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人间一趟

母亲又一次在视频里和我叨叨絮絮一个多小时。东家长西家短重复着她道听途说来的陈年往事,末了,她感叹,丫头,也就你…

母亲又一次在视频里和我叨叨絮絮一个多小时。东家长西家短重复着她道听途说来的陈年往事,末了,她感叹,丫头,也就你还有耐心陪着我了……

放下手机,望着窗外,细雨无声无息下着,几片银杏叶随风飘荡,又是一季秋风起,岁月的脚步,匆匆太匆匆,转眼自己也是快进暮年了,离母亲抓着一个人叨叨絮絮的日子也不远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首来人间一趟,歌词唱尽人间世态炎凉。回首自己这半生,是否也如梦一场?

最近总是喜欢用人间值得来提醒自己要知足。是的,要知足。既没为碎银几两操过太多的心,也没为家长里短有过烦恼。自己可一直都是在蜜罐中生活的女人啊。

其实挺感激母亲,幸福从她的专横,她的溺爱开始。家族里的女人个个都能做得一手好饭菜,唯独我不会。是我懒么?是母亲就没给我进厨房的机会。刚嫁过去,母亲就以我年龄小不懂事为由不分家,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照顾着我的饮食起居。我生性懒散随意,有免费的保姆,何乐而不为呢?仍由她当家做主,我乐得当甩手掌柜,多逍遥自在。

母亲年岁已高时,把她的专横发挥到极致。每逢过年过节大家庭聚会,她的女儿我的姑姐们必须早早来我家主厨,倒是我这主人成客人了每每还在睡梦中,厨房里就已经是热闹一片。母亲甚至蛮狠的发话,她在世一天,这个规定就在。不然就是对她极大的不孝。

于是,三姐便接起了母亲的圣旨,我家的钥匙。延续母亲的明目张胆对我的偏爱。三姐读书不多,典型的勤快朴实的农村妇女。一有空闲,便来我家打扫卫生 ,洗洗刷刷。二十多年了一直如此。和爱人有争吵时,毫无疑问她都是站在我这一方,训斥着她的兄弟。

今年我接管了餐饮业。她急得不行,认为做餐饮最辛苦,怕我会受累,于是,一有空闲就去帮忙。我说自己只是收银,请了那么多服务员我不会很辛苦的。她不听,好像非得亲眼看着我做个名副其实的老板娘她才心安。

三姐不仅勤劳而且热情好客,人缘极好。逢人便说尽我的好,我这弟媳本性善良,从小没干过重活粗活……我苦一点没关系,见不得她吃半分苦 。她的原话,我的眼泪啊,能不感动吗?很多时候,我扪心自问,今生何德何能,能得婆婆姑姐这般的呵护疼爱?我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上天派她们来把我宠成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

还有我的二姐。长得漂亮不说,能歌善舞,为人处事没得说,公认的人美心善。对我更不用说,那也是满满的偏爱。当然她更多的是爱护她的兄弟。对我是爱屋及乌。家里兄弟姐妹多,唯独我爱人这个弟弟,她是疼之入骨,在经济上都是毫无底线的付出,要知道,这个二姐还不是同胞姊妹,她只是堂姐。这个姐姐我一直视她为我心灵导师。是我人生路上的楷模。她教会我为人处世,教会我上慈下孝,教会我看淡财物……

回忆总是温馨的。我的嫂子,个子不高,性格内向。对母亲如此待我的偏爱她没有一丝怨言。真正做到了长嫂如母。我的丫头她视如己出,从小到大,只要孩子回家,她都是抢先接到她家里好吃好喝的招待,在孩子们眼里,我这个亲生母亲还不如她伯娘亲。记得丫头带男朋友回来,男孩很惊讶,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母亲。这样不求回报的付出,试问妯娌之间能有几人?

丫头打来电话说,和堂哥堂姐商量好了,奋斗几年我们三共同出资给你们在乡下修一座小院,你们六个大人抱团养老吧,互相有个照应。啊?我还么年轻啊,就将养老提上日程了。不过,这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几间别院,种种花花草草,打打小麻将,养鸡种菜,多向往的生活啊。

风吹雨落秋,人念岁月间,生活磕磕绊绊,也有不尽人意时,这半生留给我的多是温暖。当时光的年轮悄然而转,于某个瞬间,某个不期然间,念起远去的岁月,恩宠自足,似也恰好。

随便聊聊的图片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