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活着,静静地消失

午休后,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又想,这样的浪费实在不该。人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不过三万天上下,然后就离开,还是…

午休后,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又想,这样的浪费实在不该。人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不过三万天上下,然后就离开,还是好好珍惜在这人世的每一天。

拉开窗帘,明朗的光跳了进来。早晨的浓雾终于走了。看着面前绿色的菜地,想到所谓的“诗意地栖居。”

随便聊聊的图片

妈妈爬上高树把香樟的枝桠砍去好多,门口亮堂多了。她盼望着明年橘子能结果多一些,李子结果多一些。嗯,昨日斫去的桃木的旁边生了一棵小桃树,说不定明年就开花了。这真是叫人欢喜的。

看见这样的句子:余生,和喜欢的事物在一起,不将就、不凑合。活出最欢喜最自在的样子,美美过一生。其实,我们活着首先是一种心境。在烦恼、平庸和琐碎的心境中日子也是烦恼与平庸。只是,谁能脱离平庸世俗的生活呢?又有多少人能保证不将就不凑合呢?

离我们很近的思凯的某栋楼被封。安安说他们班没有一个学生住那里,但隔壁班有五个同学住那栋楼,他们得在家七天。

三年了,没完没了的疫情影响着我们的生活。人说:种福得福。难道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种福吗?这样的生存环境,我们都是不幸儿。嗯,不管怎么样,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好好生活。用清澈的眼,以明亮的心。

芷涵这个双休很忙,她为一堂展示课精心准备着。昨晚我说给安安听,安安说,得准备很多东西呢。比如导学案、道具、教案……然后她告诉我他们班经常有老师来上展示课。我问为什么到你们班来上?她灿然一笑:可能是我们班的学生乖,和老师配合得好啦。

昨天煨了一天的藕汤芷涵不怎么吃,她只吃鱼和鸡蛋,又说学校里天天吃藕。然后她要我炖萝卜,想到她喜欢吃绿豆丸子,我在里面放了十来个丸子。朝朝暮暮,世间儿女。父母之心,俱在一粥一食之间了。

昨晚,梦见从未见过的小弟的媳妇。她挺着大肚子,与小弟一起回家过年。梦里的她那样清晰,好像我真的见过她一样。他们本来打算今年国庆回家,也是疫情,没有回来。听说她该这个腊月或是明年正月生宝宝,深深祝福!

妈妈今天去瓦池买肉灌香肠,说花去三百元,得香肠十二斤。天气预报下个星期降温,她趁在晴天晒了也好。这会,她系着围裙与穿着罩衣的爸爸坐在门前把斫下的树枝缠把。那树枝清香四溢,我也浸润其中。

边敲字边听千秋直美的《红&花》。我虽然不懂里面的歌词,但那曲调实在是令我可以一听再听的。又想到自己曾经迷过一段张军的昆曲《偶然间》,那起起伏伏、婉转低徊的梦渺,与时光慢揉在一起,观自在。

“这些年,愤怒像石头郁结在我们的肾脏,沉重如厄运,痛似刀割。”(飞廉)但能怎样呢?这时代的积雪,如岁月的白霜,

2019年,现在想来,如此美好。那一年,芷涵大学,她与同学一起去外地学习。一路上,她都给我发来好看的风景。其中,也有她与同学的合影。那时,我仔细打量着她们青春逼人的面容,心中有无尽的快乐与钦羡。

这生命的美好,时常让我会情不自禁地流泪。我们静静地活着,然后静静地消失。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