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也萧萧

问候冬安 让她欢喜的那棵橘树上的橘子已经摘下 一个个放在竹篮里 太阳照着,它们呈现出的温暖 和芳香的气味 让她…

问候冬安

随便聊聊的图片

让她欢喜的那棵橘树上的橘子已经摘下

一个个放在竹篮里

太阳照着,它们呈现出的温暖

和芳香的气味

让她领略了美妙的安然

现在,桃枝墨画般立着

而雀鸟如叶,在寂静的瘦枝上

一溜儿排开

“远方和诗。”她这样想着

绕开盛开的菊花

和积满了落叶的篱笆

她和她的母亲从菜地出来

她们出现在另一棵橘树前

一阵风来

它呈现出来的寒意

让她意识到已是冬天

她手抄在衣袖里

向缓缓飘落的叶子

张望

 

by:莲叶

图片

凌晨,被雨声惊醒。迷迷糊糊里,裹紧了被子。
清晨起来,雨停了。车行在送安安去学校的路上,看见前方有薄雾升起,心底只觉得那雾淡漠又清冷。
与他一起去相邻的小镇,看到太阳白惨惨的,像个白圈,斜簪在树梢。放目道路宽阔,一旁的楼群仿佛静立的方盒子,偶尔一晃而过的衰草在微风中起伏,草也萧萧,木也萧萧。
一只黑色的大鸟江面掠飞。江水汤汤,茫茫苍苍……
戴着头盔骑电动车的男人穿着黄色的荧光马甲,大约在赶着上班。
一抹芦苇头白如雪,俯首称臣。
回家,收拾房屋,做饭。是剩饭,锅底放一点开水,盖上锅盖,焖一小会儿,翻炒,盛起。菜也简单,昨没吃完的一点汤,另炒一盘青菜,烩一盘腊肉,一小碗萝卜丁,两块乳腐。
看妈妈用借来的剪刀下橘子。橘子并不是用手摘下来的,需用专门的剪刀剪。否则,根部的橘子皮会扯出一个洞,不能久放。
两棵橘树。一棵橘树长在香樟树下,另一棵长在辣椒地里。香樟树与辣椒遮蔽了橘树的阳光,橘子结得很少。
我上次写辣椒树,有友私下与我说,是辣椒梗。这会又想,辣椒长大了,真像一棵小树的。最少,比长在地里的那棵橘树不得小。它们有繁茂的枝叶,然后结密密的辣椒,橘树在里面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也难为橘树还结了一些橘子,这可能得力于菜地的肥力足。
穿的小皮衣,风吹来,有点凉意,裹紧自己,上楼换了呢子。
前几天买的裤子到了。这两年在冬天穿裤子的时间多了起来,从前一直裙子。妈妈说我现在冬天都穿裙子,以后老了腿会疼。听她唠叨多了,也就听了她的话,换上了裤子。其实冬天穿裙子里面会穿带绒的袜子,不会像她想的那么冷。
用排骨炖藕。今天芷涵回家。每个双休她回来,都不知道弄什么吃才好?等会准备煎鱼,黄瓜炒鸡蛋。
窗外传来柝木的声音。站起来看窗外,原来是爸爸在砍那棵被虫蛀了的桃树。刚刚它还立着呢。从前,我每年春天就在门前看桃花,明年没这样的好福气了。嗯,好在三月门前就有油菜花、李花,四月里还有橘子花、柚子花……
今日蒸红薯当午餐。隔着玻璃盖子的水蒸气,能看见好看的红薯。怕蒸不熟,多蒸了一会,而后用筷子去夹,软软的,怕戳得不好看,小心翼翼地夹。
等电脑开机的那一小段时间读了一篇有关姐弟恋的文章,若有所思。里面写安徽省民政厅发布的婚姻登记数据显示,2021年登记结婚的421472对夫妻中,女性较男性大1——3岁的有93143对,占比为22.1%,这一数字超过了男女同龄的登记结婚的15.2%.想想,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姐弟恋并不罕见,更何况在婚恋自由的现代。
我们本村的一对老夫妻,比爸妈年纪还大。那位婆婆大她老伴四五岁,妈妈经常说她老伴对她呵护有加,关爱有加。我知道那婆婆,即便她现在是年近八十的老妪,看起来也是利利索索、清清爽爽的。从前我还小的时候,她总夸我干净、标致。这样的话语让那时自卑的少年多少得到一些安慰。
此刻,窗前的阳光照着我敲字的手,暖和极了。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