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在青阳冬天里的梅花鹿

上个周末,芙蓉城的施世祥先生约我去青阳黄石溪赏秋,我因事要回城里,便没应约前往。其实,当时已过小雪,只是那里最…

上个周末,芙蓉城的施世祥先生约我去青阳黄石溪赏秋,我因事要回城里,便没应约前往。其实,当时已过小雪,只是那里最浓的景色当是每年的十一月中旬。每到此时,远山近岭层林尽染,直薰得游人沉醉不知归路。许多慕名而来的画家都试图用画笔绘出《秋染黄石溪》,可怎么也比不过存留在江南这片深山老林里的原作生动传神。

随便聊聊的图片
今天仲春,我第一次经过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抵达黄石溪。曾有诗云“高峡出平湖”,黄石溪之溪就出自高山峡谷间。远听瀑布声响,近看溪水淙淙,平常人说山头上的水贵似油,可黄石溪山泉水不仅丰沛充盈,源源不断,一年四季滋养沿溪的花草植被,还汇入太平湖流入新安江呢。我在春风里看山环水绕,峰峦叠翠,被满山遍野的春花所吸引,更为映入眼帘的各色植物盎然生机与勃勃向上的生命力量所感染。不只一个人不无遗憾的告诉我,溪畔曾有棵形状酷似梅花鹿的树,生长在一片葱绿的草场间,前面是溪,后面是层层叠叠的山峦,婉如在春风草场上奔向山林的那树“梅花鹿”,让人无限爱怜,怎么也看不够。有一个摄影家曾多次专门来拍摄,不知出于什么用心居然砍掉了这株树。有人说他太“爱”这梅花鹿了,生怕她再奔跑在别人的镜头里。

听了这个伤春的故事后,总有些婉惜,当时心情也低落了许多。在青阳林业部门工作过二十多年、踏勘过这片江南山山水水的马光水先生告诉我:十一月中旬是欣赏黄石溪秋景的最佳时机,那时满山色彩丰富、浓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是别处所难看到的。我回去后总想写篇跟黄石溪有关的文章,又觉得不能准确的表达那里的诸多好来,便搁下了,只是记住了这个春天的约定。

这个周六,施世祥先生又约我去黄石溪,我刚从城里回到江南,心中郁积了许多愤闷,便一口应承了,同行的还有马光水和程健武两位江南文人。车进曲曲折折的山路后,遇到好停车的地方,我们便停车观赏景。因为山峦布局的差异,植被色彩不同,便有了极丰富的画面,眼里枫叶红、银杏黄……远远望去,一片片色彩斑斓,令人沉醉。山坡上大片梯田状的茶园里,开满了雪花般的茶花,杏黄色花蕊上的露珠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忽有香气袭来,遁着香气在溪边居然发现状如茶树的桂花依然一身花苞在悄然绽放。这时候树林间的鸟儿不知倦意的唱着歌,只是我们看不见它们,看见的只是不掉叶的树梢,还有树林间粉墙下涓涓的流水……
车过一处石桥,施世祥停车去了一户农家,出来时手里捧着五枚鸡蛋,说是中午蒸鸡蛋给我们吃。他大约是去那户熟人家从他们孙子碗里“抢”了这几枚本老母鸡蛋,一解我们的相思吧。中午,果然有好菜,炖烂的程度恰好适合我们的口味。只可惜喝酒的只有我与马光水,少了些气氛。我见餐桌上竖放着一个硬纸本的东西,上面写了几行字,便拿起来细读,“明知要过平凡的一生,依然把每天过得热气腾腾,你就是自己的英雄!”听说是这户农家主妇写的,她闲时临贴习书,还写些诗文。

当她端着一碟菜来时,我问这上面的内容是你写的吗?她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写得不好,现丑了。”得到我们的鼓励后,她抬起头来说,自己是青阳庙前人,只读到初中,嫁到黄石溪后农闲读些书,现在生活好了便临贴学书法,也学写些文章。临离开这户人家时,我提笔在餐桌的本子上写下几行字。大意是说青阳的冬,在很多人的眼里有着脱不了俗的江南阴冷、潮湿、严寒。这些都像是寒冬里融化不掉的雪,层层叠叠加在人的心头,便有了愈来愈冷的感觉。今到黄石溪熊家小院遇见龙小萍女土题款,幸遇冬日暖流,周身温暖,谢谢龙家女儿,让这个冬天不再那么冷。

我们上车去当地人登临天台正顶的那处山坡观景,在车上我翻看了龙小萍的几则微信,记述的内容清新淡雅,很有几分文采,这个岁月烟火里的主妇落笔无俗气。不妨摘录一则她的微信:

“2022.11.23.阴雨
小雪天气,并非一定得是下雪,许是旱得久了,躺在床上,夜里被轰轰的雷鸣和啪啪的闪电震醒,听雨,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很是惬意。
清晨,雾里夹杂着浓浓的雨丝,扑面而来,湿湿凉凉。户外棕榈树叶依然坚挺有力,留不住雨滴,任其自然滑落;天竺葵的果子鲜红欲滴;几只翠鸟在河边的树丛中逗留跳跃;竹排静静的浮在水面上,任凭水流的摆布,悠悠荡荡……
雨天,便生出些了懒意,捧起了书,也就不想放下,即便眼睛生疼……”
我们登临山脚下的茶园时,从茶园小径上走来一队驴行者,他们一身行者的职业装扮,看得出是群常行走山林间的老客。他们与施世祥、程健武、马光水熟悉,一介绍原来是青阳城里的几位小学老师,领头的李敏老师与他的伙伴节假日相约徒步旅行家乡的山水。我在茶溪小镇时曾听说附近有一些小学老师就是驴友,登山能力与素养特别高,曾萌生出结识他们的念头,带我一起去徒步旅行呢。哦,刚才在龙小萍家还遇到实验小学张老师姐妹俩陪父母冬游山林,她与一群临贴习书的女老师,曾与江南山水画家李成诚同桌吃饭,那天我也在,李老高度评价过她的山水画。青阳,有这些多才多艺、且不懈追求真善美的人执教鞕,真是当地孩童之幸,也是青阳未来之希望。

这日傍晚,我临离开黄石溪时,再次去了被摄影家砍掉了那树“梅花鹿”遗址处看看,见满山遍野浓得化不开的色彩,心便没了春天来此时的那般疼。在黄石溪遇见热气腾腾的青阳人,连江南冬天都褪去了寒意,这山连着山、水连着水的大好景色中,如果是诗人先于摄影师看到梅花鹿,诗人爱之深,或许伤的是诗人自己,绝不会是梅花鹿。当地人可能更希望诗人来赏景,若是遇到天下雪了,正在自家红泥小炉边临帖习书或是捧着一本诗集在读的农家主妇,或许会请你围坐火炉边,品茗当地红茶,继而招待你吃一餐农家饭。即使你囊中羞涩,也不用担心饭钱的事,你为黄石溪酿出一首新诗留下来就行。

关于作者: 加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