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印象

一张机票,载着我来到盛夏季节这个热烈的海岛城市——海口。我初次踏上这片红土地,心中就弥漫满目苍翠的情愫。海口—…

一张机票,载着我来到盛夏季节这个热烈的海岛城市——海口。我初次踏上这片红土地,心中就弥漫满目苍翠的情愫。海口——虽算不上多繁华,但她特有的绿色,特有的风景,还是牵引住了我的目光,我的脚步。

随便聊聊的图片
海口沙岸

海口别称椰城。海口所在地的海南岛,是中国的“热带宝岛”。这里虽昔日称为“天涯海角”,但其地处北回归线南,自享热带季风气候,故呈现的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这里的景色,能令人顿生“浓淡深浅总相宜”之感,且在不经意间,能给人以深深的震憾。那蓝天是真正的蓝,那碧海是特别的碧,那椰树多么高大威猛、生机盎然。这是大自然赐予我泱泱中华的一片福地。

这是中国最年轻的省。海口作为省会,当年曾吸引大批“弄潮儿”的目光。他们满怀热情,也带着几分冒险,驻足于斯,欲拼闯事业,或求一夜暴富;几年后,不少人还是带着遗憾,而离去了,但留给城市的,是“垒出”了一批批的“半拉子”工程,或“烂尾楼”。这,成了海口的“伤口”。我乘坐着公交车,在城市中转悠了一番,那些“伤口”仍历历在目;不过,也正在加紧“消化”。欣喜的是,在新时代,海南自贸区战略在推进实施,那些在建的幢幢高楼,那些纵横交错的立交桥,以及环岛高铁,快速车道与地下管廊,农业科技产业园,等等,又凸现出了这里的火热与未来的希望。

 

在古代海南曾是官员遭贬谪而流放的“蛮荒之地”。北宋苏轼(1037~1101)就在海南儋州被流放,那里的“东坡书院”享有盛名;惟此行却来不及去。苏轼“儋州之旅”,是其人生低谷时的“一站”;但在其心里,他似乎不这么看。在《自题金山画像》一诗中,苏轼写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他把自己三个人生低谷时的“驿站”,包括“儋州之旅”,说成是成就“功业”——文学功业的地方;也确实,这三地,他留下的不朽之作最多。苏轼的人生,能给人也可以说是“励志”的启迪与激励吧?!

走在海口大街上,你随处可见一排排、一片片的椰子树、椰子林。它们,成了海口一道道“抢眼”的风景。这里的热带农产品、热带瓜果和热带海产品奇多,如海螺、海贝、海虾、鱿鱼、椰子果、莲雾、百香果、菠萝、芒果等等,且价廉物美。这里,汇聚了四面八方的外地人,甚至在一群人中就能找出几个四川人或陕西人。他们,已融入了海南大建设的浪潮中。想到这,你不会因是一个游者而有“游子”的念头,而反倒有一种“祖国大家庭”的“主人翁”意识,有一种跻身建设大军中的责任感。

 

海口的老街,很有古色古香韵味。陈旧的房子,狭窄的通道,让你能感受到她的古老与悠久。居仁坊在海口老城区,据传明朝洪武年代即有。它的安谧、落寞,与东门市场的熙熙攘攘形成反差。这里,有咸水井,传系当年明军驻屯时所凿。虽井水味咸,一般不作饮水,但当年驻军可用于洗衣洗漱,且遇大旱,也可解决燃眉之急。咸水井被当地人称作“神井”,它保留至今,成了城市变迁的重要见证。

这里的胡同文化别具特色。居民居住得很拥挤,故胡同特别多。胡同里,年老的在玩纸牌,年轻人在扎堆聊侃。当地人好喝茶,因而茶馆多。茶馆内要么人声鼎沸;要么,有的茶馆却又阗无人声,只有电视机的声响。胡同里理发店多,却消费价不贵,服务员的态度如同胡同文化一样朴素无华。

海口的假日海滩温馨恬静。蔚蓝的天空飘着几片白云,象大海里浮动的船帆;滚滚白浪漫上金色沙岸,如镶成了一条蜿蜒的金色花边;海浪在阳光下扑闪闪地闪着亮光;赤脚踩在沙滩上,又松又软,恍如踩在地毯上。人们在沙滩上撑起太阳伞,躺在木椅上,享受着阳光、海浪、沙滩带来的舒心与愉悦。盛夏时的海口,还不时下雨,海口的雨是急促的,还挟裹着风,有点像陕南的“猛白雨”;但雨说停即停。雨后天晴,如同冲洗一般,处处显得洁净、清新与馨香。

 

火山地质公园是海口的“景点”。这是一个休眠的火山群,也是一处被热带植被包裹的不可复制的景观,是大自然的杰作。来此游览,你还会看到那些盘根错节、恣意生长的大榕树。你会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威;也会被大榕树那种锲而不舍向上生长的气势所激励。

海口在成长。新时代,在自贸区战略的实施中,围绕国内“内循环”和全球“大循环”,海口乃至海南省,定能找准主攻产业与项目,高质量地发展,把“热带宝岛”这篇大文章做得更好。

 

在此,我作一首歌词《请到海口这里来》,作为该篇的结束语:请到海口这里来,这里的风光惹人爱。大海蔚蓝真洁净啊,植被茂盛是绿色。这里的椰林一片片啊,黄金沙岸如金带;稻谷三熟好地方啊,花开四季花不败。请到海口这里来,这里的建设正加快。生态农业现雏型啊,循环发展重生态。热带水产真丰富啊,遍地瓜果销中外;新时代乘风又破浪啊,大开放商贸连四海。请到海口这里来,大显身手的好舞台!来呀来!来来来!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