些什么内容呢?请看我们的对话。

随便聊聊的图片
老克勒:(抗战时期)就通过红十字会每天来发一点面包,就供给难民吃,让人不能饿死。
爱姐:我前几天去人民广场,看到那面有一个沐恩堂,就是慕尔堂。
老克勒:嗯,我晓得,沐恩堂,以前叫慕尔堂。
爱姐:对,以前叫慕尔堂,在您小时候,那面主要是做一些什么活动?
老克勒:那个时候南京东的那一带地方,人很少的,不像现在一天到晚到马路上荡马路了。买东西谁买东西,没有什么,买东西,一天到晚外面挂个大旗子,大减价,冷冷清清的,生意很难做的,哪像现在,乖乖,买东西简直是不愁卖的,是吧。
以前生意很潦倒的,很潦倒,做成一笔生意,嘴巴要讲多少话了。卖布的那个最大的布店门口都有一个人字梯,高高的店员站在上面,哇啦哇啦喊,哎呀,大减价啦,哎呀,什么几块钱买一尺,原来多少钱买一尺,哎呀,阴丹士林布啊,阴丹士林是蓝颜色的布,那个时候那个染料是德国的叫Indanthren,阴丹士林蓝色染料,德国来的啊,乖乖。
爱姐:那个沐恩堂,当时应该是在那面非常大的建筑物了吧。
老克勒:教堂,是神父穿了一身黑颜色的衣服,恭恭敬敬地,你进来的人,他在这里给鞠躬,他旁边有个大篮子,这里面放的那个叫两头尖的罗宋面包。我们上海人叫俄罗斯面包,Russian面包,就是拿这个,你一进来就给你一个,有的家里很有钱的,他这个东西吃不惯,Thank you No no,不要的。一般小孩子总归要拿一个的,哈哈哈。
爱姐:对,哈哈,想起小时候了。
老克勒:小孩子不管的呀,他有一个吃吃也好的呀。
爱姐:那边教堂应该是每个礼拜开,不是每天开吧。
老克勒:每一个月每一个星期准时开门。
爱姐:开门你们会去吗?
老克勒:我们学校对过就是教堂,哈哈哈。教堂里我们进去,我们小时候进去一看,挂的很多的画,那个弯弯曲曲的,一条大路,通向了天上,天上是发出光亮的,有个很和蔼的白胡子的老先生,大概是上帝了,伸出手来欢迎你,这就是天堂,哈哈哈。
爱姐:小时候觉得很神奇的吧。
老克勒:那时候我们看到这些,嘴巴张得老大了,啊,哟,画得真好看,哈哈哈,然后,神父讲,小孩子谁的孩子,都要坐下来了。坐下来之后那边就dengdengdengdeng……
爱姐:音乐起来了。
老克勒:哎,提琴啊,那个风琴,那风琴的声音很好听,小时候我感觉到我对音乐产生印象的第一步,就是在教堂里听到风琴的声音,那个声音,哎呀,太好听了,很柔和的。在这个音乐当中,人再怎么急啊,也急不起来了,他那个好像是就要劝你安静,走到上帝旁边来吧,安静啊。不由自主的,你就什么话也不想说了,那个牧师,跑上来就说,各位好,向你们大家致敬,谢谢你们每天都能来。
很客气的,真是谦虚啊,这是影响到我们的,我们想,哦,一个有礼貌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请你把帽子揭一揭啊,好好,就是这样,我们从小就是这样。
爱姐:所以小时候也有影响的,到现在都是。
老克勒:我们看到的都是这种人,所以不大会开口,哇啦哇啦,跟人家争啊吵啊,这个不会,做起来很困难的。
爱姐:教堂对你影响也是有的。
老克勒:有的,教堂有。还有我们的邻居,也有影响。我们邻居,我们住这个东厢房,他们住西厢房,有时候下午吃好饭没事了,妈妈说,我们到他们家去坐坐,那么我们就去。我去了之后,一进门第一个印象,怎么这个房间有一股香香的味道?这是什么道理?
后来走到房间里看,大概二三十岁的一个大男子汉,在家也不干事的,就睡在床上,旁边红木的一个小小桌子上点着个灯,还有这么粗一个管子,呼呼噜噜,吸大烟,哦,这就是鸦片烟啊,我们也不懂了,那么他们家有钱。
爱姐:就是说你小时候待的那个环境,都还是属于上流社会,那个时候算是上流社会了吧。
老克勒:就是经济条件都是很好的。
爱姐:对,就是说你的那个生活环境,应该算是中国当时的上流社会了吧。
老克勒:中等,中等偏上。我父亲都是每个月几十个大洋了,那个时候穷人家一块大洋好用一个月了,你想想看,像我们这二三十个大洋,要用到什么时候去?所以是乱用的,我父亲也不管的,也不讲什么积蓄不积蓄,他没有这个概念的。
爱姐:可以的,家境是可以的那时候。
老克勒:他这个赚钱很便当,他根本没有这个概念,要用不掉的钱存上,没有这个概念。买的简直太多了,就是百代公司的唱片,我们在上海这个生产唱片的这个地方也靠我们近,就在衡山路,我们住在常熟路,靠那么近,他没事情了就跑到那个叫百代公司,就是衡山路,专门生产唱片的,一盒一盒的买回来。
爱姐:上海三四十年代,那个唱片很多的。
老克勒:什么歌星啊,周旋那是不必谈,李丽华你们听见过吗?
爱姐:李丽华没听过。
老克勒:龚秋霞唱的两首歌,我是永远不会忘记,唱的眼泪要下来了。
爱姐:什么歌,可以唱一下。
老克勒:《秋水伊人》,唱不起来了,思母,那时候我们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个,她是抗战时期,北方已经沦落了,被日本占领了,她就是逃到南方来,苦苦地思念北方的没有逃掉的自己的父母。这个作曲的都是谁啊,贺绿汀。
爱姐:那时候京剧也有,小时候看京剧吗?
老克勒:京剧不要说的,这个京剧他们自己在家里,逢年过节自己还要拉胡琴,唱啊,哎呀,李嫂子啊,你就唱个《四郎探母》嘛,他们那个时候不讲唱歌的,都是说唱京戏。
爱姐:在福州路上不是有一个叫逸夫舞台。
老克勒:逸夫舞台,那个以前是职工舞台,天蟾舞台,现在叫逸夫舞台,以前就是天蟾舞台。
爱姐:对,那个你们去看吗?
老克勒:去看啊,但是看戏呢,还没有坐在家里听唱片方便,那个唱片就手摇摇摇,方便,你要听戏就听戏,你要听歌就听歌,好永远保藏的。你像蝴蝶啊,什么李丽华,龚秋霞,那很多人都不知道,我们都是到处说她应该唱什么歌,哪几首歌是她的。
爱姐:那时候听唱片对你有影响吗,你觉着?
老克勒:大大的影响,大大的影响,太影响了。
爱姐:精神世界很丰富啊。
老克勒:大大的影响,我们小时候像《五月的风》,很多人,那个时候我们看那个唱词,我们父亲会给我解释的,你看,五月的风吹在花上,朵朵的花儿吐露芬芳,假如花儿确有知,懂得人间的沦丧,就是国土已经被日本人占领了,她该低下头来,哭断了肝肠。他所写的这些诗句,也是寄托了自己忧国忧民的这种情怀在里面。
总结:这就是被我称作老克勒的81岁叔叔的童年的记忆,小时候完全是被艺术氛围所包围,正如他自己所讲,这些东西对他有大大的影响,充实了他丰富的精神世界,也让他在那段极端的岁月里,能够相对轻松地面对。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