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人生是冒险游戏,那就坚持下去

看望痛失丈夫的朋友,回了一趟市中心的老房子。 想起那些年办公室的同事常常调侃,说只有我一个人是真正住在“城里”…

看望痛失丈夫的朋友,回了一趟市中心的老房子。
想起那些年办公室的同事常常调侃,说只有我一个人是真正住在“城里”,出门散步就是逛街。搬了新家,离学校是近了,那些曾经无比熟悉的街道,那些大大小小的临街铺子,却渐行渐远了。
但只要回去,还是要去大街上转一转。透明的玻璃橱窗里,那些花花绿绿的衣裳,永远有着无穷的吸引力;那家一直都在的坚果铺子,有我爱吃的瓜子和各种美味;那个街角大树下的臭豆腐摊儿,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吧,每次路过都被一群人围着。儿子上幼儿园时就会经常光顾,现在依然看到不少年轻人,几个小板凳,坐在大树下的小桌旁边,吃得津津有味。
可以一面走,一面吃着零食;可以不断的试穿,再不断的否定自己。明明是美衣呀,可偏偏穿到自己身上,怎么就各种难看呢。女人们不满意的,不过是衣服上面的那张被岁月动了真格的脸,和日富一日的身材。

随便聊聊的图片

睡前,读到黄友芹校长的文字:
灾难有时就潜伏在我们前进的路边蠢蠢欲动,疾病有时就潜伏在我们身上探头探脑。生活有时就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她咄咄逼人、刀刀见血,从不会有半丁点体恤与怜悯的。离别终是无法避免的局面,任何相爱的人们,最终都会相隔天涯。
这正是我这几日所经历呀,简直太有同感。
初冬的风,是一位固执的画师。她一遍遍在窗外银杏的扇片上涂抹着明黄,那些画得不如意的,被她一页页撕下,吹成翩跹的蝶。
倍感凄凉。心惊不已。
那些我曾在电脑前熬过的漫漫长夜,是不是每一个都曾经可能是吞噬我的黑洞?棺椁边失声痛哭的白发爹娘、孀妻弱子,又该怎样面对突然改道的生活列车?
如此,那些工作与成长的努力,还不要再执着呢?
还是用黄校的话回答吧:
当然要。不是贪心,也不是好强,专业上的追求与探寻,会激活我们思想的年轻。我工作做出精彩,才能活出滋味来。
打捞几件小美好吧。
就像——
全班所有的小朋友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作业,原本特别磨蹭的小朋友也写得又快又好,我便会毫不吝惜地送上夸张的称赞来表达我的开心:真是我的小可爱们呀!图片图片
就像——
每日被办公室孕晚期的妹妹投喂各种好吃的,我们笑称这每日和孕妇吃得一样,结果人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我们长了满身的脂肪图片。可是,生活,每天却因此多了许多快乐和幸福!
就像——
外出听课一天的伟,回来带给大家的各色小点心,小巧精致,味道极佳。一群人快乐地分而食之,这恰到好处的营养补给,让让原本还有一个小时的延时课,也变得不再漫长。
就像——
办公室的年轻妹妹上了一节精彩的展示课,从昨天到今天,三节课上下来,简直有了质的飞跃。原本音乐专业的小美女,将语文课上得趣味盎然。与其说我们在帮助她成长,不如说我们在向她学习,年轻,朝气,活力,创意满满。所以,当这节课最终完美呈现的时候,我们竟跟着一起开心不已。
就像……

贝尔·格里尔斯在《荒野求生》说,既然人生是冒险游戏,那就坚持下去。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祝福,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礼物,我永远不会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哦,至于疤痕、骨折、四肢酸痛和偶尔发作的疼痛嘛,我认为这些只是温柔的提醒,生命非常宝贵,也许我比自己想承认的还要脆弱。
是的,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礼物。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